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1

习近平从党领导一切 到「万能主席」

转发此新闻:
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在世时,一直反对有人吹捧「邓小平理论」。他曾说,「不要讲什么『邓小平理论』十分伟大、绝对正确、包罗万象。它既不是博大精深,也不是完美无缺。」因此中共推迟至19979月举行的15大,即邓小平辞世七个月后,才把「邓小平理论」写进党章,前后经历约20年。

「万能主席」习近平

然而刚闭幕的中共19大,却把执政五年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一些讲话,捧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写入党章,还掀起全党学习热潮,名牌大学和研究机构纷成立研究中心,跌破海外不少观察家眼镜。

在中共语境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有两层涵义,一是「习近平新时代」,二是「习近平思想」。「习近平思想」是什么?精髓其实就是一个「斗」字,用他在19大报告中的话说:「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钜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习近平的「斗争」哲学,与邓小平的「猫论」和「韬光养晦」、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和胡锦涛的「和谐社会」、「不折腾」都背道而驰,却源自毛泽东的「与人斗其乐无穷」。五年来,在国内,他的政敌都被斗垮了;在国外,周边邻国都为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如何选边站而挣扎。

「习近平新时代」又是什么?从19大后中央政治局会议公报可看出端倪。公报强调全党要「聚焦到习近平总书记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上」。这样表述,川普总统在致电恭贺习近平获得「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Extraordinary Elevation)时,概括得十分精辟。简言之,这是由习近平一人大权独揽,不提接班人的「新时代」;这是「党就是习,习就是党」「党领导一切」的「新时代」;这是一个一人说了算,任何人都不许「妄议」,反对习,就是反对党的「新时代」。

中共中纪委向19大报告中,首度把周永康、孙政才和令计划贴上「野心家、阴谋家」和「严重政治隐患」这样明显带有权斗性质的标签,有如不打自招,自曝过去五年以反腐之名把大批官员掀下马的实质,就是党内利益集团之间的权斗,这无疑严重削弱了「反腐」的正当性。

而新组成的19届中央政治局,则是一个由「习家军」绝对控制的政治局。新晋政治局委员中,有称颂习近平为「英明领袖」、「新时代总设计师」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有赤裸裸表示对习近平「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有把习思想比作「思想灯塔和精神北斗」的新任广东省委书记李希。这样的中央政治局,实在难以想像怎会有民主气氛,怎会有客观和理性讨论国家发展大计的空间。

有人说,习近平独揽大权的「新时代」,是借鉴俄罗斯总统普亭推行的「超级总统制」,即「强总统-软议会-弱政府(总理)」的格局。但实际上这种强人政治早就植根于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体制中,它的外在形式就是对强势领袖的个人崇拜。

它把整个国家的前途和亿万人的命运都寄放在一人手上,把亿万人的大脑都统一为一人的大脑。「毛时代」的教训不可谓不深。所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总结那段历史时曾说:「我相信我们的党总有一天将会作出这样的历史性决议:永远永远地严禁个人崇拜。因为一搞个人崇拜,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民主,谈不上实事求是,谈不上解放思想,就必然要搞封建复辟。其危害之列,莫此为甚。」可惜的是,这段代表邓小平、胡耀邦一辈人对「文革」惨痛教训反思的警世箴言,已被彻底抛到九霄云外。

中共19大尽管未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制」,然而集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于一身,已成为「党的领导核心」的习近平,在自创十几个领导小组并自兼组长后,19大上又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可望再增加一个「组长」新头衔,使他成为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万能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

这种缺乏制约、缺乏监督的权力结构,为政治强人打开了一扇后门。这种大走回头路的趋势,也与中国亟欲改变形象,走向全面现代化,试图承担全球治理大任的强烈愿望格格不入。这样的「中国模式」若输出到全世界,实难说是「世界之福」。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不要脸之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