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2

第一刀是最深的:发生在新疆的摘取器官

转发此新闻:
本文译自台湾双语网站《关键评论网》116日刊登的Jules Quartly的文章,题目为‌‌“First Cut Is the DeepestOrgan Harvesting in Xinjiang‌‌。以下为译文

Enver Tohti Bughda(中)与资深民主和维权活动人士Linda Arrigo(右)一起讲述他的故事

当他摘取一名男子的两个肾和肝脏来做器官移植时,(维族医生)Enver Tohti Bughda看到那名男子的心脏仍在跳动。现在,他正在为此付出代价,与家人隔绝,放逐出他的母国,命运注定他在余生中一次次复述这个故事,为此赎罪

们在台北内湖区一家小餐馆见的面,那里的食物很好,交谈活跃。一小群活动人士和诗人聚集在一起,听这名前外科医生讲述他那可怕的故事,及讨论核辐射对新疆人口的影响,以及变异的巨大的老鼠。听下去真不容易

54岁的Bughda讲话时,他摸了摸剃成的光头,眼睛环视着屋内。他出生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哈密,是维族人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试图同化以穆斯林为主的维族人,自2009年以来在实施‌‌严厉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Bughda称中国正试图消灭维吾尔文化。他还认为,新疆当地人的癌症高发率与在该地区的核试验有关,为此,他要求赔偿

由于他周游世界,发声反对中国共产党,他成为中国(政府)的‌‌肉中刺‌‌‌‌中国(政府)是臭屎,它杀害人民,取他们的器官卖给政府领导人、商人和外国富人。它用核试验来毒害它的人民‌‌Bughda

‌‌我不喜欢共产党人。如果你想要独裁,共产主义制度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有坏政府排名的话,那么中共会是最差的。它不把人民当人。‌‌

过去Bughda可不是这么看的。他的父母亲是有名的中共官员,他们家是当地少有的几家有电话的家庭。在他完成医学学业后,他在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任肿瘤科专家和外科医生

如果不是错过了两次入党会议的话,他自己肯定就为中共党员了。他解释说,那些天他被安排了工作。‌‌本来是希望我把党放到一切之上,但我没有。‌‌

然后,在1995年的一个夏日,他接到一个电话,要他召集几名助手,开车去一个偏远的地方,他得知那里是处决人的刑场。他听到枪声,然后被告知开始工作

见到5名男子,显然是囚犯,因为他们都被剃了光头,躺在地上死了,脑袋开了花。第6名男子有满头的头发,穿着平民的衣服,子弹打在右胸,他仍然活着。‌‌时我就是一个被程序化了的机器人,按照编好的程序去做‌‌Bughda忆说。他摘取了那人的肝脏和两个肾

‌‌时我没有真正的情感,因为我把自己想成了是一个伟大国家骄傲的一员,我们正在解决这个国家的敌人。‌‌

两年后,他离开乌鲁木齐,到一家土耳其的医院工作,在那里他联系了英国第四频道电视台工作人员,帮助制作了有关新疆核污染的纪录片《魂断丝绸之路》(Death on the Silk Road)。

他于1999年移居英国,两年后获得庇护。他从伊斯兰教转向基督教。在中国,他被缺席判处20年徒刑,并开启了作为一名异议人士、活动人士和国际发言者的人生

Bughda是在中国之外唯一一个对在中国摘取器官有直接证据的人。因此,他受到民主国家的赞誉,因为他有勇气讲出来并在欧洲和美国的有关听证会上作证

然而,如果相信中国当局的话,他正在谈论的摘取器官的事就再也不会发生了。中国国家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委员会从201511日起禁止摘取死囚器官。他们断言,中国现在有一个与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相同的民间器官捐赠计划

根据《财富》杂志的报道,在器官移植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美国,一个心脏价值140万美元,一个肺86.2万美元,一个肝81.3万美元。这是一个利润极其丰厚的业务。毕竟,需要一个器官来决定生死的人实际上会为此付出一切

许这就是为什么香港亿万富豪李嘉诚与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COTD)合作,捐出800万元人民币(120万美元)作为种子资金,并为此提供某种合法性的原因。现在看来真正的故事是哪个国家可以成为世界器官移植行业的领头者

与此同时,Bughda伦敦兼职做Uber司机。他没有资格在英国做外科医生。事情过去了22年,他现在依然告诉任何愿意听他讲述的人,他在乌鲁木齐刑场的经历。当被问到他是否宁愿在中国做一名异议人士,而不是做一名受尊敬的医生时,Bughda非常明确:

‌‌不。(在中国)没有人听,每个人都希望我离开,因我是一个难堪的人。‌‌‌‌补充说,他必须小心他遇到的人和去哪里,因为他害怕中国(政府)的复仇。‌‌

‌‌我没有选择前往西方。如果要我选,我会去加拿大,因为那里的气候与新疆相似。‌‌

‌‌我仍然对那位死去的男子感到内疚。我去过清真寺、教堂和寺庙,祈求他的饶恕‌‌Bughda

在他余生的日子里,他的忏悔就是反复讲述这个故事


来源;博谈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