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中国大监狱

转发此新闻:
大陆网页有一帖文:「低端人口见面问:住的地方没事吧?中端人口见面问:孩子没事吧?高端人口见面问:你没事吧?」

中国逻辑对于解决穷人住房问题,不是解决住房,而是解决穷人

低端人口,就是百万计被驱赶迁离居所的低层民工,中国逻辑对于解决穷人住房问题,不是解决住房,而是解决穷人。中端人口,就是把孩子送进类似红黄蓝幼儿园这样的私立贵价学校的中产阶级。高端人口就是权贵阶层,他们也不安全,在以反贪为名、以权争为实的恶斗中,居高位者随时有「事」,前日传出中央军委政治部主任张阳因受调查而自缢身亡的消息。所以,在中国,尽管高端压迫低端,而中端似乎可享高薪厚禄、岁月静好,但实际上大家都不安全,都不知甚么时候忽然有「事」。

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说:「共和政体的原则是品德,君主政体是荣誉,专制政体是恐怖。」国名有「共和」的中共国,实质不是共和政体,因为全国上下道德沦丧;也显然没有君主政体的掌权者和社会的荣誉感,或是没有尊严地施政或是没有尊严地活着;而肯定是最无良的专制政体,它的原则就是恐怖,是国家的恐怖。

昨天拙文说,遭到驱赶的低端人口和孩子被虐的中端人口,都默默承受,处于苟活状态。有网友留言说,如果受虐儿童家长不接受「私了」,如果被驱赶者反抗,那么命运就会如同毒奶粉事件的抗争家长赵连海一样,或者如同所有维权者或维权律师一样,被加诸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坐牢,走上人生绝路。

大陆网有一个办过幼儿园的年轻人的谈话,他说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是常见的。老师打了孩子一巴掌,问孩子:老师打了你没有?孩子说:打了!老师再重重打一巴掌,问:打了没有?孩子的声音小了,但仍说:打了!老师更重地再打一下,问孩子:老师打了没有?孩子就回答:没有!

这是从小就学会为保护自己而说谎,从小练就精神分裂。因此,对于在恐怖国家长大的人来说:一面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一面过着奴隶的苟且岁月而绝不敢「起来」,就绝非不可思议的事。

送孩子进红黄蓝私立幼儿园的家庭,都是中产家庭,否则如何负担四五千元一个月的学费。他们平日冷漠对待社会的不公。一个月前,广西小学老师何思云,举报当地一校外托管机构男老师性侵多名女童。有家长说:还好,我家是男孩。当自己孩子被发现受虐,孩子家长喊叫号哭,但那些孩子没有受到伤害的家长,依然照常接送孩子,并且面带惊喜对记者说:「出事的不知道是哪个班,我家孩子这班没事就好。」而出事儿童的家长分别被约谈退了学费后,一个个都心平气和地离开,不向媒体作任何解释。他们知道,跟媒体讲任何话都会惹麻烦,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忍。

有网友问:试想一下,被驱赶的几百万人如果是香港人,我们将会怎样?是否坐以待毙?事实上,我们已经被驱赶了,是驱赶进「一国」的大监狱中。而林郑、高官及建制派,就劝谕市民去适应这大监狱。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