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记者手记:从上将张阳自杀说起

转发此新闻:
上将张阳自杀了。他是在纪委调查期间自杀的。有人说他冤,有人说他值,有人说他该,也有人说他傻。
中国军队原总政治部主任张阳

中共自成立特别是其执政数十年来,可有如此高军阶的将军自杀?追溯以往,发现他是中共执政几十年来第一人,只有大将罗瑞卿在文革中自杀可以相比,但被毛泽东抛弃的罗瑞卿跳楼没有死成,被红卫兵抬来坐在筐子里一通批斗。
中国党媒宣布,解放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因涉嫌卷入郭伯雄、徐才厚等案被调查,在20171123日“自缢身亡”。新华社说,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新华社是在张阳自杀五天后才公布这个信息的。
张阳之前,军队高官自杀的有42集团军政委陈杰少将,张阳也当过该集团军政委。20168月,中国海军的李辅文大校跳楼自杀。从北京海军大院的100号楼跳楼自杀的还有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中共18大之后自杀的还有南海舰队副部长姜中华、吉林军区副政委宋玉文、前军委总参作战部空管局长刘子荣大校。
在中共政治环境下,干部自杀本身就是一门高深学问:可不可以自杀,何时何地自杀,干部是无权自己决定的。文革中,一个受到审查的干部自杀,就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叛徒”,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坏人”。
张阳自杀后,多个地方大员开始抨击张阳。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说:“张阳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影响极其恶劣。”跟文革一样紧跟中央猛批张阳的还有广东、云南、湖北、辽宁、吉林、河北等地。
人死了,还会继续被追究?最高检检察日报援引刑诉法条例(280条)说,一般不会再被起诉和追究刑责。按照此条例,审前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其违法所得财产将继续被追缴。检察日报文章说:“腐败分子不能‘一死了之,’ 任何一笔从人民那里非法获得的财产,都会从腐败分子的‘地下仓库’追缴后还于人民。”
这篇报道提到了中共17届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徐20153月病亡,军事检察院做出不起诉但追缴其犯罪所得的决定。还有山西副省长任润厚。他20149月死亡,江苏扬州一法庭2017年宣判,追究没收其犯罪所得两千多万(含价值910万人民币的外币)。

陈放:贪官不自杀
走笔至此,记者想到了曾因撰写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副市长王宝森贪腐案件的小说《天怒》而轰动一时的作家陈放。他200511月底去世前曾多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到了官员贪腐和自杀情况。
他对高官自杀的观点,有点和主流观点相左。2005年,黑龙江检察长徐发跳楼自杀。这个徐发自杀时59岁,没有法学背景,是工程技术干部,曾担任省党校书记、佳木斯市委书记、哈尔滨副书记。他自杀后,也同张阳、徐才厚一样,被说成是“两面人”。当时官媒报道,徐发经常在媒体上高谈反腐败和公正执法。
因高官贪腐事件特别是徐发自杀事件,美国之音记者曾多次采访陈放。他认为,自杀者多是反贪的。以下是当年他同记者的对话:
海涛:文革那么大的急风暴雨都过来了,现在,什么东西和压力能让人赔上一条命呢?

陈放:你这想法,有点美国式。

海涛:那中国式是什么样的呢?

陈放:中国式是,他(自杀者)所面临的处境,是他解决不了的。所以,他就选择了逃避。

海涛:有人分析,自杀,贪污受贿的部份就可以不算了,是不是如此?

陈放:不是。真正的腐败分子,自杀很少。

海涛:话又说回来了。王宝森这样的,不是腐败分子吗?

陈放:是。像王宝森这样的自杀贪官,很少。

海涛:那你认为什么样的人自杀呢?

陈放:自杀的,大部份是反贪的。
张阳自杀后,引起很大反响。有海外媒体说:张阳一死,主要是想保护其他人。纽约时报说:“哪怕是在接受调查,中国高级别官员自杀身亡也是极为罕见的,这部分是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会免于死刑。”
纽约时报援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者李明江的话说:一个理性的人做此激烈决定来结束生命不太合理。可能他希望能保护别人,比如家人或亲戚。

另外,也有评论说,有中国大陆媒体,提到了张阳希望以死来保护同他关系密切的两位军队高官: 原总参谋长房峰辉和总政主任李继耐。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