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中国军人自杀本色

转发此新闻:
北京驱离外来人口当天,解放军日报刊登了一则消息:现任军委会政治部主任张阳,上吊自杀,解放军报评论说:这是懦夫行为,但是,外界更怀疑的是:一个人在家里被软禁,却可以自杀,负责监视的国保单位,岂能没有责任?于是,张阳“被自杀”的传闻四起,多数外媒认为:自杀的死因,并不单纯,或者说:幕后有人不愿他活着,但是,更令人好奇的是:张阳在接受调查期间,除了贪腐问题之外,并未谈及政变,官方发布讯息说:他曾经供出,援助郭文贵2000万人民币,和200把制式步枪,这些步枪从天津港出口后,指定交货地点是非洲某国家,但是,船运中途却再回头,运到河北燕郊某个秘密基地,对于这项传闻,目前在海外利用视频爆料,攻击共产中国的郭文贵,尚未做出回应。

(左起) 房峰辉、张阳、王建平

张阳从今年初,已被秘密监禁,他被捕,和去年落马的武警司令王建平有关,还有目前仍在关押的前参谋总长房峰辉,这3人都是上将军衔,王建平去年12月落马,王建平关押后不久,在拘留所自杀的方法,更是离奇,居然是用竹筷子,刺进自己的脖子大动脉,这种方法大部分是出自职业杀手,以此方法自杀,不但需要认穴的技术,可以一击致命,更需要勇气,所以,两人“被自杀”的说法,不胫而走,在北京传得沸沸扬扬。

目前只剩下房峰辉还活着,如果此案幕后还有人操控,那么,房峰辉到底还能活多久?三个上将所涉及的真正案件,说穿了就是政变,而被影射的幕后主导者,就是曾庆红,曾庆红被视为江派大将,太子党口中的“大哥”,习大王把曾庆红当作最大政敌,所以,曾庆红必然存着狙击习王两人的动机,简单的目的就是:防止自己的贪腐被曝光,财产被查抄,人财两空。中国党报官媒对此事件,抱持沉默失语,只能以噤若寒蝉形容,根据港媒和外媒所推敲的讯息指出:3位上将以自身的军权,企图模仿1976年,紧急逮捕四人帮的手法,控制习近平和王岐山几位同伙,发动一场无声政变,但是,这其中却把一位老百姓郭文贵扯进来,令人百思不解,也使人对郭文贵口中所说:经常喂提供机密资料给他的老领导,真实身分又多加一层神秘色彩,有人大胆预测:老领导,其实就是曾庆红,也只有曾庆红有这份能力。

以海外资金,在郭文贵背后金援,否则郭文贵逃亡期间,多数财产,已经在中国被冻结,怎么可能在美国持续高调,开游艇,喝着红酒,阔气爆料,不断挖老共腐烂疮疤。总之,19大后,刀尖上封王的习近平,这个铁王座,真的不是大家想象那么安稳,过去,18大曾经发生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政变,现在,这一椿政变,仍在进行中,除非幕后影武者落马,否则习大王出门,还得全城紧闭门窗,抄没家中菜刀,高铁捷运全线净空。

上将畏罪自杀,凸显两件事:第一,习大王对军队很不放心,因为共产党没有过军队国家化,枪杆子出政权是铁律,所以,军队只会效忠提拔他的党国主子。因此,每次换领导,必定要杀到血流满地,最后才能确定:是谁掌握了军队,过去十几年来,江党势力握住军队不放,下台后,军委主席办公室还摆着,照样有人打扫。老江控制军队十几年,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板倒,所以,习大王想完全掌握军权,至少要再经过几次大清洗:第二,3位大将军密谋之事,居然会曝光,其中,张阳本人就是军中大特务,更证明习大王潜伏军中细作,及影音监控,已经在军队里产生作用。

美国中情局估计:习大王清洗整编军队,直到全面掌握军队,应该会在2025年完成,在此之前,中国军队就是个军心涣散的大粪坑,上上下下,只担心贪腐事迹曝光被整肃,哪有心思打仗?但是,少数鹰派,到处放风声,企图掀起战争影响政局,借以转移贪腐被查抄目标,或趁乱倒戈的想法,也是存在的。

依照中共党国规矩,“政变”比“贪腐”严重太多了,前者要掉脑袋,所以,老共对外不敢说政变,以免社会动荡,这种装聋作哑,当然是为了粉饰太平。
中国党国官员,从小村官到中央官,从行政,教育,司法到军队,已经无一不贪,炎黄春秋主编洪振快在《亚财政》一书中,把中国看不见的地下经济,称为制度性的腐败。这些官员,台面下,暗来暗去的收入,比正职多出好几倍,所以,可以买楼,上馆子,养百鸡,可以供孩子出国读书,否则连吃饭都会出问题。前两天,一名广西县级科员,床铺下被搜出两亿人民币,他说,五年前,从收取五百块,开始沦落,五年后,膨胀到两亿人民币,他自己很少记账,拿到钱就往床下丢,所以也不太相信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军队加入贪腐行列,是从64民运后开始的,小邓为了给军队镇压民运记上功劳,又因为军人薪水太低,所以,开启军队经商大门,军队可以借地利之便,经营旅馆,甚至酒店,歌厅,还堂堂挂上解放军单位名称,结果成为藏污纳垢之地,64后成立的武警部队,后来也加入行列,公安看着,也无可奈何。

