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习近平「笔杆」与「笔桶」分家的手段

转发此新闻:
江泽民以降,同时担任军委会副主席、国家副主席、书记处首席书记、党校校长,四合一职务,成为培养储君之位。胡锦涛如此、习近平更是如此,但十九大却把此四合一职务打破,习近平之后,暂时没有安排接位者储君。

打破既有的条条块块,打破重组、权力重组,是习近平的权力操作手段

中共十九大之后,对于没有省市一把手经历的王沪宁进入政治局常委,没有意外,但对于王沪宁担任书记处首席书记,接下刘云山主管意识形态(笔杆子),却意外没有同时担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笔桶子)。

中央党校校长在换届时是储君培养职务之一,换代后是主管意识形态的国家领导人担任。但在陆续公布的职务中,却只由政治局委员、组织部部长、书记处书记,习近平大学上下铺的同学陈希接任。党校的位阶相对过去「降一级」。

媒体解读,是王沪宁拒绝接任,笔者持不同观点,习近平集所有大权于一身,王沪宁有拒绝的本钱?况学习十九大精神,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由王沪宁负责。如果担任中央党部校长更有力推动。

不同观点者抬出陈伯达案例,陈伯达是中共理论家,也是重要的文胆,掌握中共的笔杆子,更是毛泽东长期的秘书。文革期间中央文革小组取代政治局常委,被毛泽东任命「中央文革小组组长」,副组长是江青,导致陈伯达极力推迟,但最后还是接任,九大时更进入政治局五人常委之一,最后因四人帮被打入秦城(监狱)。

组训合一

虽然王沪宁背景与成长过程与陈伯达相似,但毕竟时空背景不同,意识形态的建构已经不需要,但需要透过意识形态的管理手段,如过去所倡导「媒体姓党」,党握宣传的口径与阵地才是现在阶段最需要的。笔杆子已经握在手里,可以把笔桶子放回组织部。

中共中央组织部可以说是全球最大人事部门,党管干部,调动任免、预先审查、选拔推荐、批准任命,都由组织部管理。其功能有组织建设:基层组织建设、党员教育管理、党内生活制度等等。党管干部、人才工作,很大一部分是干部教育培训,就中共组织部功能而言,其实有「组训合一」,但长期把中央党校归入意识形态的主管业务,所以才会有党校校长除了是储君培养之位,更是与意识形态主管合一。

中共中央组织部,创立初期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局(19211924年)后来才改名中央组织部。了解历史脉络,就可以一窥习近平在人事布局的蛛丝马迹。如新设各小组,用深改小组取代行政权,改组新区,打破既有的条条块块,打破重组、权力重组,是习近平权力操作手段。

来源:上报 / 洪耀南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