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9

理解中国必须理解全球化,理解全球化必须理解中国

转发此新闻:
理解全球化必须理解中国 (吴国光、徐友渔、胡平、陈小平、何频)

吴:但是这个主题上实际上跟中国有高度关联。我想今天就是说,今天你要想理解中国,你必须理解全球化,反过来,当然也可以说,你要想理解全球化,你就必须理解中国。一个离开中国的全球化,那不是今天的全球化,就是刚才,胡平兄已经再三强调了。那你离开了全球化来讲今天的中国,就是刚才何频兄在那边讲的,那已经不是毛时代的中国,更不是清王朝时代的中国,所以这一点上,这个主题应该是高度相关的。


何:一个真正的自由派学者,或者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者,是不能忽视民主制度存在的问题,只不过是对于中国的民主和人权来讲,这个实在太奢侈了。但是我20年前讲过,就是说,我说西方的问题就是民主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就是不民主的问题。

吴:我想你讲的话可能很对!这个题目起得不好,有人看了看了书名,认为我是一个反民主主义者。有人看了书名,说我是一个反全球化主义者,实际上我都不是!我是希望这两个东西呢,能够变得都好。

胡:那这个题目其实起得挺好的,很醒目嘛!

何:你们就是,这种文化人哪,基本理念、基本功都很好,但是标题老师都没有教。

吴:以后多向你学习,标题党党规和民主主义。

何:哈哈!

徐:这确实是,如果我们站在考虑中国的民主自由前途的情况下,我们再考虑中国的问题,很难走以前的思路。没考虑到我们是在这个全球化时代,而全球化又出现那么多问题,提出那么多挑战,没有这种视野的话,我觉得基本上没有资格来讨论中国当代的自由民主面临的问题。

何:对对对,非常正确,所以我才非常推崇这本书,就是这个道理,非常推崇吴国光教授,也是这个道理。

徐:但我觉得这本书,我还是希望他以后关注中国的分量更加重一点。

陈:他第二本书就是中国的,专门是中国的。

吴:这个书我是想写一个三部曲,就是刚才小平介绍的。如果说第二部讲中国呢,那就是一个等于这是一个过于宏观的做法。昨天在亚洲协会的时候,他说你的真正的读者是什么?后来我说,这就像到纽约来旅游,如果你想到帝国大厦顶上去看一下纽约,那你就看我这个书。如果你说,我要到哪个餐馆,看那个餐馆的评分怎么样,那就我这书解决不了。就说它是一个全面的,一个从上往下看,但是要看细致的东西,那可能就很缺少。那么再做为关于中国的呢,就等于是非常案例的这样一个研究,那么它非常特殊的就是说,新加入全球化,而且和全球化起源国的这些政治制度,很多东西都不一样,那么这就对它做一个案例的研究。那做完这个案例研究,因为我不断地会问到说,开什么药方?我这里面也开了一些药方,今天就不讲了,都是很拙劣的药方。

增强民主的生命力

那第三部呢,我就想去,今天跟小平谈的时候我就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我就去看那些老百姓都创造了些什么办法,来应对全球化当中出现的问题,来使得民主的生命力更为增强。那么去做一些这样的调查研究呢,那个很多,包括其实这个,就是不工作就发钱,这个设想也很好啊,因为你现在在发达国家,财富的创造已经到了这种可以让他不工作也可以享受基本的生存的这样一个物质条件了。那你现在之所以说,不断地要让他那个,还什么就业问题,那不用就业了,大家每个人每月有1000美元的生活费,然后剩下的他愿意干,他再干,很多活可能机器人将来就干了,当然这个都不去讲了。就是说,类似这样的,很多的创造,那我去帮它做一个调查,做一个研究,加一个总结。这个就是说,我是提不出药方了,但是我看一看全世界的人,很多人都在提药方,我去把这些药方拿来看一看。这个是,这样一个三部呢,可能就首尾相接呢,完成一个心愿。这个愿望,也许是达不成的,可能要15年以后才能够完成另外那两本了。

何:当然伟大的思想,你也可以在车库里面想出来,但是写这种全球化的冲突的书,如果更有条件,到有一些全球化的地方,或者是不全球化的地方,去看一看,有时候会感受完全不同。

吴:是,是,我当然不如何老板跑的地方多!

何:那没没没,但是我写不出这个书啊!

吴:这个是需要财力支持的,哈哈哈!

何:就是企业家呀,中国的企业家呀,做了太多的功利性的这种智库研究,就是老是要上书啊,给中国领导人啊,就缺乏一种真正的,支持像你这样的学者去继续全球化的研究。就是徐友渔教授一样的。其实两个中间已经完全不可分离了,你没有全球观念,谈中国问题简直就是....

吴:何老板这样一讲,我希望有中国成功的企业家,资助我做下一步研究。

何:对对对!我觉得跑很多地方是有必要的。

陈:今天这个节目做完了以后啊,说不定就有企业家来联系了。

吴:想得好,哈哈哈!

陈:资助你这个大咖,因为你这样,何先生在我们明镜电视上说,我们明镜需要帮助,很多人就愿意众筹。

吴:那明镜的威望多高啊!

陈:No, no, no!

吴:我和明镜相比,明镜是太阳,我是一个萤火虫。

胡:太谦虚了!

陈:不不不,你多上我们的节目之后,你就成了明镜的一份力量,那么就成为明镜的一整体,成为明镜的一部分,所以说人家是支持明镜,也就是支持你,吴国光大咖!

吴:好!

胡:你做一个系列讲座,把你的东西都拆了,拆散了讲,比较充足一点。

吴:很多细节有很多生动的故事,你比如说,这个瓶装水消费,瓶装水消费和全球化有什么关系呀?我那里边讲了这个东西。食品消费,工作的,还有什么音乐家的工作保障,里面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那细讲,那可能更好玩一些!今天这个讲得就比较抽象吧,也就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可能很难引起兴趣,我讲的很难引起兴趣。

何:我觉得非常好!我觉得网友的反应也非常好!如果下次,回去以后你把Skype装上,我们最好是每一章每一章地把这个东西讲清楚。因为全球化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是所有的人关心你,只要法拉盛(编注:美国纽约皇后区的一个地区)有一个人关心你,那我们全世界有1000个法拉盛都不止,足够了,这个有很大的好处。

胡:当然其实,你看西方这种,其实还是很多的,就是他们对这种变化的趋势,从头就不满意,觉得就是主张复古倒退,觉得就是越变越坏了,人类,包括90年代的时候,他们美国那儿,你都可能在美国了,都讲啊,“世界停住,我要下车!”

来源:中国密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