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京深夜清洗低端人口 官逼民反爆冲突 打工者拿刀自保

转发此新闻:
今冬,北京借口大兴区火灾事故对全市出租屋进行大清理,暴力驱赶租住上址的所谓「低端人口」,事件引起全国及国际谴责。《苹果》记者到京采访,直击这场自中共改革开放以来罕见的人口驱逐行动,目睹弱势群体在铁腕驱赶下,流离失所、露宿街头的一幕。事件不仅揭示了十九大后习权时代的粗暴的管治模式,更是习近平大权独揽后,倡导「中国梦」的大反讥。官逼民反,昨日京城终于触发民众上街,爆发冲突!

北京顺义区李桥镇头二营村,年逾六旬的戴先生与妻子在寒夜遭赶离出租屋,流落街头,妻子更因逼迁致脑梗塞发作

记者北上采访,已经是事发一周后。面对中外舆论压力,市委书记蔡奇虽屡次为事件「拆弹」,要求属下「文明执法」、甚至对受影响的外地人温情喊话。然而记者抵达当天,顺义区李桥镇头二营村却发生暴力驱赶行动。晚上10时许,十几个村保安在公安开着警车跟在后面做后盾下,闯进村里一条小巷的一个院子,对院里的十多户租客进行强行驱赶,一对年逾六旬来自外地的戴齐江夫妇被赶离出租屋,家当被扔路边,无处可去。

当晚记者正采访头二营村的一户人家,村民告知由于媒体曝光当局于光天化日之下暴力打砸驱赶丑闻后,「现在镇里和村里学聪明了,他们白天不出现,晚上深更半夜才来。那时候打工者都在出租屋,跑不了,另外就是避开你们记者。」话音未落,就有村民前来告知:「那边又开始了,你们最好过去看看!」记者即刻驱车前往。深夜的村庄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不时有狗吠声。车灯射处,赫见巷口有村民缩颈抱手站在寒风凛冽的黑夜中,旁边停有多辆政府的执法车。记者摇下车窗询问发生何事,村民无奈答道:「里面正撵人呢!没听到人叫孩子哭哪!你们干嘛的?」此情此景,与唐代诗人杜甫的《石壕吏》所描述的「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何其相似!


坐月妇也被驱赶

次日一早,记者重访头二营村,巷子内到处大门上锁,人去房空,官方贴出的「清理违章出租屋」的通告,随处可见。几个老村民在议论昨晚发生的事,听说记者是来采访的,顿时高喊:「就应该好好曝光他们!」「太过份了,叫你走立马就要拿上行李走,不走?不走就强拉出去,把你的行李扔出去,锁门,贴封条。」「你们昨晚怎么不来采访啊!太惨了!」

有村民指,其中一名刚刚生完孩子8天、正在坐月的妇人,也被强行赶出屋外,抱着婴儿在院子里跟村委会干部理论,「黑夜里冷风飕飕,大人叫,孩子哭,那些王八蛋理都不理」。有婆婆激动地说:「就跟当年日本鬼子进村似的。房东老韩都看不过眼,去跟派出所交涉,说你们这么干,要出人命的!最后派出所同意,让她(产妇)再留一个晚上,今儿一大早就搬走了。」

头二营村地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租住了数以千计在机场打工的「低端人口」,村民们把自家院子的房子间隔成一间间独立小房,每间十来平方米,月租四、五百人民币(约472590港元),这些出租屋都是村民自家宅基地起的,不在清拆之列,当局就针对租客驱赶,「反正就是不让他们这些打工的留在北京,找借口把他们赶出去」。


打工者拿刀自保

就在记者亲历头二营村暴力驱赶当晚,距该村20公里外的朝阳区金盏乡皮村,也发生同样事件,当地志愿者微信通告记者:晚上8点多,一群村保安闯进南边非宅基地(即违规)建的公寓,要强行驱赶住在里面还没有搬走的打工者,打工者拿刀自保,「我们的志愿者闻讯赶去时,保安已经走了,警察也来了,幸好没有出事」。

记者次日赶到皮村现场,看到差点出事的公寓仍然有大批官方人员,包括公安警察在场处理事件。持刀自保的打工者已经搬走,最后一些租客正往外搬东西。公寓人去楼空,到处是打工者丢弃的杂物。有村民对说,现在根本不是针对防火安全:「看那边那个甲冠公寓,标准的公寓设计,水电防火,采光通风,那样村里面的出租屋好,一样要赶人,就是要把打工者赶出北京!」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