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看来毛的文革没有完全失败

转发此新闻:
1976年毛死后,华伙同叶、汪把王张江姚“四人帮”抓起来,随后邓等老干部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全面、彻底否定毛的文革。邓等老干部及其子女家属,在文革中受到巨大的冲击和伤害,他们恨死文革了,务必将文革从法律上、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文化上彻底否定,让文革永无再发生的可能。在政治上,邓主持通过了最著名的“决议”,对毛“三七开”盖棺定论,文革成为毛最大的错误,从政治上否定了毛的文革;在法律上,修改宪法,禁止大鸣大放、大字报等文革的诸种做法,以刑事罪公开审判“四人帮”及其同伙,从法律上否定了毛的文革;在组织上,反对个人崇拜,强调集体领导,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彻底清除文革中提拔起来的各级领导班子,对这些人永不录用,从组织上否定了毛的文革;在思想上,搞真理标准讨论,否定毛的文革;在文化上,彻底扫除文革中产生的文艺,恢复文革前的文艺,一时间反思文革,控诉文革对知识分子、老干部家庭迫害的文学、影视作品四处涌现,从文化上否定毛的文革。


几十年下来,文革早已被批倒批臭,被文革扳倒的东西全都再树立了起来了,而被文革树立起来的东西则全都扳倒了,有谁会想到文革还会再来呢?没人会怀疑老毛苦心诣旨搞的反修防修的文革完全失败了。可谁曾想到,当年父母辈在文革中被老毛打倒,自己成为“狗崽子”进班房、挨打、下乡,受尽文革之苦的红二代里面,居然有相当一大批人继承了老毛文革的遗志和精神,代表人物竟然是响当当的薄熙来、习近平之流。

薄熙来在重庆热火朝天的“唱红打黑”运动,虽然因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夫妻双双一头栽进秦城而嘎然而止,但他的红二代小伙伴兼对手习近平在其之后却成功上位登基称帝,俨然吹响了文革的号角。老毛若地下有知,必当咧嘴一笑:文革终于后继有人了!当然可能是苦笑,习的文革和毛的文革,虽有些形似或神似,可毕竟不是一码事,但不管怎么说,当年没白培养这些知青红卫兵,毛当年撒下的种子,没有全死光,终于有些开始发芽长大,虽然变种不少。


大家可能很纳闷,这些受过文革之苦的“狗崽子”怎么又会崇毛,怎么会信奉文革那套呢?有这么个解释,他们经过这么些年风风雨雨,酸甜苦辣,当岁月将个人恩怨冲淡之后,回头一看,他们觉得毛当年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实属出于公心,并无半点私心,就自然的对毛有些敬意,毛当年在他们心头撒下的种子,就开始发芽,开始长大了。不过这土壤、环境、风水变了,这芽长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所以历史常会重复,但不是简单的重复,总要变化,有新的花样。习建立多个小组,自任组长和文革中的绕过国务院,权力归文革小组有些类似;习在常委里一人独大,其他人只当陪衬,又提习思想、出习语录,和老毛当年在文革时期搞个人崇拜有一比;习强调人才要政治挂帅,又红又专,完全拷贝老毛文革中的提法;习搞官不聊生和毛文革时期差不多,但毛是发动群众,由下而上,揪斗各级干部,还是想对这些人进行教育改造,以后还有重用,而习则是使用锦衣卫、东西厂的特务手法,从上至下,抓住这些人的小辫子,以贪腐刑事名义,直接送进秦城,政治上枪毙,再无翻身之日。

毛文革和习文革有些共同点,毛是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而习是要“不翻船”,在维护政权这点上是一样的,但细节上不同。毛要维持红色,习对颜色已无苛求,但求掌权而已。维护政权的关键是要保证路线,干部就是路线的保证,所以毛文革和习文革,都要清洗官员,将心思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清除出去,将能执行其路线的人提拔上来。

来源:万维博客 / 大宗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