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十九大后的糟糕开局 令习近平很不高兴

转发此新闻:
北京政府借火灾事故用强力手段来驱赶所谓“低端人口”,引发了十九大之后中国第一个重要的政治事件。各界舆论可以说是同仇敌忾,不仅给北京新领导蔡奇加以巨大压力,也会令习近平很不高兴。因为这个事件给十九大之后的中国带来了一个很糟糕的开局。


社会舆论反应如此强烈,一方面固然是北京市政府做得太过分,但我相信,舆论的爆发不仅是因为这个事件,而且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映了许多人对十九大新贵蔡奇无视一般人感受的“治国理念”和执政风格的强烈不满。这些新贵们一面肉麻地吹捧习近平,大搞过火的形式主义“学习十九大、宣传十九大”,但一转脸,就对最贫弱无助的底层百姓露出了冷血的凶相。

官场和官员的这种丑态虽然并非什么新近才有的现象,但随着习近平越来越明显地提拔“自己人”,以蔡奇为代表的新贵们越来越无所顾忌,终于给人们宣泄不满创造了机会。还有两个因素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一个就是所谓的“红黄蓝事件”,另一个就是《人民日报》的文章发明的“低端人口”这个新的政治语汇。

“红黄蓝事件”其实是一个比驱赶外地人口更为可怕的恶性事件,这个事件说明中国的权贵为了发财,可以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他们竟然敢把这样一个完全无法保障幼童基本安全的幼儿园,做成一个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这样邪恶的想像力实在是超出了常人的想像。至于“低端人口”这个新政治语汇,我相信将比调侃权贵的“赵家人”一词,更有政治能量和时代意义。这个词显然不是反体制的人发明的,因此折射了当权者真实的傲慢心里。这个词在未来中国政治中的地位,将和美国的“黑鬼”一样,成为一个非常令人反感的负面词,能够动员千千万底层民众的反抗意识。

权力的贪婪和傲慢,加上无能和乱作为,是统治者发动法国式大革命最有效的配方。当年法国的统治者并非不想平息底层尤其是平息农民阶级的不满,但他们却做不到,因为他们完全没有能力与底层人进行平等的对话。他们居高临下地关心弱者,反而会更加点燃底层对社会不公平的愤怒之火。

北京市要驱赶几百万所谓“低端人口”,是习近平的既定方针。我不大相信,这一次社会舆论的谴责,能够改变这个既定方针。北京市和所辖的各个区县领导,都是立了军令状的,办不到就要丢乌纱帽。但是,这种靠军令状来治国的路数,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是此次北京强力驱赶外地人口提出来的一个严重问题。虽然已经有一些城市,比如温州,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借口,成功地把大量外地人口赶走,但北京也用这样的手段来驱赶几百万“低端人口”,会对整个中国带来什么影响,会对中国的国际形像带来什么影响?这是北京的当权者不能不面对的问题。

此次批评当局的人不仅人数众多,且来自各个阶层和不同的政治倾向。自由派以维护人的基本尊严和权利的话语来批评当局,是很自然的。而来自左派的批评则更加耐人寻味。他们指出了当今的中共官僚,已经完全没有当年中共的那种与底层贫民和农民打交道的能力这个事实。这是更中要害的批评。让这样一支完全与百姓对立的官僚队伍“不忘初心”,完全是对牛弹琴。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