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5

煽动个人崇拜的本质是精神行贿──1997年《读书》旧文重读

转发此新闻:
近日整理文稿,看到20年前我在《读书》杂志发表的题为“‘精神行贿’辨析”的短文。文章揭露声讨某些媒体和撰稿人热衷于精神贿赂,谄媚神话领导人的行径,并指出其危害。20年过去,现在感觉此种情状非但未销声匿迹,反而有变本加厉,愈演愈烈之势。一些人甚至完全置现代政治文明与良知于不顾,大踏步倒退,公然祭出封建时代的法器,竞相表达个人效忠。人们对此深感忧虑!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文革运动中,个人崇拜登峰造极,造神运动似烈火烹油,从而极大地助推个人专权、极左思潮和帮派团伙政治的恶性发展,使得文革浊浪肆虐神州,给国家和民族造成极大灾难的教训,我们绝不能忘记!

虽然,个人崇拜狂热,造神逆流汹涌,并不是文革灾难生成泛滥的最主要原因,但却与之密切相关。因为,它是僵化国家政治生活的迷幻药,是吞噬思想文化发展活力的黑洞,是扼杀真理与正义的地雷阵,是摧毁国家机器和社会肌体的引爆器。

无论是纵览前工业社会数千年的王朝政治史,还是审视两百多年来现代国家的发展史,人们都不难发现,在任何时代,一个国家出现谄媚之风大行其道,个人崇拜高烧不退的情形,绝不是国家祥瑞之兆,而是社会的严重病态,是危机暗流涌动行将爆发之时!中国人民自古就懂得一个道理,大奸似忠,大佞似顺,大伪若真。谄媚和神话国家工作人员,即是精神行贿罪。如若国家制度姑息、纵容甚至鼓励这样的行为,那必定是制度出了问题。铁托在评价前苏联赫鲁晓夫时期的执政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在于制度。由于赫鲁晓夫并未改变斯大林的基本制度,个人崇拜仍然像个幽灵在苏联政坛游荡,争夺权力的斗争在这之后始终未能停息。”马克思主义从来反对颂扬领导人,并且是毫不妥协的。

一切对国家对民族有担当的人们,一切有识之士,都应当负起责任,推进我们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建设。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对那些阿谀谄媚之徒保持高度警惕,揭穿他们的鬼蜮伎俩,并推动制度建设坚决阻断此类人进入公权力机构升官进爵之路,推动立法禁止谄媚神话国家领导人,防范和遏止个人崇拜与造神运动卷土重来,防止我们曾饱受文革历史浩劫摧残的中华民族再次陷入灾难之中!

重发此篇短文,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这一重大问题的足够警醒。治理精神行贿问题,或是说个人崇拜与造神问题,需要从如下三要素切入:精神行贿者、社会环境和制度。其一是要改善国家工作人员的德性与修为,其二是要优化国民性与社会风气,其三是要创新制度法律以防范、惩治与遏止此类行为。第三方面应是首重之举措。祛除此难症重症,需要进行强力综合治理。

来源:秦淮亦柳斋微信号 / 黄健荣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