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习时代的恐怖在于党领导一切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九大落幕及新一届中央领导层产生,外界多把焦点放在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政治局常委没有年轻一代接班安排,由此推断中国进入习近平时代,也因此忽略了中共第一次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写入党章。其实,习近平的地位是否超邓赶毛、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背景是习派江派团派,还是各自解读。反而,党领导一切得到权贵集团一致支持,对民主法治的破坏远比习近平领导党恐怖,最鲜活的例子就是首次提出要牢牢掌握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


党宪方便蚕食政治权财产权

依照中共先修党章再修宪法的恶例,明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势必修宪,纳入习近平思想和党领导一切的原则。中国现行宪法强调「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共领导统一战线、中共领导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一旦再加入党领导一切的条款,这部宪法就完完全全成为一部党宪,将方便中共权贵集团蚕食人民的政治权、财产权。

对于实行一党专政的中共来说,在党章中第一次加入党领导一切的条文,不只反映历史,也反映执政合法性危机给新旧高层的压力。中共早在建政之初就提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1962年毛泽东明确表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1973年,毛泽东又说:「政治局是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

不过,邓小平主政后不再提党领导一切,并对党的领导有所限定:「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至20001月,江泽民重提:「工农兵学商,党是领导一切的。」习近平则在20161月主持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党组汇报工作时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习近平时代将无所不用其极

其实,无论是强调遵守宪法,还是强调党领导一切,往往是中共最高层权斗的手法。要制衡前领导人、退休元老时,就强调守宪、守党章;要强化个人地位时就强调党领导一切,以党的名义号令各界。习近平时代将成为「党领导一切我领导党」的时代,将成为为了令一切利益归于党、一切权力归于我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时代。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