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3

习近平要把中国带到哪里?

转发此新闻:
在纽约的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亚洲研究主任易明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谈中共19大后习近平在政治、经济、外交上要把中国带向哪里?易明认为,习近平虽然大权在握,但在国内将继续面临发展经济、发挥市场作用与他控制一切的个性之间的矛盾;在国际上,他也并没有做好当世界领袖的准备。
北京军事博物馆的中国解放军建军90周年展览中习近平视察部队的图片

习近平是最大的
易明说,刚刚结束的中共19大代表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加冕典礼。习近平巩固权力的努力已经使他比肩毛、邓,她说,“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是,习近平是最大的,不仅是平起平坐者中最大的,而且他就是最大的。”
易明说,从习近平19大报告可以清楚知道习近平要把中国带向哪里。“总而言之,他想要一个强大、健全、干净、没有腐败的共产党,居于中国政治制度的中心。这是他的首要优先。第二,他想要一个现代创新的经济,有能力跟美日德竞争。因此,未来对创新的强调,我们必然会再次看到市场角色跟他控制一切的个性之间如何平衡。”
易明认为,国家和市场所扮演角色之间的紧张关系起源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深化改革报告。该报告一方面说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将起决定作用,另一方面又说国家在经济中起主导作用。
党控制下的市场
易明说,在习近平的“新时代”,他统治下党的角色是至高无上的,中国的技术官僚只有在给予某种空间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如果习近平感到技术官僚在推动市场方面扮演更大角色,如果他感到这使党在经济上失去了太多控制,他会重新抓回控制。”易明指出,“在任何具体时间点,为了重新强调党和国家在经济中的地位,为了不让事情走得太远而失控,习近平会充分控制权力。”
在公民社会方面,易明说,习近平有自己对公民社会的定义,“我认为习近平想要的是一个把中国人动员起来去支持政府设定目标的公民社会。”易明承认,有时候中国政府的目标是积极的,“如环境保护、纠正不平等,我认为公民社会有很多可以跟政府合作、提出中国紧迫社会需要的机会。”
但是,易明表示,习近平不喜欢自由表达观念和抱负的公民社会。“习近平的公民社会缺少的东西是让政府承担责任。比如,批评习近平和北京没有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们可以在美国和其它自由民主国家看到公民社会发挥这种作用。但我不认为习近平领导的中国会支持公民社会的这种作用。”
易明说,习近平的外交政策显得更加自信,要做全球的领导者。“习近平感到现在中国有机会起而代替美国,因为美国看来正从其传统的全球领导地位上后撤。”
但易明表示,习近平在主张做世界领导者的时候说,中国将是全球化的捍卫者,中国会继续开放市场,“这是他在19大讲话中说的,这跟他真的要做可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我们必须看他是不是兑现这些承诺。我必须说,我很怀疑。但是,他既然说了这个话,我们就让他承担起这个责任,看看会怎样。”
全球化意味着思想信息的自由流动
易明不认为习近平做好了当全球化领导者的准备。她说:“因为全球化意味着资本进出中国的自由流动,意味着思想和信息进出中国的自由流动。我认为,习近平希望思想从中国出去,但我不认为他对思想从外面进入中国感兴趣。因此,从这方面我表示怀疑。”
易明说,对全球领导者而言还有更多要求,“它不仅要求你有‘一带一路计划’——这是重要的,其意义非常引人注目——它还要求在重大议题、在重大的全球挑战上,站出来,铸成全球共识的能力。”
易明说,国际社会还没看到习近平和中国这样做。比如,缅甸发生的难民危机,“习近平还未对此作出任何评论, 也未见他在这议题上发挥任何领导作用。”
易明说,对一个主张自己是全球领导者的国家,先对一个发生在自家门口的巨大全球灾难发挥领导作用是很自然的。“因此,我正等着看习近平什么时候站出来,真的开始建立和铸就一个全球的共同目标,就像他讲的那样。”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