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替中国做超级联系人不易

转发此新闻: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梁振英任内将香港定位为「超级联系人」,不断强调香港要做好这个角色。如何做呢?他没解释,相信他自己都不清楚,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则身体力行,向港人示范甚么才是真正的超级联系人,而且是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但这个角色,做起来原来是危机四伏的。

前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民政事务局前局何志平因涉嫌协助中国企业向非洲国家行贿而在美国纽约被捕

何志平上周末与西非的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在纽约先后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及参与国际清洗黑钱活动。控罪指何志平向加迪奥提供40万美元后,获对方引荐认识乍得总统,然后向乍得总统提供200万美元贿款,让上海的能源企业独家购买乍得石油产品。另外,何志平又将50万美元存入乌干达总统户口,让对方协助这家中资企业收购乌干达的银行。

与何志平情况相似是澳门的全国政协委员吴立胜,被指贿赂两名联合国官员,试图绕过正常审批程序,使澳门获准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今年7月裁定他贿赂、串谋、洗钱等六项罪名成立,等候判刑。这就是香港想做超级联系人的尴尬。

所谓超级联系人,无非就是早年殖民地时代的买办,处于中国公司与外国商人之间,作为双方的番译及沟通者,消除双方的顾虑和猜忌,缩短交易时间,是贸易投资的润滑剂。

早年香港作为西方商人与中国之间的中间人,确实如鱼得水。一方面,港人生活在类似西方的制度下,对西方的文化、思想等知之甚详;而中国公司及商人对外国认识有限,加上言语不通,需要时间去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这时香港的中间人作用就非常重要。长年累月之下,不少港人都有促进交易所需的优秀沟通技巧和丰富经验,更能提供优质的法律、金融等现代商业服务,本来是买办的不二之选。

但是,如今香港要替中国企业打开非洲等新兴市场,这就成为「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了。中资企业的要求本已令香港中国人疲于应付,加上非洲不成熟、不规范的市场,过去服务于西方资本的技巧和专业知识都不适用。事实上,香港中间人对非洲、中东、中亚等地区的国家,认识有限,甚至比部分中国人还不如,语言和沟通技巧也不见得比中国人强,凭甚么去做这个「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呢?

既然没有多少优势,就只能依靠法律之外的灰色地带活动,以送礼行贿方式去完成任务。这样毋须高超的沟通技巧,也不需专业服务能力,只需胆识和人脉。何志平等人的所谓国民外交,不就是扮演这种角色吗?虽然这是中国企业最熟悉的做生意手法,但他们暂时没有送礼门路,也不知对方底细,更不想冒这个风险,香港的「超级联系人」才有这个机会代劳。事实上,这种「超级联系人」多是亲中红人,他们不仅更易与中国企业建立关系,也更易融入中国官场和商场的文化,行贿送礼就没甚么心理障碍了。

一带一路,有可能「一边带着美金,一边贿赂」,因此「一带一路超级联系人」就意味着并不易做、不好做,风险极高,弄不好很容易身败名裂。而出事之后,很可能变成弃子!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 资深传媒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