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美中关系展望:川习会反目成仇吗?

转发此新闻:
刚刚过去的2017年见证了及不寻常的美中关系。川普总统一方面搁置了竞选期间发表的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承诺,与习近平频繁互动,并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另一方面又在朝鲜核武及经贸问题上不断敲打北京,拒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在年底推出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和俄罗斯一道定位成美国的“竞争对手”。专家预计,目前川普在金正恩核武问题上求助习近平的幻觉已近破灭,中国部署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羽翼也逐渐丰满,因而2018年将成为美中争霸元年,激烈争锋在所难免。华盛顿与北京之间有哪些根本的厉害冲突?2018年美中关系会不会出现逆转?美中最有可能在哪些问题上摊牌?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美中关系去年跌宕起伏,今年竞争元年 *
胡平说,美中关系过去一年不同寻常。 我早在2016年就提出过,认为美国总统川普会把共产中国当作美国最大的对手,认为2017年将是美中关系巨变的一年。现在,我们看到,美中关系的确经历了很大起伏,总体是跌宕起伏,好时超过奥巴马、布什时代,差时则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列为最大对手。我推测,2018年将是美中竞争元年。
*胡平:美中巨变,谈临界为时过早 *
胡平说,两国关系发生巨变的时刻还没有到。白宫的国家安全战略能否得到国会认同还没有确定,而且本身缺少细节,缺少政策性规定和如何付诸实施的措施。此外,两国之间也还没有发生重大的标志性事件。美国也面临很多国内国际问题,这些都会影响和干扰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 。典型例子就是当年小布什任内。他一上台就摆好要与中国大干一场的架势,却发生了911,原来的计划不得不随之而变。虽然现在发生911这类重大事件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其他干扰性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我看,很重要的是,目前为止,美国的政界和学界对中国的认识仍然不全面。人们一直夸奖里根总统对前苏联如何强硬、如何坚定。但是,当年的里根能够那么做有许多便捷条件。第一是大家很清楚苏联是共产国家;第二是对于共产国家的本质,当时里根时代也一目了然。在如此清楚的认知之上,里根要实施坚定明确的政策相对容易。现在,美国的政界和学界对于中国的本质仍然没有看清楚。毕竟今天的中国大大有别于毛时代。当时是共产主义、极权主义;今天用同样的概念来套中国是否合适是个问题;如果说它是威权主义,究竟是左翼还是右翼?也说不清。我注意到,不久前,曾经的白宫顾问班农提到,认为中国是儒家重商主义。前者概括中国的政治状况,后者用来描述中国的经济模式。这样的看法我也认为大有问题。虽然川普恰恰不太重视理念问题和价值观问题,但是,这却是两国交往的最根本问题。两国除非因为偶然事件出现而激化矛盾;否则要做出重大政策改变现在看还为时过早。
*胡平:经贸来往反而紧张,美中分歧大于利益 *
胡平说,纽约时报说,美中分歧大于共同利益。我看,两国之间的确问题不少,包括台湾,南海,东海包括钓鱼岛,还有朝鲜;一带一路也改变全球地缘格局,经贸也是很大一块儿。虽然经贸利于双方,但是各方获利有大有小。双边贸易经过这么多年反而使得两国关系比原来更紧张,这显然不是因为有互利。我刚才谈到,这与谁得利谁不得利,谁得利更多有关系。要改变这样的格局也非常困难,毕竟双方的经贸依存程度很深,加上体制不同,所以两国之间会发生很多攻防。我认为,两国之间最要紧和最根本的冲突是价值观的对立。章先生也谈到修昔底得陷阱问题,但是,美国取代英国就没有发生过武力冲突。这因为两国在制度和价值观上高度一致。从地缘政治着眼,美中两国其实最不容易发生冲突,因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最大的冲撞是制度和价值观。至于各自的利益问题,我认为,笼统地谈论各自的利益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一个人代表的是他所理解的利益。如果中国民主了,那么习近平现在所宣称代表的利益到时就完全不同了。许多人对美中关系表现出来的忧虑其实都是基于价值观的差异。
*章立凡: 两国互相需要,斗志斗勇斗实力*
章立凡说, 中国人传统相信个人关系,其实这样的卦象你最靠不住。如果领导人迷信个人关系,会吃大亏。川普上台时,我说过全世界将面临三位个性领导人,其中包括普京。他们如何斗智商是个问题,还要斗志、斗勇、斗实力。真相信给足面子就可以改变双方代表的利益是太幼稚,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川普上台之后一直牵着中国的鼻子走。他一开始就先声夺人,表示要跟台湾密切关系,不理中国,吊着中国胃口,让中国不远万里远涉重洋面见他。与此同时,他空袭叙利亚给中国一个下马威;川普回访时,捞足面子,享受到帝王之尊待遇。其实,双方有同样的心理,就是互相靠得越近乎、表现得越亲热,背后下家伙的可能性越大。我也曾经说,我观察到,川普访问北京,王毅外长宣布对美国企业优惠待遇时,习近平看了川普一眼,川普回望却没有给个赞赏的表情。两人各自的心思可以说一目了然。现在,他们各自背后的算盘仍然是各自的国家利益。就是说,我常说的修昔底得陷阱,崛起大国必然挑战原有大国地位。现在,原有大国仍有几倍于对方的实力,面临是否要整垮对手。
*章立凡:中美关系必然逆转,防范中共称霸是共识 *
章立凡说,朝鲜危机的解决方式将影响后续中美关系。总体而言,中美关系逆转毫无疑问,只是早晚问题。美国总统把中国列为竞争对手,目前还没有得到国会的全部认同,但是由总统提出这个概念非常有影响力。这个问题,美国各界过去没有认真想,现在要开始想了。中共急于当经济全球化领袖,特别召开全球政党大会以来,世界各国都开始警惕了。这样一股防范中共称霸世界的思潮正在逐渐形成。中国可能因为美国的一些措施而显得被动,比方美国减税迫使中共也要减税;美国缩表,中国现在也在降准。这些博弈已经开始,而且美国现在货币政策可能导致中国制造力削弱、出口竞争力衰竭。这会影响到中国政府税收,之后加剧国内矛盾,权力部门资金来源紧张;中国制造的削弱以及经济政策上的失误等因素会进一步激化国内矛盾,从而产生牵一发动全局的可能性。未来两国关系何时发生逆转,需要拭目以待。
*章立凡:中共撒币耗元气,与苏联军竞异曲同工 *
章立凡说,摊牌问题,胡平先生都概述了。我想,意识形态问题其实历来就有,不过,过去是美苏争霸,也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其中蕴含全球利益冲突。前苏联更强大,号称有14个国家组成的社会主义阵营。现在的中国虽然在崛起、有经济实力,但是没有过心的朋友,或者说具体讲是中共吧。围绕中共转圈的基本是来要钱,以利相交,没有道义可言,没钱人家就不追了。美中之间比较大的冲突是中共的一带一路和美国的印太战略,矛盾可能激化。
其实,现在一带一路已经出现了阻力。在巴基斯坦和南亚国家,大概有700多亿美元的基建投资有可能会泡汤。主要因为中国控制欲太强,在地缘政治上想控制,引起他国警惕;当然,美国为了遏制中国而形成包围圈的说法也在流传。我觉得,可能现在中共最担心的是已经多次提到的所谓“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如果美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导致人民币贬值,美元大量回流美国,加上人民币出现问题(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出口竞争力衰减造成的骨牌效应),可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可能拖垮中国。中国前一阵的大撒币做法耗费元气,与前苏联和美国搞军备竞赛、最后拖垮自己的情况类似。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