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5

北京大整顿万人遭迫迁追踪 (2)

转发此新闻:
北京大兴区1118日一场大火夺去了19人(含8名儿童)的生命。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领导下的地方当局以安全整治为由展开了一场为期40天的大排查行动,强拆一批违章建筑,用暴力打砸、断水断电等手段,强行清退出租公寓、廉价出租房屋,造成大量外来人口一时无家可归。这种运动式执法被认为人为造成的二次灾害。中国政府和地方当局否认清理整顿针对所谓“低端人口”,至今未承认错误,无人为此承担责任。但人们看到,辛勤劳动谋生的数以十万计的外地人遭逼迁,挨冻受寒,引起包括知识界人士在内的公众强烈谴责。美国之音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一些地方,了解受影响人群的相关情况。

11月末12月初,记者走访北京多处城乡结合部,了解被逼迁者境状。
记者:现在房子好不好找?
匿名(打工者):不好找,我们儿子在这上班,没房住搬到燕郊去了。那没办法,现在就这世道。共产党的事儿你能说啥,是吧。
记者:你们现在住什么地方?
匿名(快递员):没地方住。
记者:那怎么办呢?
匿名(快递员):在外面租不起,这几天租的五百、七百,一涨涨到一千五,一年涨了五次房租。我们没找到房子没电也得住,找到房子就搬。
记者:停电几天了?
匿名(快递员):好长时间了,一个礼拜吧。今天房东都在撵,不知道上哪租。送完货还得找房子。如果搬家,(公司)给我们免费提供车,如果在外面租房子有补贴,在工资里面体现。公司下发的,公司也只能这样了。
朝阳区双树南村内
匿名(打工者):一会半会搬不完,停水停电吃啥啊?不好找房子,小平房全拆了。
这是双树南村内的一所出租公寓。已搬走的租客遗留的杂物堆积在墙角。有的租客正在搬家。
张先生(公寓租户):有钱人不住这儿,您说是不是?能洗澡能做饭,暖暖和和的,找个工作,就完了。
记者:这房子多少钱?
张先生(公寓租户):九百。我们住得挺好的,挺暖和的,洗澡做饭都挺好的。谁愿老搬家啊,我们这都是低…… 低收入人。24号门口大布告,后来他们撕了。23号晚上必须搬走,24号停水停电。大家都全搬。我就求朋友开车,我又不会开车。这几天烧油都烧了上千块钱。我去大厂、良乡、燕郊找房子,不是贵就是没有。劲松的地下室我也去了,四个人吵着要一间。闹得人心惶惶,我又去房山、燕山、良乡,最后找了个农房,宅基地盖的小楼,(月租)一千五。
匿名(公寓租客):这边已经交了订金了,搬家公司叫人来了。你现在给人轰走,得给别人钱吧?你现在弄得乱七八糟,这儿的老板,人家说了,可以不走了。可以不走了,你搬家,我还退你房租、订金吗?等于我们老百姓两头受损失。
村中街头,自由职业者杨先生在观望。
记者:现在还有没有正在往外搬的?
杨先生(自由职业):可能没有了,现在可能是稍微稳定点了。该不走的都不走了,该走的都走了。
记者:又稳定点了?
杨先生(自由职业):房东说稳定点了,但我也不知道。
记者:稳定能稳定到什么时候呢?
杨先生(自由职业):那谁知道呢?谁都说不好,哪天上面来人不让住了,那就走呗。能让住,就能住几天是几天。
记者:因为清退,工作受影响,政府安排招聘,有没有听说?
杨先生(自由职业):没有。
记者:如果因为在北京住不下去了,要回老家,政府提供车票,这个你听说了吗?
杨先生(自由职业):这个也没听说。
记者:如果现在找不到房子怎么办呢?
匿名(公寓租户):找不到房子到时候再说,先搬到朋友家。没办法,这里还能住两天,住两天算两天。
另一座公寓外面,被逼搬出公寓的租客在等候退还定金和房租。院门外停着两辆治安巡逻车,治安人员在附近监视。
记者:问一下,你们在这里是等什么呢?
匿名(公寓租户):退钱。
记者:搬家了吗?
匿名(公寓租户):嗯。
记者:什么时候搬的。
匿名(公寓租户):上周搬的。
记者:是因为这次清退和整顿吗?
匿名(公寓租户):对。
记者:那它同意退钱吗?
匿名(公寓租户):这不正在退吗?
记者:有没有听说低端人口这个说法?
匿名(公寓租户):什么是低端人口?都是中国人,什么算低端,什么算高端?不能以挣钱多少分为低端高端。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不能这个评价。
朝阳区咸宁侯村。几名官员模样的男子和一名警官带领一队保安沿街排查,催逼尚未搬走的外来户迁出村庄。
匿名(打工者):你问,这些人就说,鬼子进村了。十来点钟才来。
记者:晚上十来点钟来轰?
匿名(打工者):谁家亮灯都不行,亮灯就把你东西抄跑了。
那时候胡锦涛对农民、对打工的好。
记者:现在没有以前好?
匿名(打工者):那时候胡锦涛对农民、对打工的好。现在没以前好,现在大家都饿起来了。习近平…… 还是胡锦涛那个时候好。还是国家主席胡主席,再干几届你看也可以。现在弄得人心惶惶。靠种地把农民饿死。你不出来打工干啥去?还不让打工,还得回去。国家怎么弄都不知道。怎么生存都不知道,人就求生存。还小康呢,吃糠吧。
匿名(餐馆老板):这不是没招了吗,打包吧。这房子一个月好几千块钱。
记者:那这房租怎么办呢?
匿名(餐馆老板):房租瞎了呗,不给了。这是国家的首都,都出现这种事。外国能不能知道,把中国人整的像撵耗子似的。现在也没说不让我们干,但是他不让营业。他不说不让你走,你知道吗?
记者:你在这个地方就是在营业嘛,又不让把你在这地方做饭、吃饭。
匿名(餐馆老板):不让,没有地方做饭,没有地方吃饭,住的地方现在没有取暖。这里不让用煤,不让用煤气,不让用电做饭,吃饭都成问题。就包括他们执法,也只是对我们普通老百姓管用。很多东西并不是合法的,他们执法人员并不是按照法律去做。他们执法也超过范围了,就不该抢老百姓。煤气罐子硬给你拿,拘你人。
记者:说了要拘啊?
匿名(餐馆老板):有拘的,拘几天把你放了。煤气罐子拿去十来个。盆子碗都给你拿走,都拿尽了。不服,人家就填上拘捕票。
一家已经关闭的包子铺人去楼空。两名村民在清理被遗弃的杂物,把一只木柜抬上电瓶三轮车。
记者:现在不让干了,能搬哪去呢?
女村民:不知道。不知道人家搬哪去了。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