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6

中共陷入「其兴也勃焉 其亡也忽焉」

转发此新闻:
新华社披露中共十九大换届,中央领导产生的过程,中共总结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经验,采取「谈话调研」的方式,就是逐一听取相关人的推荐意见和建议,例如从2017年初开始,习近平前后与57人谈话,政治局常委会负责与听取258中央委员的意见。

1946年毛泽东不断讲:「只有法西斯才会残酷地镇压人民的民主诉求,只有法西斯才会扼杀人民的自由及一切自由。」如今听来格外讽刺

回顾十七大时,会议前半年的接班人都是以李克强为主,但后来采取「会议推荐」,类似假投票概念,习近平胜出,李习搭配翻转成「习李」。这次孙政才被拉下马,事后证明是因为孙政才进行「贿选拉票」。新华社遂有报导,认为票数决定容易流于弊端,导致随意投票,关系票、人情票,才让周永康、孙政才有计划去搞拉票贿选等非法组织活动。

孙政才或许认为十九大依旧采取十七的模式,学习习近平依样画葫芦,但这次却改用采取「谈话推荐」明定推荐人的条件,坚持马克斯主义的政治标准,注重知行合一、坚持廉洁、注重形象口碑等。政治立场上有问题,采取「一票否决」,是否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对中央是否有心怀不满?见风转舵,不敢担当也是一票就否决。政治红线十分清楚,正所谓政治把关「把得紧、把得实」,只要有任何风闻,就不可能有升迁的机会。原本是选择题的投票改成了问答题的「会谈推荐」模式。

其实孙政才在2002年北京市常委改选时,面对「差额选举」,但为体现强弱明显,孙政才已39岁年轻有为,便被提名充当「差额票」,也就是陪榜参选,最后却假戏真做,把内定的常委书记给干掉,引起当年市委书记王岐山的不满。
中共传媒称这种中共党内民主,是学习延安时期,不搞「大会海推」、不搞「划票打勾」,而孙政才正是西方民主弊端的代表。

19457月,教育家黄炎培访问延安时问毛泽东,共产党要如何避免历代「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支配?」毛泽东兴奋地说,共产党已找到跳脱这个周期的方法,「这一条新路就是『民主』,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会松懈。」如今先不谈朝代更替的大哉问,如何让权力继承稳定和平完成?恐怕中共百年来尚未找到具体的办法,持续摸着石头过河。毛泽东不想、邓小平有想,江泽民想不放、胡锦涛想早点放,习近平怎么想?

中共陷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循环与制约,当一个人的权力过度集中之后,就想跳脱制度的制约与管制。因人设事、以权力斗争为核心的制度变动,任何的变动制度,背后都会被套上权谋斗争的思路。

中共在建国之前,毛泽东谈最多就是民主,如在1944年毛回答中外记者说:

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同年周恩来也提到:

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隔年1945年毛也用民主来批判国民党:

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这是反动派为巩固统治而说的谎言。按中国人民的素质,实行民主后,中国不但不会乱,最终会富强起来,超出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

1946年也不断讲:「只有法西斯才会残酷地镇压人民的民主诉求,只有法西斯才会扼杀人民的自由及一切自由。」如今听来格外讽刺。

推动改革开放的邓小平说过,为什么「文革」悲剧只会出现在中国?邓小平说: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情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这个教训是极其深刻的。不是说个人没有责任,而是说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

中国经过毛泽东极权统治,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国家逐渐富裕,社会也丰富多元,习近平面临毛邓所造成的「新时代」,而十九大的人事安排采取更加集权方式,可见习近平终究选择了一条「后极权」主义的统治方式。

来源:上报 / 洪耀南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