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3

十九大毁掉继承规则 灾难很快出现

转发此新闻:
十九大之后,中共面临最困扰的政治问题和社会灾难,是权力继承。

江泽民也隔代指定了习近平,但现在习不仅掌握了与毛泽东旗鼓相当的绝对权力,而且阻止了隔代接班人胡春华、孙政才进入常委;图为习近平(左)与江泽民在十九大闭幕礼上倾谈。

最高权力的转移,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政治生活最大最棘手的难题。中国远古有尧舜的禅让,但这既非制度化,嗣后就无以为继。从帝制到共和,从民国到中共政权,两千多年历史中所有的内部斗争,腥风血雨,勾心斗角,人性扭曲,心术权术,都围绕着最高权力的继承。中国古代被认为最英明、最有胸襟的明君唐太宗李世民,贞观之治被奉为楷模,但他获取皇位固然是经过杀兄逼父的玄武门之变,而他传承子嗣更酿发一个个悲剧:14个儿子中,3个被杀,3个自杀,3个早夭,1个被「幽闭」,两个被废为「庶人」又被流放。最后立九子李治,还要为他未来登基扫除障碍。结果,李治娶了父亲的才人武则天,儿子孙子几被武则天杀个精光!唐改元为周。太宗一世英名,败于权力传承。

明君尚如此,其他历代皇位继承就不用说有多残暴多血腥多诡异也。

中共建政以来的所有政治运动,表面都有一套冠冕堂皇大道理,但实际上真正原因都与权力继承有关,而且权力继承的争夺才是所有政治运动的真正目的。毛泽东时代的大跃进、反右倾、文革,都是出自针对居于接班位置的刘少奇;文革把林彪放到接班人地位,结果宣称林彪谋反叛逃并掀起大规模批林运动。邓小平把胡耀邦、赵紫阳放在接班人位置,又爆发1986年批斗胡耀邦和六四扳倒赵紫阳。

中共在权力继承问题上,比历代帝王更不堪的,是不仅在宫廷内斗争,而且在社会上以运动群众方式去达到权斗目的。继承问题从来都是社会灾难的根源。

邓小平大概有见及此,因此他生前定下隔代指定接班人,并规定总书记只能连任一次,即只可以掌最高权力10年。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在任者与接班者的尖锐冲突。邓小平隔代指定了胡锦涛。江泽民也隔代指定了习近平。但现在习不仅掌握了与毛泽东旗鼓相当的绝对权力,而且阻止了隔代接班人胡春华、孙政才进入常委,更以反贪罪名把孙政才斗倒,似乎有意要打破只做两任的不成文规定,恢复个人崇拜时代的终身职。人类历史的所有经验,都证明这一定会引爆权力继承的大灾难,不仅是宫廷灾难,更是社会灾难。

近年来,西方的政经模式显露疲态,西方民主也暴露种种弊端。但诚如思想家Karl Popper19021994)所说,民主普选的好处,是能够和平地转移最高权力,避免流血及社会的惊涛骇浪。邱吉尔说:「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断地被试验过的政府形式之外。」因为其他任何政府形式都无法和平解决继承问题,每逢权力转移就来一次伤筋动骨。

十九大毁掉了原有不成文的继承规则,这绝非小事,它必然在今后引发大陆政局的灾难,而且灾难不会等到5年后需要接班时才发生。历史提供的所有教训都是:灾难在现时政局下很快就会出现。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