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4

十九大接近尾声,哪些悬念还没有落地?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九大尾声将至,习近平新时代如何规划和布局逐渐显露,中共有关一些重大政治议题的决定也即将水落石出。然而中共政治暗箱操作,新一轮高层权力斗争又空前激烈,致使外界聚焦的一些十九大悬念至今仍悬在空中,比如习思想入党章是否冠名?政治局常委花落谁家?王岐山最终何去何从?习近平会不会由总书记摇身一变,成为党主席?十九大之后,习近平会拥有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地位和权力吗?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说,习思想冠以习近平的姓名已经是确定的,会列为党的指导思想。尽管他的工作报告谈的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是六个常委分组讨论中都谈到前面冠以习近平的名字,也强调将其列为党的指导思想。所以非常明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会列入党章,会被列为党的指导思想。
这个名字很有可能被逐渐缩短为“习近平思想”。第一因为它太长了,所以大家为了好念可能会如此简化,这样以来与毛泽东思想并驾齐驱了。另外在十九大党章上,如果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进去,并列为党的指导思想,那么它不仅仅是因为冠习近平的姓名而超过了“江胡”,更重要的是它是在习近平本人还在位的情况下,就写进去了,那么在这一点,他就也超过了邓小平,达到了只有当年毛泽东才达到过的地步,这点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新政治局常委名单的预测,胡平说,按规定常委必须是现任政治局委员且在67岁以下,只有67个人符合条件,包括栗战书、汪洋、韩正、王沪宁、胡春华和赵乐际,可能被破格提拔的是陈敏尔。
在他看来,前四位没有悬念,而胡春华和陈敏尔是一对,要么全上、要么全不上。鉴于习近平不希望提拔胡春华,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两个都不进。王沪宁也是比较少见的情况,他没有主政一方的经历,一直是理论家,但也反映出习近平对意识形态的重视,如果上位,他会成为意识形态的主管。
关于王岐山的去留,胡平说,先前说并不是问题。但由于郭文贵的爆料,一部分人认为王岐山会被调查,可能会垮台;另一部分认为可能会被提拔,比如出任国务院总理。现在看来,王岐山会见各国来宾,第一种可能性已被排除。对于留任,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七上八下是一个规矩,他可能会担任其他职务。如果他退休,监察委的主任也说不过去。如果担任副主席,从体制上更合理,第一不需要非常高的党内职务,第二不需要年龄限制。
有关中共十九大能不能恢复主席制,胡平说,对于习近平的称呼改变引发的讨论,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习近平哪天不是总书记了,习近平思想不便表述,直接用习近平同志比较妥当。而主席制度的改变,本届不可能。十九大只差一天结束,如果要改制,多少需要有舆论铺垫。到目前为止,并无铺垫。而到二十大可能会提出改制的问题。尤其是如果胡春华和陈敏尔两个60后不进常委,明显没有接班的梯队。所以对于主席制的改制并不是空穴来风。
章立凡表示,如果习近平的指导思想冠名,他就会与毛泽东和邓小平并列,如果不冠名就跟江泽民和胡锦涛并列,这是本质上层级上的不同。但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共16个字,长度前所未有,看起来非常重要。
这个思想除了名字是习近平贡献的,“新时代”“曾经被江泽民用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被邓小平用过;“思想”更是被毛泽东用过。现在把这几个词串在一起。内容上来讲各有千秋。这一次给人的感觉是集大成。
对于新政治局常委名单的预测,章立凡表示,栗战书和汪洋资历都够。韩政既有团派的底子,又在上海长期工作,也与习近平在上海共事,所以各方面来讲他都会进。王沪宁是一味“甘草”,是三朝元老,理论上是行家,各派对他没有争议。赵乐际有团派底子,长期在青海工作,可能团派能够接受他,与现任总书记又有同乡关系。他认为名单会是个派系平衡的结果,没有我们以前想像的一派独大的情况出现,耐人寻味。胡春华和陈敏尔像下棋对子一样,你吃我一个马,我吃你一个车。剩下的阵营来看习家军大概是两席或者多一点。习先生在十九大不得不与团派共事。
关于王岐山的去留,章立章补充到,以邓小平的例子为参考,他退休以后,以普通的身份担任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特地为他修改了党章,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可能。从体制上来将,如果给他安排一个正国级的职务并不是没有先例。而年龄对于有些问题来讲也不是问题。不会在安排上让他太难看,毕竟这五年,在巩固习近平的地位来讲,立下了汗马功劳。也给党内其他人看一个先例,如果有忠心,就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对于中共十九大能不能恢复主席制,章立凡表示,现在是坐十九望二十,可能下届有望。回顾中共主席制度历史,1945年的七大增加了总纲,提出了毛泽东思想,中共中央主要负责人从总书记改成了中央委员会主席。八大的时候提出了选举中央委员会主席一人,副主席若干,和总书记一人。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修改党纲的报告和说明,一般来讲做这个报告的人就是潜在的接班人。这次会议的议程显然没有改制的议程,看不出这个迹象。政治体制改革看不到往宪政走的希望,但是中共内部的变化,难以预料。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