2007年,成都一个偏远军区,就等于一座拉斯维加斯赌城俱乐部,内部设有饭厅,歌舞厅,旅馆,赌场,停车场幅员广阔,三陪女郎加上洋鸡,上千个,酒色财气,一样不可少。华灯初上,利用军方领导的黑色轿车,到市区酒店,载客入到会所,日赚百万,经营的有声有色,当地公安无可奈何。后来事情传到北京,实在太不象话了,老共中央还须派出京城卫戌部队,跨区逮人镇压,否则谁敢在军区执法。

老共贪腐,已经到这个份上,习大王一上台,就提出亡党亡国论调,肯定不是危言耸听,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统计:这一年就有6500位县级以上官员“突然离开职位”;其中1300人是自杀,2800人离境出国,其他人不知踪影,隐姓埋名或用假名出境,可能性很高,因为中国虽然地大,想要躲起来,逃过户口检查并不容易。

根据中纪委最近公布资料,平均每日抓捕贪官140人,一个月就有4200人下台,一年有五万人入狱,所以,监牢中数十万贪官之说,并不过分,数百万黑资料等着调查。在中国,外表光鲜,其实民与官皆不聊生,说来也不夸张,赵乐际代替王岐山,新官上马就任以来,就抓捕省级以上高官36人,其中大老虎有辽宁省长刘强,和中宣部副部长鲁炜,鲁炜有“网路沙皇”之称,曾担任网信办主任,主管网路检查。2015年,因为担心自己参加人奶宴的视频爆光,居然一口气关闭一百多家北京网站,“网路杀手”称呼,不胫而走。

根据统计:中国每年自杀人口落在28万人上下,这是中国官方自己统计人数,其中,每年官员自杀大约是1600人左右。习大王上台扫贪后,自杀有增加趋势,有人一听到习大王名号,就先自杀了。111日,习大王刚结束19大后,率领常委到上海参访一大旧址,上海统战部副主任戴晶斌,一听习大王要来上海扫贪抓人,立即上吊自杀。

可见,在中国当官是高风险行业,尤其主管土地,资源,和财政及开发案件,承受压力更大,浙江人民医院精神科发现:门诊人数中,官员占了30%,都罹患有忧郁,焦虑及神经衰弱,可见当官压力大。因为,一件审批案件,涉及太多人利益,改革开放后,可以让官商裙带权贵发大财,70 %来自土地变动,而累积民怨最多,也是来自土地。30年前,中国农业生产毛额占90%30年后农业生产只剩下10 %,城镇扩大,侵吞农村土地,这也是目前3亿农民工,失去土地后,在城镇流闯的原因。

土地开发巨大利益,完全是制度问题,中国实施土地国有,地上权70年制度,但是,中国户籍二元制,土地也是二元制,城市土地一但被政府圈地征收,所有权人可以得到赔偿,但是,农村土地基本上是农民共有,可是,只有政府有权可以征用,而且不给于补偿,这也是许多抗争运动的原因。这次北京驱离低端人口,就是以“城中村”为首,地理位在北京四周,但是,却是不种田的农户土地,上面又盖满房子。广东乌嵌事件,也是一个例子,农民不满政府圈地卖地,经过抗争后农民虽然拿到少许补偿,带头抗争者却被下狱。问题是,土地转到开发商手中,到底存在着多少利益,却永远是个黑幕,而这些黑幕,就是官员巨大财富的来源。

官员一但被贪腐案件缠身,用自杀了断自己,原因很多,中国社科院在一篇“官员自杀的经济效益”分析中说:第一,受不住监狱酷刑伺候,第二:保护贪腐财产,第三,保护身边有关系的利益人,如果以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的理论来说,官员自杀,属于利己也有利他,这种自杀行为,和过去那些中国人歌颂的英雄文天祥,在志气上,只能以差太多形容了。

习大王把今天中国制度性贪腐的责任,全部赖给江泽民,认为江泽民以贪治国,鼓励党国官员,一起闷声发大财,所以才会导致目前亡党亡国的处境。这种说法,是否公平,暂且不论,却让我想起东尼贾德在《欧洲战后六十年》,书中提到的一个真实故事:1981年,某一天,苏联总书记布尼兹涅夫,邀请自己的母亲,到他的夏日别墅参访,老布边走边介绍,他目前使用的进口车,花园里美丽雕塑来自义大利,客厅里进口吊灯,还有餐桌上的水晶碗杯,无一不是精品,老夫人一边看一边点头说:“很好啊,儿子,但是,万一有一天,共产党来了呢?”老布一听,突然傻眼,这个故事精采之处,应该是后面回答,请你猜一下:孝顺老布会不会告诉母亲这句话:“母亲不要怕,我不就是共产党吗?”

共产中国在老江和胡温治理下,挂着共产主义羊头,卖了十几年资本主义狗肉,玩出庞大的贪腐权贵市场经济利益集团,现在突然又冒出一个共产党,穿上新制红色列宁装,颁布习大王语录,要建设一个中国盛世!不只查抄过去贪腐权贵集团,连躲到街道边卖烤番薯的小贩,也不放过,但是,只有旁边看戏的天真小孩,眼睛最雪亮,指着大王说:“你看,国王没有穿衣服呢?”

来源::民报洪博学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