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4

刘奇葆不思进取,但求平安!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八大时即已经为王晨预设了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位置》已经介绍了从李建国的晋升轨迹即可明显看出,当初习近平提拔王晨由正部长级的中央宣传部长副部长兼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升任副国级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目的就是要让他为接替李建国热身。

刘奇葆

十八大召开之前,中共内部早有传闻说王晨是中宣部长的继任人选,而习近平最终为何会与胡锦涛达成协议,同意让刘奇葆接任中宣部长,外界的说法是因为刘奇葆的“团派”背景,刘奇葆担任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党组书记的时间正好和胡锦涛担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时间重合。

但是,外界关于“当年胡锦涛在团系提拔了刘奇葆”的说法完全不熟悉中共组织运作规矩的主观臆测,无论当时还是现在,省级团委书记的提名权是在当地党委而不是团中央。

一位叫芋如仔的网友2014年发表过一篇题目为《中共派系实力分析 之一:政治局的人脉派系》的分析文章,文中说, 团派则不同,胡耀邦57年就成为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后来担任过陕西省第一书记、中组部部长、中宣部部长等要职,最后登顶中共中央总书记,本身又极具人格魅力,后续的团中央第一书记王兆国、胡锦涛都视其为恩师,所以现在的共青团组织有着深深的胡耀邦印记(江西有一个共青城,胡耀邦陵墓就在那里),团派的第一任领袖和永远的精神领袖必然是胡耀邦,而胡锦涛则是团派的第二任领袖(这位置原本很有可能是王兆国的,但他不懂得珍惜)。

该文中说:共青团历来是中共培养新鲜血液的地方,所以团派的人才实力也是最强的,历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中,胡耀邦、胡锦涛登顶总书记,胡启立、李瑞环、李克强进入常委会,王兆国、刘延东、刘奇葆、李源潮、胡春华位列政治局其中刘奇葆是原人大委员长万里的秘书,由万里亲自送入共青团系统,万里是他绝对的老大,但万里本身并无派系资源,他的仕途万里肯定助力了不少,但如果没有团派支持,他很难在十八大这样派系争夺激烈的场合中能上位中宣部部长。

该文作者的观点是:我认为团派的成员应该只包括担任过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团中央高官的部分人员,而不应该包括那些共青团省委书记和副书记,因为省级共青团实际上是中共省委的附庸而不受共青团中央管控,其书记和副书记更多由中共省委来决定。

这篇文章的说法是很有见地的。当然,文中说的团派的“实力最强“已经是过去时,如今的团派简直已经不成为”派“。而汪洋和栗战书正如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说过的,他们曾经担任过的团省委书记也好,副书记也好,都不过是在中共地方政权的一段工作经历,算不上真正的”团派“。前述文章中所开列的”团派“名单还应该加上周强,虽然未能进入政治局,但高法院长一职是实权副国级。

回过头来再说刘奇葆,此人之所以能够有胡锦涛、李源潮等人支持,同时又能够被习近平接受,笔者认为和他的早期经历与习近平十分相向有很大关系。

笔者曾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分析过:中共政权会什么会在如今的习近平时代里出现了满朝文武尽是工农兵学员的现象,原因即使不是因为习近平本人是工农兵学员所以才以”武大郎开店“的心态制订干部选拔标准,也是因为所有跻身中共政坛的工农兵学员们相比于恢复高考之后才得以进入大学学习的同龄人们,又赢在了“文革”结束之后的新一条政治起跑线上。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邓小平和陈云提出了所谓干部“四化”政策。当时,从中年知识分子中选拔出胡锦涛、温家宝等人直接进入省部级领导岗位的同时,中、基层干部队伍的专业化、知识化和年轻化的选择范围,只能被局限在“工农兵学员”群体中间。于是,从七七级开始的历届“新大学生”中的立志从政者还在校园里紧张学习的时候,“工农兵学员”们已经从升官发财的起跑线上冲出一大截了。

众所周知,凭高考进入大学的知青一代中最早的也是一九七八年春入学,一九八二年春才毕业,所以从整体上讲,他们中间的立志从政者无论是比党龄还是比在各级领导岗位上政坛履历的积累,无法不输给与他们同龄的“工农兵学员”们。

还是以刘奇葆为例,他是文革初第一批插队知青,在农村里和当时的习近平一样被“贫下中农“们选为大队干部,入党时间比习近平还早三年。被推荐上大学的时间也比习近平早三年,是第一批”工农兵大学生“。习近平还在清华园里和陈希同吃同喝同住一个上下铺的时间,已经在安徽省委宣传部工作了三年的刘奇葆就被邓小平委派到安徽的万里选调到自己身边当秘书了。

相比于刘奇葆,当时的王晨当了光明日报驻延安记者后没有成为工农兵学员,一九七八年直接考了新闻研究生。

如此一来二去,刘奇葆在中共政坛内被提拔的时间自然要比王晨早。刘奇葆一九八五年调入团中央担任书记处书记和共青团中央直属机关党委书记,一九九三年调升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而王晨是一九八五年升任副部长级的光明日报总编辑。

接下来,刘奇葆又转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六年后下放地方,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在这个位置上又停留了六年,才于2006年升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广西自治区委书记只当了两年,又平调至四川省担任省长书记直到十八大召开。如果说来,这个刘奇葆属于被提拔得很早,但被提拔的并不快的一个。到十八大召开时,依他的资历,习近平没有理由不接受他进政治局。而他过去的工作履历,决定了他刘奇葆进了政治局会最合适的职务就是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中宣部长,于是习近平给了他后者。

但是,刘奇葆在习近平手下这五年里,相对于栗占书、王沪宁以及赵乐际,也相对于汪洋和刘延东等,低调得出奇,单独对外曝光的机会与李源潮不相上下。所以外界在臆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时,几乎没有想到他刘奇葆的。

当然,因为刘奇葆与习近平同庚,只任一届政治局委员兼无道理。但除非政治局常委恢复成九人制他才有可能成为其中人行之一。不然僧多粥少,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真的是很难轮到他。

笔者在《习近平欲让所有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干部都在十九大上胆颤心惊》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从秦宜智落选十九大代表一事所获的启发分析,习近平要求手下特别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把他几乎是全盘否定共青团工作,特别是共青团中央工作的内部讲话内容全部公开,显然是为十九大的中央委员选举制造影响,届时的党代表们拿到十九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后,揣摸上意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令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团系干部们,无论是胡春华还是陆昊,无论是李源潮还是周强,甚至是李克强的得票数都可能会大受影响。

笔者当时没有分析到的另外一个团中央出身, 未来十九大上不可能象刘延东那样到点下车的就是刘奇葆。所以中共内部有评论说刘奇葆是不思进取,但求平安!他刘奇葆也只能如此。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