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6

马克思变成了中共党产

转发此新闻:
在中共召开十九大之前,习近平忽然高举左翼的旗帜,强调「锲而不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当中国变成资本主义大国之际,又重提马克思主义,不免使人产生时空倒错的感觉,既是非常后现代、又是非常前近代。所谓后现代,就是把两种悖反的价值并置在一起。而所谓前近代,就是把中国推回到共产党还未革命成功之前的时代。中国都已经摇身变成资本主义大国了,为什么习近平对马克思还如此恋恋不忘?其实答案很简单,如果不坚持马克思的偶像,共产党的统治就失去了政治正当性。


欲合理化统治中国

放眼中国境内,已经没有多少百姓理会马克思了。纵然中国教育体制还继续讲授「马克思概论」、「毛泽东概论」,却没有多少年轻人相信这些东西。尤其是1980后出生的世代,总是在言谈中奚落马克思与毛泽东。他们很明白,现在是财团统治中国,而且共产党是不折不扣的最大财团。习近平要掌控那么巨大的权力,就必须构筑合理的政治论述。既然是以左派理想获得政权,就无法轻易放着马克思不谈。尤其他要掌控比毛泽东还要大的权力,就不能不祭起马克思的旗帜。

然而,中国共产党照顾农民吗?照顾工人吗?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农民与工人早就被党放逐了。那么多高干担任庞大公司与工厂的资本家时,农民、工人所受到的剥削,比起旧时代还要凄惨。有太多农民工人已经沦为盲流,早就居无定所。为了使共产党统治稳固下来,习近平还特别强调所谓的「七不讲」,有计划地规划言论禁区。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这些禁区,才是共产党的真正痛处。

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国家,往往都是崇尚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当一个社会富裕了,伴随而来的自然是政治环境更开放,司法制度更公平。习近平反而重提马克思,并且刻意遮蔽共产党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如果以1958年的反右运动为例,超过100万的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被标签为坏分子,到今天都还未受到平反。整个国家到今天已经变成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却彻底背叛了农民、工人阶级,却完全不承认历史错误。这说明了为什么习近平必须拿马克思主义做为挡箭牌。只要马克思的幽灵还在,共产党就可以继续合理化统治中国。

戒严体制更加森严

习近平所划出的言论禁区,正好是台湾社会最崇尚的公民权利。台湾社会从来不避讳讨论过去的历史错误,不仅如此,还不断追求司法独立与人权价值。当共产党继续一党专政之际,台湾社会则持续朝向政党轮替的道路前进。事实上,在共产党的统治底下,就是不折不扣的戒严体制。从1949年建国以来,戒严体制就已经展开,即使升格成为经济大国之后,反而使戒严体制更加森严。马克思主义是不是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似乎不是重点。依照习近平的说法,马克思已经变成共产党的党产了。

来源:苹果日报 / 陈芳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现在资本主义全球性危机又要来了,正如一百多年前的一战前夕那样。一百多年前的那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催生了两个怪胎:共产主义的十月革命,纳粹主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找到一个好一些的化解危机的办法?还是更坏的,抑或是人类社会的终结呢?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