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中国新时代新阶层:低端人口、中端犬儒、高端禽兽

转发此新闻:
北京的幼儿园事件和排华事件,从官方宣传提出「低端人口」的说法,而引发低端、中端、高端的谈论。有人在大陆网上贴出书法:「低端人口中端犬儒高端禽兽──中国新时代新阶层」,这是对两桩事情暴露出来的3个中国社会新阶级的概括。

低端从农民到城市当农民工再被驱赶回乡下,很难流向中端

「端」,是end的意思,即到底、到头,不会再流动的事物。低端从农民到城市当农民工再被驱赶回乡下,很难流向中端。高端就由官二代富二代继承权贵势力再代代相传,不会流向中下端。中端要流向高端不大可能,只求不沦为低端就阿弥陀佛也。

网上书法那3个形容词未必恰当。「低端人口」只表达一个群体,却没有点出处境。低端人口的处境,有一个成语可形容,就是「丧家之犬」,他们是「想做奴隶而不得」,想用被残酷剥削的廉价劳力换取微薄的生活所需而不得,从参与北京建设,到现在遭受用完即弃的驱赶,国不属于他们的,就连家也没有,真是一个「低端丧家」阶层。

红黄蓝事件爆出后,有一位自称在教育行业混了20多年的网络作家敖歌写了一篇帖文,说〈性侵幼女很早就是一个产业链了〉,而且这产业链已扩大到全国大小城市,他说「有一个网站叫『幼幼资源网』,里面80%的幼女色图、性侵图全是来自各地某种园。参与破案的警察朋友聊天时说:一个幼女报价10万元至50万元。」性侵幼女的风险不高,因为「99%的幼女不会对任何人讲她做了甚么,包括父母在内」。港队「栏后」吕丽瑶也是经过10年才有勇气说出早年被性侵。对幼女完成性侵也不难,给孩子吃糖果或送她一个玩具就高高兴兴地配合了。因此,照他的经验是,最好不要让孩子上幼儿园。

这些中国的高端阶层,称之为「禽兽」也不合适,因为禽兽是不会性侵幼兽的。他们实在是禽兽不如,应该称为高端人渣。

至于中端犬儒的犬儒这个词,现代语境指愤世嫉俗的人,他们对社会彻底不相信:不相信别人的热情,不相信别人的义正辞严,不相信有所谓正义的呼喊,甚至不相信还能有甚么办法改变他们所不相信的那个世界。他们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冷漠」、一种「不反抗的清醒」、一种「不认同的接受」,独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伤害即可。

红黄蓝学童的中产家长表现出来的,还远不及犬儒主义的愤世嫉俗。这些家长是对世界上任何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都不关心,一切不公平的、丑恶的事情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好。他们知道黑暗,却不敢面对黑暗,甚而为了置身事外而同黑暗妥协,昧着良心同黑暗配合。他们是中端冷漠。

香港近年固然有贫富两极分化的趋势,但仍然以中产者居多。香港的中产本来都是坚信自由法治的社会稳定力量,但近年在高端人渣的主政下,不少人配合高端人渣,更多人开始中端冷漠了。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高端人口别忘了,你们的祖宗曾经也是低端!是吃人肉喝人血才从低端转成了禽兽一般的高端人渣,一旦你们失势的那一天,会被低端人口用机枪打成肉酱!

匿名 说...

低端人口们,房价这么贵,无家可归,流浪天涯这么惨,干脆,落草为寇吧! 当强盗去! 脑袋掉了碗大疤,去了天堂还是一条好汉! 免得无家可归,颠沛流离,受苦受罪了!

匿名 说...

汉人真够怂的,没有一点血性,在天国只有少数民族敢起来大规模的反抗高端恶魔的,而汉人还在一边冷眼旁观,还讥笑少数民族野蛮,中国下一次起义也只会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发动的,不可能是冷漠无情的忍高端恶魔宰割的汉人发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