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中南海神秘场所 习改江胡布局 王岐山要有一把龙椅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改涵元殿布局与内饰看王岐山最终走向

有海外媒体报导称,中南海的涵元殿,在习近平执政后改动了江胡时代的布局。而透过这一改动,似乎显示习近平未来五年将不畏阻力“改革”,而近期一连串事件却昭示习近平的“新时代”门槛重重:蔡奇能否搅乱布局,王岐山是否如期再任习近平的副主席,都值得关注。


涵元殿内饰的变动;习近平意图长治久安;四平八稳奔小康?

据北京在海外的海的官媒多维日前的报导,习近平执政之后,涵元殿“格局和内饰发生了较大变化。”

报导引述观察人士指,江胡时代的涵元殿,仅在两张大椅之间摆有一张四方小桌,殿中空旷。主宾人员座位呈半圆形分布,中共国家主席“坐北朝南”,与外国元首或港澳特首并列。而习近平201411月“习奥会”,四方小桌变为“一张长方形会议桌”。

习奥两人居中对面。习近平“坐北朝南”,奥巴马“坐南朝北”。

报导还说,这一布局曾短暂改回原样,但从2015年以后一张长桌的摆设延续到如今。


报导还就习近平在香港特首梁正英与澳门崔世安在涵元殿述职时的坐向,显示“极为讲究礼仪次序的中国政治”,之下,习近平对外界表明“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报导也谈到了习近平所坐的大尺寸雕刻双龙的木椅。及外界所称“盘龙祥云大宝椅”。

习近平接待不同的人,坐不同规格的“龙椅”。与奥巴马会见,坐相同大小龙椅,而与港澳特首会见,习近平所坐龙椅大一圈。“而自2015年放置长桌后,涵元殿内桌前与会人员所坐都是大号”。

此外,涵元殿的画作也有变化,唯有江泽民时代就有的中国画家白雪石在1998年的作品《千峰竞秀万木争春》一直在殿内北侧,而西侧有三次更替:从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墨宝,到中国新生代工笔画家韩怀宽的国花牡丹图《艳溢香融》。再到另一幅似乎是名为“满园春色”的图画。

涵元殿的历史显示习近平不怕阻力?

早前有资料显示,瀛台位于中南海的南海的“核心”位置,涵元殿是瀛台的正殿。该处曾是供清皇室游览中南海时休息和赐宴的场所。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皇帝曾被幽禁于此。不过,清朝宫廷女官裕德龄所撰《瀛台泣血记》等说法,光绪被囚禁的时光,在这里自己打扫房间,还敲锣打鼓解闷。

江泽民当政后的1993421日,将涵元殿启用为中共中国最高领导人会见外国元首、首脑的场所。

中共党媒转载的一则新闻谈到,20141111日晚上,习近平和奥巴马在中南海瀛台会面并散步交谈。交谈中,习近平为奥巴马介绍了瀛台的历史,并称,“康熙帝曾在这里研究制定平定内乱、收复台湾的国家方略。后来光绪帝时,国家衰败了,他搞百日维新,失败后被慈禧太后关在这里”。”

在随后的各方揣测评论中认为,习近平暗指“改革总会遇到阻力”,而奥巴马在“领会”习近平谈话中就称,“需要我们拿出勇气”。

据当时的报导,习近平与奥巴马坐的是相同大小的龙椅。

而龙椅在古代是皇帝至高无上的象征,只有九五之尊的皇帝才能坐。清朝皇帝270年的龙椅,是明朝嘉靖皇帝留下的,这个宝座,用紫檀木制框架,内嵌桦木板心,还使用了金丝楠木。习近平坐的不知是哪一种。

更早前的2001623日,江泽民想显示他也会唱“我的太阳”,在涵元殿厚待“三大男高音”──卢恰诺帕瓦罗蒂、普拉奇多多明戈和何塞卡雷拉斯,媒体披露,涵元殿内,豪华的扶手椅摆成了3个半圆形的圈子,总共大概有20多把。江泽民坐在中心,形成朝拜拱卫之势。

蔡奇在涵元殿述职了吗?

