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5

扶贫劫穷济富 脱贫数据造假

转发此新闻:
扶贫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宣称最牵挂的重点项目,更提出要二0二0年消灭贫困人口的目标,惟国家审计署日前披露,截至今年十月底,发现内地扶贫领域问题资金高达三十二亿六千八百万元人民币,全国竟有十万一千八百人因造假而被扶贫救助,有九百七十名官员被追责问责。

习近平承诺到2020年消灭贫困人口,可能吗?

十万人诈穷骗扶贫款,意味有十万真正贫困的人口得不到扶贫救助,触目惊心的数据,令人联想二百多年前被称为清代第一大贪污案的甘肃冒赈案,地方官员以赈灾济民的名义上下勾结伪灾舞弊,当年该案牵连布政使及以下各道、州、府、县,相当于现在的省部级至县处级官员一百一十三人,追缴赃银二百八十万两,震动全国,连乾隆皇帝也惊呼此案为从来未有之奇贪异事。

与清朝的赈灾腐败相比,当今的扶贫领域腐败规模也是前所未有,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字应只是冰山一角。最难以想像的是,中共十八大后的五年来,中央掀起史无前例的反腐打贪运动,打虎拍蝇之下,扶贫领域依然还是腐败重灾区之一,以致中纪委近日决定,明年起展开为期三年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

事实上,所谓「摆拍式扶贫」、「数据扶贫」等各种扶贫造假的新闻近年层出不穷,中纪委旗下传媒曾刊发一篇题为《假贫困户占一半以上》的报道,指山东省郓城县七个村被核定的贫困户五百一十四户,发现其中竟有二百七十三户为非贫困户。

更为典型的则是,广西马山县早前曾被查出该县三千多名扶贫对象,竟有九成八是假贫困,其中二千四百五十多人拥有二千六百多辆私家车,另有四百三十多人开店开公司,真正符合贫困标准的仅六十一人。显然,民间讽刺扶贫领域是劫穷济富,并非流言。

扶贫领域造假却泛滥成灾,除了人性自私自利和贪欲外,最大原因仍是地方政府和官员腐败,一方面审核不严,监察不力;另一方面是官员造假,图利他人。所以,部分地区不以脱贫为目标,而是要千方百计保住贫困的帽子,上级拨付的扶贫资金层层克扣挪用,甚至用来建政府办公大楼,用来发放干部津贴,真正的贫困户每月只能领到一百元的扶贫救济款。

内地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扶贫政策也推行了近四十年,国家投入的扶贫资金应该不下万亿元人民币,但由于各地普遍造假,结果导致有些地方愈扶愈贫,更由于国家持续对贫困地区补贴,部分县甚至争先恐后当贫困县,以致有的地方被列为贫困县后,竟挂横额或在电子屏幕大肆庆祝。

习近平显然相当了解扶贫造假情况,因此在十八大后一改原来扶贫政策,强调以脱贫为目标,并定下到二??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的目标。各地也纷纷签下了「军令状」,打响所谓脱贫攻坚战,向中央保证完成脱贫任务,结果又掀起另一波的官场脱贫造假潮。据官媒稍早前披露,在脱贫工作国家省际交叉考核中,中部某县上演了一场干部「装儿子」的戏码。为应付检查,一名年轻干部「潜伏」到贫困户家里「装儿子」,边叫贫困老妇「妈」,边表态已致富,结果被检查组当场揭穿脱贫造假。而四川地方政府为完成脱贫任务,将富户也报成贫困户。

因此,在当局严打扶贫造假的同时,亦必须警惕各地政府为完成消灭贫困人口目标而造假「脱贫」;由于脱贫工作目前已直接影响各地官员的考核与升迁,贫困地区官员更是压力倍增,无奈之下,为应付检查,未来装儿装孙的「脱贫」戏,恐还会不断上演,甚至直接找一班演员表演「脱贫」,也不无可能。

来源:东网  / 兰江 传媒人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2017年07月25日,重庆市荣昌区安富派出所恶警郑国刚带了两个人把阿刚从广州市番禺区石棋镇跨省绑架回了荣昌,并立即把他送永荣医院精神科非法关押了近五个月。请大家帮帮阿刚,让他像李爱杰一样成功逃离地狱中国。
阿刚手机号码:15215162002

匿名 说...

只不过是弄出一个样子而已。真正想扶贫首先要给选票给言论集会游行的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