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8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转发此新闻:
十九大确定了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习正式成为中共说一不二的党主,接着造神运动进一步提高分贝,各级干部纷纷讲话撰文,搜刮当年吹捧毛泽东的词汇,再造习的形象。一文偏远省份的“黔西南报”率先喊出伟大领袖习近平,习继毛伟人之后,成了第二个伟人。而历史告诉我们,伟人产生之时,便是人民大众苦难之始。


五年来习近平的集权之路,个人崇拜都是非常清晰地一步一步走来的,党内听不到反对的声音,看不到阻止的力量。民间批判反对的声音虽有不强,到是认为习的集权是为宪政准备的声音不绝于耳,习的每一步倒行逆施,都被看作他人挖坑,甚至到了十九大习大权在握依然有人说,不妨再给他几年,如真的不走民主路再反不迟。一个饱受独裁之苦的民族,为何对习的独裁与个人崇拜如此地麻漠,如此地认识不清,实在是个值得好好研究的大问题。

中共在毛死后,有感于毛给国家与党带来的巨大灾难与痛苦,痛定思痛,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明确决定,在组织上健全党规,党法,建立党的民主集中制,反对接受和制造个崇拜。那么为什么习近平能够完全不顾党的决议,搞集权,制造个人崇拜呢?为什么没有人以党的正式决议,文件来制止习的倒行逆施呢?

这个问题首先要回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上来,《决议》首先肯定了中共执政以来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是正确的,“左倾路线虽然造成了损失,但随即得到纠正。中共之所以作出这样的评价是因为左倾路线所造成的灾难没有涉及中共官员,饥饿造成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虽然巨大,但死的都是老百姓。中共决议主要是对文革十年的否定;‘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十年文革触及的主要是中共官员,所以对毛作了比较严厉的结论。但仍然认为他的历史地位功大于过,要把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本人区别开来。这种似是而非的结论,种下了今天的祸根。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使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济上从社会主义走向了资本主义,使生产力得到前所未有的大解放,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经济奇迹,但又因政治制度上没有相应地改变,造成了经济畸形发展的同时产生了权贵资本,使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大部分落到了权贵者手里,普通民众受益稀少,底层民众更是成为被社会抛弃的一个群体。财富的巨大落差,使官民矛盾日益尖锐,成为社会的主要问题。

中国社会历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民众中开始出现怀毛情绪,党内野心家利用这种情绪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薄熙来与习近平这样的人应运而生。这两个人都有非常强烈的毛泽东情结,都是文革培养出来的小毛泽东。薄虽然半途夭折,但他的失败是败在过早地暴露了目的,而习近平则非常幸运,顺利地达到了目的,成为毛二世,成为习泽东,成为习伟人。党内至所以没有人敢于出来反对,是因为腐败导致政治意志的薄弱,腐败也成了被习抓在手里的致命短处。

“十九大”习成功地让党匍匐在他的脚下,十四亿国人成了呼喊万岁的家奴。习伟人将统治中国多久?难道我们还得再一次像等待毛那样等待习的自然死亡,那又将是二代人的灾难与痛苦。反习是国家生死之战,反习是国人的生死之战,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来源:北京之春 / 陈维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