显然,习近平是在是瀛台的正殿涵元殿会客听政。外界难以知晓平日里,中共政治局常委抑或是政治局委员如何前来汇报或听令。

今年1027日,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其中就规定中央政治局成员也要向习近平述职,而日前传出的蔡奇因驱逐低端人口而在政治局检讨之前,是否也先来涵元殿述职,然后聆听习近平“训示”,不得而知。

蔡奇近期在京城清理"低端人口"、"保卫天际线"和"煤改气",遭致舆论一致谴责。但由此引发的动向则被认为指向习近平的新时代“开端”不利,甚至有滑铁卢之说。

蔡奇在习近平的一手栽培下坐镇京畿,媒体一直有所讽喻,认为习近平任用自己人,却不论“功力”如何。

港媒东方日报今日评论指:蔡奇是习近平力排众议重用的之江新军的代表人物,五年之内从副部级上升到副国级,速度之快确实超过绝大部分同僚,正因为此,风波发生之后,蔡奇被针对、被质疑。

披露对近期蔡奇遭遇的政治炮轰,认为“虽然炮口对着蔡奇,但真正攻击的却是习近平,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1219日,港媒东方日报就有评论指出,中共内部还存在一批反对习近平的政治山头,他们想看到之江新军施政出问题,然后落井下石,进而否定习近平过去5年的人事提拔路线。

不得不说的是,蔡奇被鞭打、指向中共的暴政,以及习近平的“新政”。但有分析认为,这也折射出习近平缺少像王岐山那样精明能干的官吏。

可以想见,王岐山在任时,许多重量级的大老虎被调查的谈论,或许就在这涵元殿殿内。

王岐山还会在涵元殿坐上龙椅么?

蔡奇事件之后,美国中文媒体世界日报的消息指,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近日召开会议,要求重大决策必须经过人大常委会,意指市委不得"越权擅自行事"。
不过,这一报导没有更多的信源佐证。

在中共的党委与人大的架构中,“党委与人大的关系,实质是党政之间的权力关系”。中共喉舌称之为,“党委决策权与人大决定权”,按照这一表述,“行政决定则可以由行政首长最后裁定”,但人大“有权通过一定程序责成其修改或予以撤销”,阿波罗网评论员窦祈新分析,报导并未表明蔡奇三件事暂停,是人大干预的结果,而且党委的“重大决策”并无必须先报请人大审核通过的说法。更加之,除六名政治局委员兼任的直辖市和广东、新疆书记,其他省份均由书记兼任人大主任,那岂不是自己报请自己批准?

因此,北京市人大“挑衅”政治局委员,说法难以成立。

但因此外界又联系到再出“岐山”。

王岐山的退休被认为是习近平对江派妥协的结果,但中共十九大后,王岐山并未销声匿迹,在港媒披露其不时出席政治局常委会议等情况后,台湾《联合报》随即预示,王岐山将会出任中共国家副主席。

但明报报导称,王岐山要出任副主席职位,前提是首先要在北京选区当选人大代表。而新唐人报道分析称,上述人大与蔡奇“掐架”,似乎预示北京市人大与习近平似乎不同调,显示王岐山是否能取得代表资格还是个问号。

国家副主席是人大的所谓选举后产生,不是人大代表将不具备资格。

中共宪法和党章的相关条款表明,国家正副主席不需要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甚至不需要有中共党籍,也不受中共官场"七上八下"规则的限制。

1218日,香港《明报》在其评论中归纳说,中共国家副主席这个职务以前有五种形态:一是胡锦涛、习近平的"王储"模式;二是朱德、董必武、乌兰夫、王震元老的酬庸模式;三是宋庆龄、荣毅仁的非中共人士统战模式;四是曾庆红的"监军"模式;五是李源潮的"闲差"模式。

评论还预计,王岐山出任这一职务,将创造出第六种模式,王岐山“是有实权的”。也就是说,他将在涵元殿与习近平共商党国大事。

联系到北京市人大“发声要与习的亲信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争权”说法的相关分析,虽然有观点称,北京诸事当中,暗藏中共内部权斗,王岐山是否能过人大这一关,还不确定。但恐怕在“党领导一切”的习核心之下,习近平在涵元殿为王岐山“预留”了一把龙椅,悬念或许并不如外界猜测那么不确定。况且习近平早已有言将“不畏阻力”。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