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1

我们都是木头人

转发此新闻:
历来表现最爱国的社会底层人群,遭到国家机器暴力驱赶,上百万人鸦雀无声。小商铺被强拆招牌,不见有人抗议。暴力强推煤改气,许多贫户冷得半死,仍是一个无声的中国。

历来表现最爱国的社会底层人群,遭到国家机器暴力驱赶,上百万人鸦雀无声

三天前网上出现一段影片: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在私人场合,朗诵了诗人叶匡政的诗作《我们都是木头人》。他称赞这首诗写得很有境界,他诵来声音铿锵,每一句都直抵人心。我深受触动,因为现在的香港人,也大都是木头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可能有时候也是。

今天不是偷懒,而是除了抄下全首诗之外,写不出其他文字。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讲话不许笑/还有一个不许动/就这样我们头发慢慢白了/皮肤变黑了,皱纹越来越多了/就这样我们走进生命的冬日/天黑得越来越快了/就这样我的好友,我的兄弟/离得越来越远了/围坐身旁的都是陌生人/我们低着头,像接受惩罚的孩子/血落在这里/长出来的都是木头人

「我们都是木头人/这是我们内在生活的真实形象/他们数数人头,就知道我们还在/看见我们吃饭/就知道木头人还乖/他们真是这样想的......

「我们都是木头人/我是木头人,我的妻子是木头人/我的孩子也会长成木头人/为何要保留这愚蠢的人形/为何要锻炼身体,翻跟头,倒立/为何要发育/这就是我理解的生命,和生命的回报/我们都是木头人

「所以我们今天还生活在这里/爬吧,乞求吧,发霉吧/你有婴儿般细嫩的皮肤有何用/你有含苞欲放的红唇有何用/你有乌溜溜的黑眼睛有何用/你有健壮的胸肌,你有坚挺的双乳/又有何用/我们都是木头人/二十岁被埋葬,三十岁已成白骨/四十岁后在世间游荡的都是干尸/与吸血鬼

「是呵,你还活着,你还做梦/你还有三天的路才到达目的地/你的双手还未被捆绑/你还能背叛与撒谎/看看这些怪物吧/除了繁殖,他们还能做些甚么/看看恐惧发育成形的脊椎/看看被管制而萎缩的大脑/我们都是木头人,现在选择吧.....

「选择吧,我们都是木头人/死亡才能终止这种存在/大喊救命的木头人/死于贫困的木头人/被生活累垮的木头人/让贪婪吞噬的木头人/木头人能唱的永远是一支悲哀的歌.....

「选择吧!木头人,让木头燃烧/让这个骗子集团现出原形/烧毁那些教义/烧毁愚蠢的报纸与教科书/烧毁所有谎话和说谎话的人/瞧,我们自己也冒烟了/这是每一个木头人的节日

「我必须醒着看到这个结尾/我必须继续工作,我必须....../我必须赢得所有人的帮助/让木头变回木头,让人成为人

「你不相信这是真的/木头人你有好心肠/木头人你已病入膏肓/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讲话不许笑/还有一个不许动/我就是死也要走在人的大路上」。

细味每一句吧!若你还没有完全木化,你会心酸,悲愤,苏醒......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