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2

清洗低端人口 预告中国经济崩盘

转发此新闻:
北京又再次粗暴驱赶外来户,终引发北京朝阳区附竹的费家村示威,过百人手持横额,高呼「暴力驱赶」、「侵犯人权」的标语,以至客货车也贴出抗议标语,抗议费家村暴力赶人;次日二营村就连新生婴儿的坐月妇人也驱赶,把这些交了租的外来户,连夜用暴力赶走,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残暴不仁的程度,引述一位受访的老太婆所言:「就跟当年日本鬼子进村似的」;有村民指当局行为已不是针对防火安全,连最标准的公寓设计,水电防火的新楼,也照样赶人离开北京。


最基本的问题,就是为何中共要选择在这个时刻,去加强清洗「低端人口」?中国短期内没有甚么大型的国际活动(如奥运),这些农村来的人口只求三餐温饱,既交了租又纳了税,中共有何动机要把事情做得如此绝呢?要知道中共的经济成长,正在于这些极低廉人工的劳动人口,令中国生产的货品取得价格上的生产优势;比起知识份子或者中产家庭来说,这些求温饱以外没有闲暇的低下阶层,一向都是最支持政府,以至最容易被政府以利益收买的;对唯物论的中共来说,这些广大的无产阶级「群众」,只要有温饱,就是第一流的顺民,为何却把其统治基础,说成是「低端人口」?镇压这些人,去甘冒示威或起义的风险所为何事?

以往对中共的不同形式的抗争,例如是左翼人士曾经常提在口边的鸟坎模式,最终也在中共拖长来处理,各个击破下溃败;即使如此,除非驱赶能得到「好处」,赶人比起让这些人留下的多,否则一向以维稳行先的中共,为何要冒暴动的风险,去赶走些「低端」呢?今次北京清洗「黑户」,结局就是电商、快递、外卖送餐全面停滞,早一轮一些香港亲中人士,不断说中国很方便的服务,就是靠这些人工极低廉的外来户的工作,清洗人口造成大量空缺无人接手,为何中国竟要向其引以自豪的「中国新四大发明」──网购去开刀?

这些流动的黑户,在中国的户籍制度下,政府对其福利的承担,远远比不起本地人;因此普遍的看法指赶人只是为了营造和谐假象,是难以理解的;只要中国经济继续欣欣向荣,工厂继续增厂建厂,对「低端人口」的要求,理应是不断增加才是;然而如今却先行对「低端」下手,那么逆向思考一下,是否「低端」在这些大城市的存在,不但不再有利,反而对「稳定」有所妨碍呢?在甚么时候城市的流动人口会阻碍统治?就是失业率不断上升,廉价人工抢走了本地人的饭碗之时;亦是,即使「低端」留在城市也得不到工作,影响社会稳定之时;以此路进,其中合理的推断,即为中共先行下手,要赶走这些流动人口,去应付拖延多年的中国经济崩盘,以防中共最担心影响稳定的「无产者」继续在城市集结,宁可遇到目前的零星反抗,而非他日的大规模失业暴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