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2

屈辱与浪漫:评述三朝“文书”王沪宁

转发此新闻:
传统中国或者皇权时代,知识份子执掌着社会道德精神,同时执行着政务体系,尽管也是多被皇家工具性使用,但相对还是有一份独立性,毕竟皇帝们没有谁想发明一套自己的思想体系,来继承或超越儒佛道思想或教义。

王沪宁(左) 

中共执政之后,知识份子要么被迫害、打压、冷落,要么卷入国家机器,成为绞肉机的一部分,王沪宁这次入常,令许多人意外,并因此引发国内外媒体普遍关注。

一方面,王沪宁八九之后,是倾向中共立场的,尽管他有普世眼光,党主导国家改革是他的立场,威权政治是他建设的工程,所以,由于立场与地位所限,他仍然难以摆脱工具性命运。

另一方面,他不是中共原教旨的斗争革命派,无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民主正义概念的主张,还是新时代社会思想中的人民对自由民主正义的追求提出,都能看出王沪宁有限的普世追求。

还有就是,他没有献媚式颂圣,更没有像当年的郭沫若或现在的天津李鸿忠等人那样肉麻的吹捧最高领导人,以换取自己的身份地位,保持着读书人应有的清正与尊严,在体制内,也是非常不易之事。

关于王沪宁入常

王沪宁成为十九大中的最大的一匹黑马,许多人不相信王沪宁能够进入中共最高权力核心常委,是因为王沪宁的政治背景较复杂,他最初是江泽民、曾庆红发现的读书人,征用王沪宁进入中南海,体现上海江派的象征性开明,或者对文化知识的附庸风雅。

王沪宁并没有地方行政经历或历练,中共常委的升级规则,多是在不同的省部级岗位特别是地方首长的经历,才能进入常委,但王沪宁成为一个例外。

其实,由于习成为中共的核心,并进一步成为拥有“习近平思想”的领袖人物之后,常委变得不像从前那样重要了,胡温时代,九常委制或七常委制,每一个常委就是一个“总统”,都是正国家级领导人,各分管一摊,其它人一般不得染指。这种寡头制背后,当然有一个幕后听政者,胡温时代是江泽民,寡头在幕后协调权力。但这种协调易出大乱,既出现了薄熙来那样的挑战者,又出现周永康这样的乱政者,周永康拥有政法王特权,手下有上百万的武警部队可以调谴。差点造成中共内战,这对于中共来说,这当然是无法承受之重。

重新集权既是习近平个人的需要,也是中共整体利益的需要。

一旦集权并进入个人极权时代,个人的力量就势不可挡,谁敢阻挡谁成为螳螂,谁就死得难看。重庆的孙政才倒台,并不是因为腐败,而是因为政治原因,所谓党内野心家,其实不过是对最高权力者进行挑战或者试图挑战者而已。

习获得核心权之后,他就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特权,我们看到这一期的常委,韩正是对江、曾派系的某种妥协,这也是习对元老们最后一次妥协,元老们最后一次干政,而李克强与汪洋,则是对胡温时代的某种延续,总理李克强某种程度上也是被工具性使用,并没有上届总理那样的内政大权。我们说胡温时代,胡锦涛与温家宝是两相配合,相得益彰,而十八大之后,伊始人们还称习李新政或习李时代,但现在人们已然清楚,习与李不是差半个脚步,而是已差一个级别,总理处于被核心绝对领导的地位。

既然常委们都已然是被工具性使用,王沪宁入常,就不再非常重要,并不是把他当成一个分管意识形态的“总统”来对待,更可能是当成一个意识形态的高级当差来对待。

王沪宁的作用

两年前,有知情人就告诉我,习意识到王沪宁对自己的重要性,基本确定了王沪宁入主常委。

王沪宁在十九大主席团人员中,对其怀有敌意应该较少,对比十八大李源潮不能入主常委,因为他得罪了李鹏等元老(一直没有让李鹏的儿子获得重要位置),而他在团派中的影响力以及与令计划等人的特殊关联,也使新任党国最高领导人忌惮,所以,最终无法入主常委名单,十九大之时,更加无望。

与李源潮相比,王沪宁无帮无派,他很早就主动与亲友切断联系,一心一意侍奉党国最高领导人,致力于打造中共意识形态关键字。在极左与开明势力中间,寻找一个无害的关键字,以使中共不致于无话可话,无词可用,中共意识形态的软实力,首先靠的是政治关键字,使一个时代有话语起点,使其政治力量有一个支点。

李长春、刘云山还有过去的意识形态掌门人,都是旧时代的思维与逻辑,无法自拔于旧意识形态的政治话语,这一套,习近平完全知道,已丧失民心,皇帝不仅需要新衣,更需要新的话语体系,以面对新的世界格局,新的社会形态,新一代的人民群众。

王沪宁已成为习真正的文胆,习的重要讲话与“思想”,靠王沪宁搞定。如果王沪宁不积极支持,他的后续话语无法提升。所以,为了政治思想品质,形成体制性的话语,习必须使用王沪宁,同时配合的是李书磊等人。

