2018-02-27

用其他所有领导人的换届退休制度保证习皇帝个人终身制不被挑战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国家副主席没有年龄限制是老人政治时代的规矩》刊登和播出后,中共政权出人意料地赶在十三届全国人大还未召开的时候即把习近平要求的修宪内容以党中央建的形式昭告天下,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内容当然是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迫不及待。瞬时间,伴随着外部世界的一片挞伐之声,中共自己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齐唱颂歌自然不足为奇,令人恐怖的是中共人民日报居然能够把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美化为完善国家主席任期任职制度。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上人民网欣赏一下《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有力宪法保障》一文。该文说: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完善国家主席任期任职制度、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涉及修改宪法的有关内容等,载入国家根本法,是非常必要、非常及时的。(《人民日报》20180226 01 版)

习近平

笔者也注意到,人民日报上刊登的这篇题作文中所完善国家主席任期任职制度一句,根本就把国家副主席忽略不提。道理就在于人人都知道虽然这次修改宪法的核心目的只是为了将习近平思想法定为国家指导思想,恢复文革宪法的做法----将中共领导地位重新写进宪法正文,以及为习近平个人享受终身制待遇扫清法律障碍,但因为宪法条文中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这两项职务是被做为同类项绑在一起叙述的,没有必要在新的习氏宪法中把国家主席和国家副主席分成两项各自表述,令前者取消任期限制,后者继续保留任期限制。

这份修改宪法的党中央建内容里,不但没有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国务院正副职还有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正副职领导人的最多连任两届的规定取消,而且就增设国家监察委的相关内容里也 应规定了该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最多连任两届。这就说当年被邓小平下令彻底废除的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终身制并没有被习近平全盘恢复,仅仅是为他实现个人人终身独裁统制的需要,把最高领导人一个人的无任职期限---实上也就是终身制----法律角度固定下来。

所以,完全有理由相信,未来的国家副主席职务是实是虚 单数还是多数,在每五年换届的实际操作过程中,习近平不但没有可能令某位国家副主席连任三届或者更多,更大的可能是每任一届就会换人,道理就在于他习近平在扫清了自己一个人享受终身制待遇的法律障碍之后,目的就是要通过了除他自己而外的所有党和国领导人,也包括军队领导人的退休换届制度、能上能下制度来保证他个人独裁的更有效实施。
在此前提下,未来的中共国家政权层面的领导人的每次换届过程中,很大的可能会是国务院总理一般会连任两届,而人大人大委员长和党内副委员长以及国家副主席职务因为都将成为习近平对手群臣的政治犒赏,与其说是一种职务还不如说是一种待遇更为贴切,所以基本上都会安排某一个人选连任十年两届,以保证那些习近平宠幸者都能够得到一次政治犒赏的机会。

说到国家主席无任职期限等于是恢复终身制,就不能不提一下所有对党中央建宪的内容大唱赞歌的官方题作文中另外一篇也在内容中没有回避国家主席任期取消的环球时报评《支持中央修宪建议,这是理性也是信仰》。该文中说:国家主席的设立和职权范围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几经变化,最近二十几年形成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位一体领导体制,它被实践证明健全、有效。这次修宪取消对国家主席连续两届任期的限制,有助于保持上述三位一体进一步完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根据权威解读,这一修改不意味着恢复国家主席职务终身制。应当看到,在党内外有一个广泛的共识,那就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党的领导下,中国经成功解决并将继续有效解决党和国家领导层依法有序更替的问题。

这篇文章相比于它母报人民日报的前述文章,至少还是客观地提到了中央修宪建议中把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了而不是完善了。但所谓的根据权威解读往下的内容就和它的母报的前述评论文章一样的寡廉鲜耻了。

首先,明明就是在自弹自唱,却非要表述出一个莫须有的权威解读。其次,什么叫不意味恢复国家主席职务终身制?中共政权的历份宪法中,从来也没有一份是写明了国家主席职务实行终身制,只是因为没有任职时间和届数的限制所以等于是终身制。而如今把已经存在的任期限制取消,恢复了八二宪法之前的没有限制,当然就是恢复了国家主席职务事实上的终身制。

日前有外界报道说:中共打算删除宪法对国家主席任期规定,形同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终生任职铺路,对此,美国前国防部副助理部长邓志强认为,这显示中共内部面对内部情势的艰难,缺乏自信。

依笔者之见,中共政权表现出的不自信更见于如今对恢复国家主席终身制举措的事实本身。习近平上台以来,成天把个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挂在嘴边上,既然如此,官方评论为何不能帜鲜明地直接表态说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是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需要,反而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犹抱琵琶半遮面,此地无银三百两?

依笔者之见,除了不自信的原因,习近平等人更忌讳在这个敏感问题上再次引发党内外对他全盘否定邓小平的质疑的抨击。在中共官传文献中,对邓小平的一个重要评价内容是导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实现干部退休制度,是邓小平一个重要的贡献

早在一九八零年邓小平即已经说过: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主要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只对这些弊端进行有计划、有步骤而又坚决彻底的改革,人民才会信任我们的领导,才会信任党和社会主义。

讽刺的是,八二宪法讨论制定的过程中,更是邓小平最终拍板后以中共中央建的形式同意把包括国家主席在内的国家权力机关的所有正副职负责人最多连任两届为一项重要制度进宪法的。

叙述到此,问题又可以回到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的结尾,外界所说的王歧山回返政坛是为了习近平在位任满十年后拒不退休铺路说法是否成立?

现如今,习近平已经下令把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是重中之重的修宪内容提前公布,再讨论习近平是否需要用反聘王歧山出任政府职务的举措为自己五年之后不退位的计划铺路议题已经没有意义。

不知道是基于什么目的,海外知名中文网媒《文学城》昨天把笔者在本专栏的旧文,去年七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共召开十九大之前的《王歧山十九大的去留与习近平二十大的进退没有关联》重新转载,而且标示的日期是RFA  2018-02-24 08:53:40。好在笔者当时的这篇文章的内容不但没有过时,而且已经被如今刚刚发生的事实进一步验证。笔者在当时的这篇文章里已经叙述和分析得非常清楚:事实上无论王歧山十九大是否留任,习近平本人都不会把自己二十大上的去留和如今的王歧山联系起来。当年的七上八下也好,七十岁封顶也好,都是江泽民在台上时的戏规则。但总书记本人是不受这一规则限制的。相比于当年的江泽民和邓小平,如今的习近平从独断专权的角度已经胜过邓小平,所以他似无必要效法江泽民用龄一刀切的游戏规则解决王歧山的去留问题。更不需要用王歧山的十九大留任为自己二十大的愿景作什么铺垫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