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外国大学设党支部,中共新令让党指挥脑袋?

转发此新闻:
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报道,中国教育部下达新指示,所有中外合资大学需设立党组织,并授予党委书记副校长职位以及校董会席位,这将使这些党员高管能直接参与或影响学校的决策和发展。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这改变了游戏的性质,对学术自由的控制更加不予掩饰”。与此同时,几名中国公派学者在美国大学校园建立中共党支部,对赴美人员进行宣传和吸纳,因违反美国法律,只得自行解散。在习近平“党领导一切”的口号下,镰刀斧头进军校园,思想自由、精神独立的高校文化是否将消失殆尽?中国的学术发展与世界的距离是否越来越远?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中国独立作家、异议公知慕容雪村;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高级讲师吕秉权。
*慕容雪村:贯彻习近平精神,中共把一切管起来*
慕容雪村说, 这么做肯定是贯彻习近平政府精神,就是党把一切管起来,与学术自由和精神独立背道而驰。中国政府最近明确要重建极权政府,要控制社会。正常学术自由不会存在了,当然政府也不重视学术自由,而且甚至认为过渡泛滥的思想和学术自由会影响政权的安全;只要人们会思考,就很难忍受这样的专权统治。说到教育问题,党肯定是管不好教育的。2003年之后,中国开始允许国外教育机构在中国开设分支,当时是政府希望一定程度对外开放,包括商业和教育在内。现在,形势变了。习近平政府不在乎开放,相反,认为过高的市场化程度和开放会影响政权安全,因此要降低市场化程度。结果是,这将打击到商业机构和教育机构。我相信,这样一来,这些教育机构一定办不好;这些国外的大学可能也会相继退出中国。
*慕容雪村:政治控制学术,极权之特点*
慕容雪村说,大学应该远离政治 、应该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在大学设立党支部本身就是非正常做法,所以在西方民主国家、自由世界,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学作为学术机构是不与政治挂钩的。只有在中国这样的极权或者半极权社会才会把党控制一切看得这么重要。而在自由世界,任何党组织对一般人而言都不重要。而在大连某校访问学者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成立党支部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我认为这更多是一场闹剧。这些人应该都是一些投机者,希望以此为自己的政治前途捞些利益,所以想了这么一个招数。但他们既不了解自由人的想法也不了解自由世界的规矩,才弄了这么一场荒唐剧。我倒不太相信这些人是因为受到中国官方授意才这么做的,因为中共已经跟世界打了一定时间交道了,还不至于蠢到这种程度。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最大的看点是,中国的专家、学者、教授里有些怎样的人;他们跑到西方国家为了成立党支部,而且还高声宣传,这简直无法评价。
*慕容雪村:不去意识形态化,中国可能退回黑暗保守和贫穷*
慕容雪村说,重要的是去意识形态。中国任何大学的第一把手几乎都是党委书记。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学术可言?数年前中国环境稍微宽松些的时候,曾经有学者提出过,让一切党派撤出高校。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恰恰在中国,任何行当或者事业要繁荣起来就不能有党的领导。没有党的领导,大学才能办好,商务才能繁荣。现在的现实是,党正在尝试卷土重来并且要掌管一切。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几年中国的整体形势应该是不乐观的,包括政治生态上、经济上和个人生活上都是如此。市场活力会越来越低,社会会越来越僵化,很可能会退回到黑暗保守的贫穷社会中。
*吕秉权: 中共外扩政治钳制,香港已经沦陷*
吕秉权说,拿香港来说,近年来,香港的大学学术自由越来越受到北京的压力。从各大学的管理委员会的组成来看,校董会主席都是一些深红的人,就是贴近北京意识形态的人;他们拥有和控制话语权。在港大校园,对港独的讨论本来是允许的,是享有自由的,但是,八大校长居然发表联合声明,称港独是不可以讨论的。这使得纯理论的、学术性的探讨被政治化。相关的校园研讨会或者播放占领中环纪录片等活动,如果戴耀庭等这样的抵抗运动发起人参加研讨的话,都会被校园拒之门外。这样的情况以前没有发生过。
*吕秉权:强闯大学校园,习近平不放过自由空间*
吕秉权说,以前习近平曾经打压基督教,反对普世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在大学排查教材,要让自己的讲话“进校园、进教材、进头脑”;现在,随着十九大的召开,习近平要进一步推进到在中国办学的海外学校,要把所谓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党领导一切理论安插到位。这正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领导一切的实施,而习近平又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只要大学这块阵地还有一点点自由的空间,习近平都不会放过。
*吕秉权: 西方世界正在感到中共威胁*
吕秉权说,我看见,在欧美由中国驻外学者成立党支部不是第一次,以前是地下运作没有公开。这次之所以浮出水面,同意慕容先生的评论,这些人可能是为了个人利益向中共邀功,才主动在海外建党,要帮助中共向西方渗透和散布极权和独裁价值观。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说,中共在中国大陆其实是一个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就是没有正式登记。如果有人在海外设立党支部的话,西方国家可以根据当地法律来追究责任。这样一来便引出中共作为一个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是否应该被取缔的问题,而这个组织还掌控着中国国家的权力和资源,而且随着国内影响力的加大,正在试图通过商业渠道和学术渠道向海外扩大其势力和影响。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