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1

「从小听党话,永远跟党走」?

转发此新闻:
「教育就是要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观者和反对派。」前天,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对母校清华大学的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的中国和外国委员说。


这句说话如果放在香港,到底会变成怎样呢?它可能会是:「教育就是要培养『一国两制』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观者和反对派。」

其实,做不做「社会主义事业」或「一国两制」的接班人、做不做旁观者和反对派,是要经过严谨学习、认识和独立的思考过程才能得到结果。这是一件非常理性的事,并不靠个别领导人下令要你「精忠报国」就报国,之后全国上下哗啦一声,「教育工厂」即能将13亿个「岳飞」复制出来。

做反对派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如果学生经过全面认识、客观分析和独立思考,最后成为了反对派,我们应该欣赏和尊重。这证明教育系统的成功,因为学生懂得思考,不是盲目而是理性的,可能部分人在反对派的位置上,更能推动社会、香港和国家的进步。有时,国家的强大和进步,并不体现在人人歌功颂德、13亿人民「一个样」之上;它应该是建基于每一个能独立运转的头脑上,哪怕他是建设者、旁观者,还是反对者。1949年中共建政前,中共也是反对派(虽然有过国共合作),最后它甚至颠覆并非法推翻了原来的国民政府。

做反对派,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马丁路德金说得好。他说:「教育的功能是要教人深入思考和批判思考。智慧加上字符,这才是教育的真谛。」

民初时期清华大学四大导师之一的史学家陈寅恪亦有遥相呼应的名言。他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读书治学真言,至今仍深深刻在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的纪念碑铭上。

可是,中国共产党奉行的教育理念,并不是开启民智、鼓励独立思考的一套。
毛泽东说过「知识愈多愈反动」,所以文革前和文革期间,才有包括习近平在内过千万学生和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1957年,内地展开「反右」,同年亦为鲁迅逝世21周年。毛泽东被问到「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坦白回应说:「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上述例证证明了中共教育不鼓励思想的本质。

独立思考才是香港教育应有之义

今天,北京急于在港行使「国家教育主权」,希望「教育」香港人更爱国、看到中国的成就、认同中共执政、对民族感自豪。不过,由于北京急于求成、特区接政治任务,连串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包括:中联办官员约见校长和教师谈中史科(《明报》本周一报道),初中中史科修订课纲不包括六四事件,教育局邀请学校直播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讲话,国家教育部长陈宝生表示一定要抓老师「正确认识国情」这件事(老师得首先爱这个国家、认同这个国家、增加民族自豪感),国家教育部明令中央对港有教育任务,国家教育部与香港教育局就课程、教材、师资、考评等竟有一年两次的「会商机制」等等。

港人选择做「一国两制」的建设者、旁观者,还是反对派,那是不同人的不同选择,独立思考就是了。思考出来的爱国才是真爱国,这才是香港和国家的富强之道。

让香港人全面认识中国是应该的,特别是中共的历史、性质和运作。但最后,试问世间上有哪一个强国想愚昧国人的头脑?

内地的爱国主义教育,搞「从小听党话,永远跟党走」的一套。保持清醒、独立思考,这才是香港教育的应有之义。


来源:香港 明报 / 吕秉权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