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中共法西斯清退低端人口

转发此新闻:
今年中上任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本身是习近平的亲信,自上任以来积极推动「清退低端人口」的政策,几个月来民怨四起;1118日北京大兴区大厦火警,火灾中最少19丧生,政府不但没有思考如何更合理去解决外来户问题,反过借火警当晚进一步「清场」,强制驱离「低端人口」,要在严冬之下流离失所,引来数百知识份子联署,要求坚决制止和纠正


北京当局的回应,就是做完这些事之后,坚决否认到底,即使路边挂上「清退低端人口」的横额,也否认指「驱逐低端人口一说毫无根据」;网友立即贴出北京市石景山区的政府文件,揭发白纸黑字的证据,证明这是中共官方的正式称呼,以及驱逐他们是官方的政策;这种只敢做却不敢认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就是和打正旗号「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纳粹党政府的最大分别;中共永远做完不敢认,再反过来闹别人是法西斯,而纳粹就直认自己的行为不讳,甚至仔细纪录文件在案,日后成为纽伦堡等战争罪行把这些德国战犯入罪的铁证

许以中国人的观点来看,纳粹法西斯最愚蠢错误的,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甚至认为这些行为是光荣的;而中国政府及其「小粉红」,就要一面认为自己正确,一面闹别人批评是不爱国,然后却胆小如鼠不敢承认自己的行为,精神与人格同时分裂,然后老羞成怒迁怒于「揭老底」者

谓「低端人口」问题,是中国独有的古怪现象,就是任何其他国家由「发展中国家」慢慢富强,都会同时达至社会均富,令「低端人口」共享社会的繁荣成功,变成全个社会「中产化」;别的地方在GDP高速增长期,政府大兴土木的主要受益人,是基层人民;例如日本于六十年代增加福利,香港七十年代起大建公屋以至居屋;照顾这些「低端人口」的责任,当然在于自己政府;然而中国这个仍自认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却出现地球上最荒谬的贫富悬殊,比起任何自认「资本主义」国家都严重千万倍,而把其弱势人民完全丢弃不顾,甚至不会引起社会动荡不安,而能继续「富强」下去

讽刺的,就是中国可以一面打著「左派」、「共产党」的旗号,甚至得到那些宣扬左翼乌托邦者的认同;这些人一面大闹「美帝」、「英帝」等资本主义国家,却对这个自称是「社会主义」,却比起任何资本主义严重千万倍,对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的中国不作批判,甚至宣扬是西方国家应该「学习」的模式。更奇妙的,是这些「爱国者」一面支持中共的做法,即任何「法西斯」都不敢想像的「歧视」以及社会达尔文主义时,却不断批判别人是「歧视法西斯」;即中国的贫民在自己的国家被歧视,被驱赶是合理的,政府做一切都是合适的行动,但一但离开中国,在别人的地方,别人就有责任要照顾这些中国人了

给予自己国民一样的福利和待遇,就会变成「歧视中国人」,好似照顾中国人的责任不在中共政府,而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政府,150单程证配额去香港,就会变成香港政府的责任似的;当别人批评中国政府,就是「不爱国」、「不了解祖国的富强」;然后各地人民说「中国人返中国」,「爱中国的人应回去贡献中国」,又变成了「歧视法西斯」了。中国的确成功建立了举世无双的独裁制度,大多数绝望的人口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为政府解释以及宣扬其成果,自己的苦况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压者视为恩人,堪称全球「最成功」的独裁制度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低端人口们,咱们一起落草为寇去吧!云南、广西两省和藏南地区,以及相邻的缅甸、越南、老挝、泰国、印度东部,都是山深林密,可以找到落草的地方的。这一带的气候温暖湿润,搭建山寨和寻找水源也比较方便。房子这么贵,咱们低端人口又买不起,趁早去落草为寇,自己占山为王,搭建山寨居住。在山寨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把分钱,不用打工、不用辛苦、不用受资本家的剥削,想住什么房子就盖什么房子,也不用在城市花高价钱租群租房受苦受罪了。缅甸北部、孟加拉印度缅甸三国交界地区、云南广西边境地区,已经有很多这样的逃活命穷人,来此避难了。

匿名 说...

数十年前,它们用镰刀锤子蛊惑广大的贫民、工人、手工业者,小商小贩........称之为中国革命最可靠的同盟军,称要打破旧世界,建设一个由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社会。其实,低端人口就是无产阶级啊!这不叫卸磨杀驴、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