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6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涉嫌变幼妓园 家长踢爆视频和全文

转发此新闻:
我整理了新浪视频上一个记者对新天地幼儿园家长的采访视频,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打下这些字时,我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一句话:“救救孩子!”

对家长的采访视频: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情况的?是从孩子身上发现问题还是?

家长:是孩子回去和我说他被打针了,然后刚开始我以为他乱说,然后我在看的时候发现他胳膊上确实有针眼。

然后我就去问他们的带班老师,因为一般这种打针是他会告诉家长让家长带去防疫站打的。然后我问老师孩子打针了,他说不清楚这回事。

然后我问孩子谁带你去打针的,他说刘老师,那我就问带班老师你要不就去问问刘老师这回事儿,当时我还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等我再晚上问孩子的时候,我问孩子说你在那个打针的时候就是有医生检查身体吗,他说,是有,然后我说是检查了几次,他说是两次,然后我问他是谁检查的,他说有爷爷医生和叔叔医生,那当时我说爷爷医生怎么检查的,他就让我躺下,然后划了一下,说起来吧。当时突然间我就觉得不对劲,然后我说爷爷医生穿衣服了吗,他说穿了,我说童童呢,他说他也穿衣服了。

记者:童童是谁?

家长:我们家宝宝。然后我就问他那叔叔医生检查了吗,他说叔叔医生检查了,我说有多少小朋友,他说前后都有小朋友,小朋友光溜溜。

然后我就觉得不对,我说小朋友怎么会光溜溜嘛,然后我说叔叔呢,他说叔叔也光溜溜。然后我就问他,我说,我说那个,那现在让爸爸,爸爸是叔叔医生,你就那个,学一下是怎么样,他就让爸爸把衣服脱掉,我说是这样吗,他说把裤裤也脱掉。那他爸爸就脱全光,我说是这样吗,他说是,叔叔医生就是这个样子。

然后我说那你们在干嘛,他说小朋友检查身体啊,然后我说叔叔医生怎么跟小朋友检查身体嘛,然后他就跟我学,学了一整套的动作。然后,然后,然后学的就,就是有活塞运动的那个动作。然后还有那个,然后我就问他,我说这是给别的小朋友检查,你在哪里?他说我在旁边。

记者:您家孩子多大了?

家长:三岁多一点。

记者: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幼儿园的?

家长:他来了两个月了。后来我问他我说你检查过几次身体,他说检查过两次身体,后来我说那次是还有谁,他就说了两个小朋友的名字,他们进去了,那我说你们脱衣服了吗,他就在床上躺着,拿着我的衣服说不要动我衣服不要动我衣服,我说后来呢,他说后来老师就生气了,把衣服扔我身上说你们滚出去。所以我无比庆幸我们家孩子会喊。

记者:现在已经知道是哪位老师了吗?

家长:现在不是老师的事情了。

记者:不是老师的事情了?

家长:对,我们,就我们家孩子描述,是老师抱着他们到了一个小黑屋里,然后他们就围观,他们可能是太小了,就是围观别人被猥亵,我觉得可能是在培养。

记者:就都发生在这个幼儿园里面,没有出幼儿园?

家长:对。】

以上是视频的开头部分,一字不漏。

以下是我选择的一些要点,或有遗漏。

1
家长:后来我是发现针眼,我就问别的家长,现在就,也有家长来主动找我说他们家孩子也有针眼,然后这时候渐渐就有小小班的反映他们孩子被吃了药片什么的,并且我们家孩子说他们检查完身体就有妈妈来给我们穿衣服,他说园长妈妈,然后我说之后呢,然后他说他们会被带到黄大班。

记者:为什么会带到那呢?

家长:不清楚。然后老师从那里就把他们接走。

2

记者:一共是多少位家长有报警?

家长:现在应该是八位。

记者:八位?

家长:对。现在孩子也都取证了。

3

记者:现在警察已经进去了吗?

家长:昨天下午他们就直接,就已经进去了,进去了现在说,说是封园,但是他们的班主任还能,五点多还能发微信。

记者:班主任发微信说什么?

家长:还在群里面发微信,就是说,说这个事情,明天正常来上学啊,然后那个,我们感恩节活动还继续啊,这样的。

记者:今天幼儿园情况一切正常是吗?

家长:一切正常,只有今天早上他是通知了我们班说是今天的感恩节活动取消了,家长不可以进去,但是小朋友可以去。

4

记者:发生这种情况是,据您了解是都发生在您班上呢,还是其他班也有呢?
家长:嗯,现在是,打针是其他班也有,刚才我听有一个黄班的妈妈说他们家孩子也被打针了,小小班也有打针的,但是这个事情还是再去联系家长,去问。然后,我们家孩子现在,基本到,这两天吧,都到十点多少就会,会喊,他说,他就说,我没有生病为什么给我打针,我没有生病为什么给我打针。

5

家长:园方一直拒绝给我们调监控。

记者:警方是怎么说的?

家长:警方就让我们等,要不就让我们去警察局听他给我们汇报进展。

6

记者:您家孩子在这一个月多少钱?园费?

家长:五千多。

记者:在这已经上了多长时间的学了?

家长:从九月份过来,中间断断续续有时候不来,就两个月吧,两个月多一点。

记者:他这个学费是按月交的吗?

家长:是三个月一交。我就交了三个月。

记者:然后是一万五吗?

家长:差不多,另外还有什么入园的托费啊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

7

记者:他什么时候说打针了?

家长:他周四回家就跟我说打针了。

记者:这是他第一次打吗?

家长:对,他说他跟刘老师有一个秘密,然后说这个秘密只能和打针的小朋友们说,不可以告诉家人,不可以告诉父母。

记者:刘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

家长:是他们的生活老师吧。

记者:那就是说上上周可能就已经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但是您这边?

家长:上上周就已经被罚站了。

记者:然后上周四的时候就被打针了?

家长:对,所以我才意识到这个事情不对。然后我们在和别的家长在聊的时候才发现有小朋友说我们被罚站是脱光了罚站的。

8

家长:他就哭,然后就说后来,我说那怎么办,他说,说那个,划脖子,哭就给你扔垃圾桶里,这样气管就没了。然后他们三个还是一直在哭。

记者:这样的您也跟园方说过吧,园方的反馈是?

家长:没有。孩子的幻想。

记者:孩子的幻想?

家长:对,他说这孩子会有些瞎想的,有些事情。】

在记者对幼童家长的采访中,“刘老师”这三个字频频出现。

“刘老师”到底是谁?

为了找到答案,我翻找了很久。


隐藏在北京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冗长的介绍下的这个人,会是孩子描述中的“刘老师”吗?

也许这也只是一个巧合。

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巧合来解释。

也并不是所有罪恶都可以不被法律惩罚。

即使我的指头残损了,
我心中的火被冻结成了冰,
但无声的讨伐还将继续,
只要我还有能用来注视的眼,
只要我还懂得什么是愤怒,
我就会一直看下去,
直到妖魔鬼怪现出原形,
直到我们能保护我们的孩子,
直到正义被实现,
直到法律被昌明,
而那一天,
所有伸向孩子们的魔手,
都会被剁掉它们肮脏的爪子!


来源:阿波罗,网络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活该!有几套房子、有几个钱、有个北京户口,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把自己当成赵家人了,就把自己的孩子往北京的“高级”(高价)幼儿园里送。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是个人物、是赵家的一个成员,瞧不起底层的广大人民群众,结果呢?连赵家的门槛还没望见呢!你们的命运还不是跟广大底层民众一样?!

匿名 说...

谁家狗没拴住在这里乱叫。还tmd活该,不怕自己遭报应出门被车撞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