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如此“网络主权”,中国网民很生气

转发此新闻:
十九大之后,中共动作不断。十二月初,刚开完世界政党大会,又召开了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次互联网大会吸引了许多西方科技公司的顶尖人物,如苹果老总蒂姆?库克(Tim Cook)和谷歌掌门人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微软亦派代表出席。同时也吸引了中国网民的关注,他们很生气。


中国网民纷纷吐槽,吐槽最多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网络主权”。习近平向这个大会发出祝贺,承诺中国不会对全球网络关上大门,强调“网络主权”是中国网络发展的关键。这个概念在世界上引起两极反响,一些威权国家极感兴趣,一些民主国家则相当反对。《金融时报》标题“中国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捍卫‘网络主权’概念”,表明中共欲在互联网世界大干一场的决心与意志。

对此,网民们牢骚满腹,他们说,没有人权,哪来什么“网络主权”?他们说,中共宣传上什么都是为了人民,可骨子里却千方百计地提防人民,把人民当恐怖分子,在网上想吐槽一下都会有人看着,理由是“涉及政治敏感话题”;他们还说现在的网络控制已经严重地扼杀了中国社会活力和创造力!

他们对中共的互联网长城冷嘲热讽。他们说,中国政府居然还帮别国搭建类似的控制平台,这是用互联网长城去祸害别国民众,真叫人心服!北京方面则辩称,互联网主权赋予每个国家监管本国互联网的权利──中国已实现这一愿景,运行一个对与境外连接实行严格限制的系统。中国政府愿意用互联网长城技术和理念,帮助其他国家发展类似的网络架构,把国家控制的互联网这个中国概念引向其他国家。

有的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所谓“网络主权”根本是个伪命题,和互联网的开放相抵触,也为威权政府愚弄民众提供了方便。如果说各国都捍卫自己的“网络主权”,那么朝鲜无疑是最成功的国家,中国是否也要向他们学习?中国已是全球互联网自由度最差的国家,还侈谈什么“对外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这是说一套做一套,开历史倒车!

还有网友对王沪宁在“网络主权”议题中所起的作用很不以为然。王沪宁在大会上表示,中国愿意发展互联网治理的新规则和体系,使其为各方服务,反制当前的不平衡。网友批评说,他王沪宁如此主张,遏制了中国人的创新和才智,是将来历史柱上的罪人。

笔者赞同网友的批评,同时认为,习近平政府试图借大会为互联网世界制定中国规矩,用中国式的管控取代互联网的开放开明。两年前,即2015年底,习近平在120国参与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就表达过类似的意愿。他说,“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路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习近平对“网络主权”的坚持,试图“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迈进”,是明摆着挑战美国及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成型的开放开明的互联网准则,这和他试图在经济事务及政治事务上改变现有世界规则的说法,几乎一模一样。

在互联网世界,习近平的中国规矩包括三大理念:“网络主权”、“网络管理”和“网络安全”。以笔者之见,“网络主权”主要是指中共管控中国互联网而不受外国干预的权力;“网络管理”指的是中共对互联网资源的监视、测试和控制等;“网络安全”是中共意图限制网上言论、保护自己在互联网世界免受民主理念的挑战,以确保其执政长治久安。归根结底,这三大理念强调的是互联网的“党权” ,即中国共产党无可挑战的、绝对的统治权和领导权。

为了推广这三大互联网理念,中共不惜指鹿为马,把网络自由度最高的美国描述为与互联网自由的全球规范脱节的国家,而把网络自由度最差的中国当作一种互联网模式向一些国家推销。不幸的是,由于民主领头羊在某些国际领域的退却,中共有可能在推广它的互联网理念上有所斩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