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政治精神病更尴尬

转发此新闻:
在香港上市的浙江康宁医院正申请AIPO,可能成为A股首家精神专科股份。招股书透露的「秘密」广受关注:一是中国精神病人入院治疗人数节节攀高,令医院的住院率高达95.73%,堪比旺季酒店;二是精神病人治疗后显好率竟呈下降趋势,从2005年的73.5%下降到2014年的66.2%

当局派驻大批警察在重庆最旺的地标解放碑广场禁止民众聚集庆祝平安夜

这两个「秘密」反映中国精神病人现状堪忧,也令精神病医院面对收入来源增加、治疗成效下降的尴尬。但股民、网民讨论最多的不是精神病医院IPO,不是人体精神病,而是中国的政治精神病,同样呈现人数上升、痊愈率下降的趋势,尤其是近期有关抵制圣诞节的精神失常症,包括重庆出动大批军警封锁解放碑广场,狙击手在高楼戒备;长春有巴士司机擅自以「拒绝洋节」为主题装饰车厢;小学生集体宣誓「抵制洋节、抵制圣诞」,一如3月时宣誓「抵制零食、抵制乐天」。

这些政治精神病症状出现的原因各自不同,当局是由于政治恐惧而成为迫害者,小学生属于被迫害群,而巴士司机等各类抵制洋节人士中不乏自愿者,也不乏政治投机者。有网民认为,这些人明显患有精神分裂症,「不敢抵制雾霾,不敢抵制有毒食品,不敢抵制贪腐,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都不敢抵制;只敢抵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如抵制圣诞」。

中国民众抵制圣诞节之精神状态,令人想起义和团的虚幻,也令人想起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他们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在愚蠢的时候才是真诚的。」可以说,政治正成为中国精神病患者趋升的主因。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