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北京穷于应对“低端人口”等热题

转发此新闻:
当今中国有三个所谓的非同一般的敏感新闻话题:
1)北京当局将成百万的移民工视为“低端人口”驱赶出北京引起众怒;(2)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发生虐童和涉嫌性侵育儿丑闻,当局的有关解释离奇得难以置信;(3)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张阳在接受调查期间在家中自杀身亡。
来自中国的各种迹象显示,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正在跟这三个非同一般的敏感新闻话题缠斗。
北京当局驱赶走外来务工者后清理他们遗落的衣物和物品

消灭“低端人口”
在气温降低到冰点以下的季节,北京市当局出动警力和其他政府力量将移民工和他们包括幼儿在内的家属去驱赶到大街上,这种有违基本人道的残暴做法不但在中国国内外受到强烈谴责,也被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直接扇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耳光。
习近平从还没登上大位的时候就开始宣扬他最关心基层群众生活,他在201211月正式执掌大权之后,他直接掌控下的中共宣传部门更是大力突出宣传习总书记最了解基层群众的疾苦,总是把基层群众的冷暖挂在心上。
在习近平所居住的北京市发生断水断电、暴力强制驱赶基层群众又名“低端人口”的丑闻之后,习近平没有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外界不清楚他是否认为在寒冷的冬天被驱赶到大街上算不得什么疾苦问题,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跟他一样同为北京居民的几十万上百万基层群众被驱赶出北京。
北京当局驱赶基层群众又名“低端人口”受到来自国内外的强烈谴责之后,北京市当局和中共当局采取了两个层面的回应;(1)声言将移民工从他们的住所赶走是为了加强防火安全,并不是针对“低端人口”;(2)否认歧视低收入者的“低端人口”的提法是官方的提法,并声言这是敌对势力的造谣。
然而,在中国国内外的网民拿出文字和图像等确凿证明显示,清除或排挤“低端人口”是过去10多年里北京以及其他地方的中共党组织以及中共控制的地方政府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一部分之后,中共宣传部门再度祭出控制言论的法宝,限制乃至封杀有关“低端人口”的议论、辩论、讨论。
121日北京时间晚上,一位美国记者试图在中国的一个大社交媒体网站上发表一篇低调的有关“低端人口”的评论文章,很快被该网站告知文章需要审查,不能公开发表,因此文章只是发表者自己可见。那位记者修改了文章的标题,删除了文章中可能被中共当局认为是敏感的词再尝试发表。但这一次,网站很快直接通报该记者,文章没有通过审查,不能发表。
也是在121日北京时间晚上,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的用户在该微博网页上搜索关键词“低端人口”会立即被网站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低端人口’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现在外界不清楚“低端人口”这个关键词究竟触犯了中国的什么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但多种迹象显示,“低端人口”这个话题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竭力要消灭的对象。
奇妙的脆弱硬盘
在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发生虐童和涉嫌性侵儿童的丑闻之后,北京官员先声言进行彻底的调查,然后再说幼儿园监控设备因为一天至少数百次的强行断电导致硬盘坏掉,监控录像不能全部恢复,已经恢复的录像未见性侵儿童画面,因此性侵儿童的说法是造谣,必须严惩。
在技术业界的人纷纷抗议说,储存监控录像的计算机硬盘几乎不可能因为断电发生损害,绝对不可能发生官方所说的那种损害之后还能正常开机的事情;再说操纵监视系统服务器开关是一个专业活儿,根本就不是官方所说的那个打工的非计算机专业的女子所能操作的;即使是出现硬盘损害数据也可以很容易恢复。
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所遇到的举世罕见或未见的超脆弱硬盘从一曝光开始成为中国网民的笑话。一个笑话版本是:
“民用硬盘可以承受30万次的不正常断电操作,企业用的可以承受60万次,就算用民用的,每天断两次电,都可以用400年。可见这个(公安局说为了图耳根清净而不断给监控系统断电的)阿姨是很厉害的,每天得断几百次电,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电闸爱好者,是可以去夜店打碟的。
总部设在美国的报道中国新闻和中共当局网络控制的网站《中国数字时代》1130日报道说,面对网民的纷纷质疑,中共宣传部门发出给中国网络媒体的内部指令:
“《参与红黄蓝事件调查民警发出的心声》一文,请各网站和包括互动环节协调部门注意突出转发,可采用不同标题。”
中共宣传部门要求中国网络媒体力推的《参与红黄蓝事件调查民警发出的心声》一文要点是:
1. 警方为调查此事已经竭尽全力,废寝忘食,投入的力量不可想象;
2. 那个断电导致硬盘损坏的赵女士应当站出来说明情况;
3. 那个声言了解幼儿园给孩子打针吃药的男子应当出来说明情况;
4. 那个哭诉幼儿园幼儿被老师威胁不得将情况告诉家长的女士应当出来说明情况;
5. 给红黄蓝安装监控的公司的公司应当出来说明情况;
6. “个别媒体”不了解情况,报道带有个人色彩,不完整,不准确。
然而,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共宣传部门以及中共控制下的媒体都没有说明,以中共警力和政府强制力之强大,那些应当站出来说明情况的人为什么都成功地躲避了说明情况?为什么中共宣传部门禁止就此事进行独立的报道和评论?中共当局对媒体独立调查报道有什么担忧?中国媒体是否出了新华社一家之外,其余的媒体都是不合格媒体?为什么中国网关当局要删除有关可以修复损坏硬盘的广告?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的当局眼下还是穷于应对红黄蓝幼儿园的丑闻。
奇妙的军方发言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在接受调查期间在家中自杀身亡。
1130日,在中国国防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发生了一幕奇异的景象。据中国官方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
“今天下午,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答记者问。(香港《南华早报》)记者问,官方公布张阳在调查期间自杀身亡,有传闻前总参谋长房峰辉也在同一天接受调查,可否证实,目前情况怎样。
“吴谦:你谈到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有记者问,张阳犯罪事实以后如何处理。吴谦:有关情况媒体已经做了报道,我强调一下,中国军队始终坚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强震慑,坚决清除一切侵蚀军队健康躯体的病毒,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
吴谦的回答清楚地显示,截至1130日,中共最高当局还不知如何应对张阳将军自杀的消息是好。
但有一位网民对中国官方的上述报道提出了另一种解读:
“涉军报道我选择南华。您可以注意一下该报披露高级将领落马信息的日期,能比官方早甚至一年。仅靠职业精神或军内人脉,显然不可能,南早必有授权或授意。房总长信息的披露,被网友称为‘提问式通报’。而提问的记者,就来自南华早报。”
这位网友在这里所谓的“提问式通报”是指,张阳将军和房峰辉将军都是在中共当局没有做出任何说明或通报的情况下离开公众视野的。只是在张将军离世不再能为自己说话之后,当局才说他犯罪,至于犯的是什么罪,当局至今依然含糊其辞。
对房峰辉将军,当局还没有明确说他犯罪,甚至也没说他受到调查。因此有“提问式通报”之说。与此同时,中国军方发言人已经将他与“侵蚀军队健康躯体的病毒”相提并论。
当局眼下没有说房将军具体是一种什么病毒。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