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1

评论: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转发此新闻:
安慰剂是指医疗中,医生给患者服用的对病症没有疗效,但使患者相信具有显著疗效的无害药物,其目的在于安慰患者情绪,从而让患者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安慰剂效应于1955年由美国毕阙博士提出。据实验统计,由病人高度信赖的医师治疗,安慰剂对胃十二指肠溃疡的短期疗效最高可达约70﹪。对恶性肿瘤患者,安慰剂对缓解某些症状会产生作用,但对延缓生命无效。南安普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做了一个实验。他们随机抽取两组病人,一组病人得到医生的确诊,并被告知他们很快就会好起来,但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对另一组病人则给予含糊其词的诊断,也没有保证他们能很快康复。结果第一组有64%的病人病情出现好转,第二组只有39%出现好转。但安慰剂的使用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不能滥用,更不取代治疗,特别是在已存在有效药物的情况,应使用药物。其实,安慰剂效应在政治生活也广泛存在。在重庆,薄熙来唱红打黑期间,2010年9月底已进行了14万场唱红歌活动,共8400万人次参与,至2012年2月,共进行25.16万场,共1.82亿人次参与。据报道,一些癌症患者因相信唱红歌可以激发正能量而积极参与,后检查发现癌症不治而愈。唱红歌与治疗癌症没有关系,但由于心理暗示而起了作用,红歌称为安慰剂。

从政治层面看,我认为,之所以八九六四以后,中国没有结束中共的极权统治,实现政治制度转型,与安慰剂效应和滥用安慰剂有直接关联。八九六四后,中国自文革后,再次陷入政治孤立状态,邓小平通过南巡和第二次改革开放使中国民众追逐金钱、权力,使中国进入到权贵资本主义社会。邓小平发展是硬道理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就是一味安慰剂。使老百姓相信经济发展了,自己富裕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体制自然就会改变。但结果如何?中国发展了,中国人民富裕了,但自由、民主、法治、人权仍然遥不可及,腐败无处不在,贫富悬殊,权贵集团穷奢极侈,司法不公,冤狱不断,人民至今没有选举权。邓小平自己也服用了安慰剂,他认为不改变政治体制,用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可以使共产党长期执政,但今天社会矛盾尖锐对立,意识形态高度分裂,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受到挑战。江泽民时代、胡锦涛时代只是邓小平时代的延续,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理论,也无非是新瓶老酒安慰剂。

当中共的体制炸药包击鼓传花到习近平手中,已经是积弊难返、病入膏肓,于是习近平通过反腐打压异己,赢得权力和民心。由中国梦、四个全面、五位一体和党领导一切等并凑的习近平思想,其实也是一味安慰剂。中国梦让人民在梦中游荡,最终走进他的新极权主义道路上。五年来,人民得到了什么?除了当吃瓜群众,看权斗大戏外,就是禁言、个人崇拜、强力维稳、向司法独立亮剑、政治挂帅、党领导一切。政治体制改革无望,毛泽东的文革幽灵再现。


习近平和王岐山也嗜好安慰剂,他们认为通过反腐清除异己,集中权力,巩固红二代利益集团、重祭毛的大旗就能挽救红色政权。王岐山推荐官员们阅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因为他欣赏托克维尔的结论:在专制体制下,社会越是开放,人民越容易产生不满;越是温和的极权统治,越容易激发革命。王岐山想告诉官员:不要轻言改革,不要轻易改革。人们对旧制度的仇恨,超过了对自由的渴望。法国大革命之后,是血腥的报复,不仅国王被砍头、贵族被砍头、旧势力的代表人物被砍头,就连许多革命领袖、革命者本身,也被砍了头。托克维尔的书成了王岐山的安慰剂,那就是在现有政治体制内改良,自己监督改造自己。习近平对党绝对领导的坚持,希望通过党对中国进行全面控制。但王岐山和习近平都没有或不愿认识到中国的腐败、社会冲突恰恰在于共产党的体制本身,党垄断了绝对的权力,从而产生高度腐败,权贵资本主义就是寄生在这个体制上的毒瘤。不改革政治体制,只会养痈遗患,殊不知: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中国民众也是深受安慰剂滥用的毒害,当前最有名的安慰剂就是:美国发展到今天也是历经200年奋斗,中国也不能脱离历史阶段,拔苗助长,所以要慢慢来,否则会引起社会动荡,中华民族苦难太多,国家不能乱。但问题是,中华民族为实现自由、民主宪政梦已经努力了100年,这100年间许多专制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民主宪政。普世价值并非西方人的专利,已是人类共同财富。中国不能乱不错,但制造混乱的不就是极权主义制度吗?美国的多党制和民主选举不就是将野心家变成了为国家服务的英雄吗?

再次,国际社会对待中国也是在滥用安慰剂。如鼓励中国加入世贸发展经济,经济发展必然带来人民对政治权力的追求,和平演变只是时间问题。如苏共解体和柏林墙倒塌等。但国际社会忽略了中国共产党的极权主义性质,经济的强大,会使它变成利维坦,一只巨大的怪兽,最后成为人类社会的敌人。看看朝鲜,我们就明白了,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掌握了核武器将是多么可怕。
我的结论是,安慰剂固然有一定精神作用,但它不是药物,特别是在已有药物可以治疗病情的情况下,富裕安慰剂就是一种滥用和毒害,会延误病情,自欺欺人。十九大中国将进入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即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中国人必须告别政治安慰剂,国际社会也应放弃对华绥靖政策-安慰剂,共同战胜极权主义这一人类的敌人。习近平和王岐山也应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放弃自我麻醉的安慰剂。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真的想骂。“极权主义性质,经济的强大,会使它变成利维坦,一只巨大的怪兽,最后成为人类社会的敌人。”在那个极权时代,你祖先是怎么被八国联军入侵侵犯的过去你忘记了?王八蛋!

匿名 说...

骗子,什么是普世价值?不同的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以及生活环境,道德传统之下,你要普世?收起你的带有侵略性普世价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