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吴淦的声明

转发此新闻:
大陆维权人士吴淦被重判监禁8年。网上流传的《吴淦获刑声明》,全文如下:


「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民,起码他去捍卫去争取权利。梁启超说他与专制势不两立,我说不反对专制,我还是人吗?虽然他们想让我认罪和配合宣传来换取他们对我轻判,他们甚至答应只要我认罪,就可以判三缓三(即三年徒刑缓刑三年),都被我拒绝。我被判八年,我并没有悲愤与绝望,这是我的主动选择,因为反对专制就意味着在监狱的路上。我被判我依然乐观,因为有了互联网,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专制独裁送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企图想用监狱来恐吓追求自由民主的人,阻挡人类文明进程的人将不得善终。暴政是因为缺乏自信心,心虚恐惧的表现,是穷途末路、图穷匕见的表现。民众觉醒了,专制结束的时期还会远吗?

「我关押期间遭受了酷刑和各种非人虐待折磨,这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恶劣状况,关注中共对本国公民特别是对异议人士刑拘、罪名滥用、秘密关押、强迫上媒体认罪、强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师、酷刑虐待、剥夺各种公民权利等等严重侵害公民的暴行。

「此次参与迫害及酷刑虐待我的人员有:安少东、陈拓、管建童、姚诚、袁溢、王守俭、谢锦春、宫宁、盛国文、曹纪元、刘毅、蔡淑英、林昆。」

同案的谢华,今年1月曾向外披露遭惨无人道的酷刑,但5月开审时,他认罪并否认遭受酷刑,法庭免予刑事处罚。

多数人即使赞赏吴淦的硬汉行为,但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也会选择谢华的屈膝。人性如此,很难挑剔。但社会总要有吴淦这种把生死安危得失置诸度外、坚持「我系我」的人,才可以为其他人、所有的人争取一点公义。

吴淦列出以酷刑虐待他的人的名字,极有意义。本月21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制裁全球13名严重人权侵犯者,北京警察学院党委书记高岩在列。这些恶人在美国的资产将被冻结,恶行将受公开谴责。这是今年9月世界23个人权组织向美国国务院递交的「人权恶棍」审议名单中选出的。吴淦提供的名单对未来具参考价值。

大陆海归学者刘瑜曾写过,她在《孟德拉自传》中发现孟德拉这个反政府50年、坐牢近30年的「乱匪」,落到白人种族主义统治者手里之后,竟从没挨过打。种族主义者不是甚么好人,但刘瑜认为这些坏人「还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随便打人」。中国连续发生在狱中被打致死的事件,让她意识到,「有些人是没有底线的」,「这些人,穷尽其灵魂也听不到『咯_』一声」。

那些在香港制造出政治犯的人,他们的灵魂是不是也从来听不到「咯_」一声?他们是否与吴淦名单的恶人站在同一阵线?如刘瑜所说,「我又好奇又鄙夷」。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