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

2017:习近平之年

转发此新闻:
2017年对习近平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对内,他成功地集权,成功地战胜政治对手,成功地改变了中共的游戏规则;对外,他的全球野心空前膨胀,借美国放弃世界领导权之际,正一步一步进逼世界舞台中心。


2017年,是习近平新时代的元年,中共统治正式进入了习近平新时代。这个新时代的重要特点是:习在党内、军内建立了习式规则,即,以统一的意识形态为支撑,用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信马克思主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习核心是否忠诚作为站队划线的政治标准,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习用反腐整治党内对手,用封官许愿提拔肉麻吹捧的亲信,用破格晋级要求军队绝对效忠于他,用“政治纪律”约束全党不得乱说乱动,都属于习式规则的具体表现。

十九大是习近平新时代的重要里程碑。习以习式规则大幅取代了过去三十年中共领导层的游戏规则,并为自己过去五年的大规模集权获得了中共高层的合法性授权(参见吴国光,2017)。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其在党内的地位,已经超越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邓小平,和毛泽东有得一拼。他废弃了前朝安排的接班人,为安排自己的接班人或干脆当个终身领袖而埋下伏笔。他大权独揽,一统天下,在十九大进一步巩固了他在党内的万能主席(The chairman of everything)地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华全球研究中心,2014)。

习近平新时代是一个万马齐喑的时代,2017年见证了过去四十年以来最严厉的思想控制。那些试图以某种温和方式改善或改变体制的人,在公共领域里几乎全被禁声了。习用镇压打击社会上的不同声音,不准知识分子妄议中央,以“杀鸡儆猴”恫吓整个良知群体,用大刑重刑伺候那些有名的律师、记者、出版商等。对那些未遭逮捕的人,习近平当局用封网、封嘴、革职等办法禁止他们发声。

2017年,习近平在外交领域大有斩获。他在世界规则方面亦开始打上习式烙印。习近平早在2013年年初,就阐述了他的外交观,即中国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世界规则的追随者,而是要逐渐成为世界规则的制定者,习试图以此有别于毛时代挑战世界规则的外交以及邓时代学习世界规则的外交。他的政治鼓吹手们宣称,习已经重新制定了外交规则。

应当说,习近平的政治运气在2017年特别好。这一年,美国影响力开始下降,中国影响力借机上升,习近平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呼风唤雨。几年前,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出访俄罗斯时,曾呼吁加强中俄外交政策及经济合作,共同“寻求消解西方发达国家影响力”。仅四年功夫,习近平可谓“求仁得仁”。2017年,在经历了风靡欧美的民粹主义浪潮之后,美国退出全球化、自由贸易和气候控制等国际舞台,中国见缝插针,采取和美国针锋相对的对策在国际舞台上收揽人心站稳脚跟。可以说,中国今天的状态,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成全了习近平。

面对这个史无前例的机会,习近平在对外领域不仅彻底放弃了“韬光养晦”,而且得寸进尺。中国试图以各种方式直接干涉他国的例子越来越多。正如英国伦敦国王大学中国问题研究院主任凯瑞?布朗(Kerry Brown)所说,从津巴布韦到缅甸,再到纽西兰,很多国家的国内问题都有了中国的影子,这是中国对外领域的一个重要转变。

2017年,习近平可谓志满意得。但他的新时代和新规则可能要比毛泽东走得更远,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危害也可能更大。毕竟他不是毛泽东,既没有毛的“解放中国”的政绩,也没有毛的个人魅力,却要学毛泽东搞党天下或习天下,最后的结果可能不及毛。

历史证明,专制和独裁的道路走不通。习近平用专制和独裁的手段追求他的中国梦,尽管现在势头很猛,但能走多远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当敌人的灭亡之日越近,敌人就越疯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