习近平为了威权或集权,五年一直穷心极欲而树个人形象与“思想”,网路上广为流传的习“背书名”,无论到哪个国家,都会对其名人名著如数家珍,这当然与习的个人喜好有关,但也离不开王沪宁的学术与知识功力背后协助,人们都知道,王沪宁曾指导复旦学生参加新加坡大专辩论赛,夺得金牌。用这样的知识性技术服务于党国领导人,在国际场合表现出博览与广识,当然不难。

王沪宁为江泽民炮制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又为胡温时代创造了科学发展观,到了习当政,科学发展之后,应该是民主宪政的发展,在此紧要关头,王沪宁替习近平虚晃一枪,用了一个空虚无限的文学大词:中国梦。中国梦也是一个筐,啥都可以往里面装。

中国人民的梦想是什么,不是民主宪政,而是让生活美好起来,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这是习近平最喜欢的解释。

中国人民还梦想有一个青天皇帝,或者一个伟大领袖,由这样的伟人引导人民,替人民谋幸福,人民省心省力,这是不是习近平心中的梦想?

美国人民有美国梦,那么,创设一个中国梦,就可以与美国梦相对抗,与美国隔洋而梦,要与美国平起平坐。这当然是习的大国梦,大国领袖梦。

打造新时代新思想

几年的体察,习近平肯定是喜欢上了这位大学者或高级知识男仆。

习让他留下来,打造习思想的雄伟建筑,习近平喜爱文学与知识,由来已久,在河北正定县当书记的时候,就与一位当地作家经常彻夜畅谈,翻墙回到宿舍。一直保持深厚的友情。当他遇到王沪宁这样功力深厚的学者,当然更是龙颜大悦,喜不自禁。

还有重要一点,中共领导人拥有了“思想”,就有了超级安全,毛泽东巨大的罪恶因为思想的旗帜,所以中共后任者必须高举之,至今无人敢动毛思想,还有毛纪念设施,只要中共在,毛思想就在。毛家后人,毛思想,毛相关的一切,都因此绝对安全。

因为习近平要比肩毛泽东,所以,他最终必须提出习近平思想,而不是现在十九大这样的笼统的提出: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而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思想,在这样的排列组合中,树立自己的伟大思想家地位。

从马列到毛泽东,都是革命思想,斗争思想,世界革命思想。

习近平开始回收,将势力范围缩到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将中共的初心定位在国家强大民族伟大复兴这样一个有限概念中。尽管他们宣誓时,仍然是原教旨的共产党追求,要在全球实现共产主义,但这种狂妄与国际恐怖主义理想没什么不同,所以不敢张扬。

还有一个实用主义的考量,有了习思想,习近平就可以真正控制中共与中国达三十年,即便他五年后退出政坛,但十年布局,满朝文武都是习家人,他就可以用所谓的思想影响整个中国政坛与社会,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伟大的新时代思想家,领导中国这条大船驶向彼岸。

中共无法回答:彼岸是个什么地方?

邓小平要摸石头过河,过了河,河对岸是个什么地方?中共在意识形态上本来是非常明确的,未来实现共产主义,但邓小平开始,就无厘头了,喜欢用虚词或诗意的语言,来憧憬未来。

当然,王沪宁仍然不失亮点,他没有发表专门文章颂圣,无论是江时代还是胡时代,特别是习时代,连个性十足的王岐山还有不怕死的朱熔基,都站出来表态支持开始搞个人崇拜的习近平,但王沪宁一直保持着公开的冰点态度。没有过人的意志力与知识力量,在体制内难以做到这一点。一些人不替自己着想,但要替家人与自己的弟兄们着想,必然公开捍卫新威权,献媚颂圣,以期获得政治安全与切身利益。

王沪宁作为中央政策研究室负责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民主正义理念,应该与他不无关联,尽管中共完全当成政治粉饰,但能够提出来,在理论工作者看来,就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确实,在体制内,搬动一张桌子,可能都要付出流血的代价。

所以,这次中共党章中提出新时代,既是一种对习新政的粉饰,又有宫廷知识人某种梦想与期待,为什么习近平开启的是“新时代”,因为新时代人民的社会需要提升了,不仅有物质层面的需要,更有精神层面的需要,这种精神层面的需要,王沪宁们没有明说就是社会改革政治需要,但被说成是人民在自由民主正义方面的需要。

这么一个重要理论点,思想点,我们现在看到,中共主导的主流中共媒体没有一个人敢阐述。

也许,自由民主正义这些普世价值理念是体制内的读书人最后一点良知,最后一点期待,写进中共的意识之中,结果呢,强大的体制具有自动识别与删除功能,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努力,最终都会让符合人类与人性价值的概念消隐于无形。

读书人能在中南海尚书房行走,也算是一份高雅浪漫的职业,但如果仅仅被当成极权者的工具,那么它最终会临到的是一种永远的屈辱,因为他的思想与良知被阉割了。

来源:风传媒 / 吴祚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江澤民思想,就是王滬寧思想,
胡錦濤思想,也是王滬寧思想,
習近平思想,更是王滬寧思想,
因為他們的思想,都是王滬寧拼湊出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