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不立储 习近平将中国推向危险政治领域

转发此新闻:
周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仪式本来旨在向世界介绍中国的新领导层,几十年来,这个精英委员会的成员一直在试图以协商一致的方式治理国家,有时会被比作公司的董事会。

中国新的政治局常委在人民大会堂亮相。从左至右:韩正、王沪宁、栗战书、习近平、李克强、汪洋、赵乐际

但这次向全国电视直播的活动更多是在展现习近平五年内积累的政治权力。在新的政治局常委会中,其他成员都与他不在一个级别,也不会被视为其潜在对手。六人身着黑色西装,僵硬地站在舞台上,每个人都在习近平介绍到自己时鞠躬。

在念过他们的名字后,习近平几乎是随口加了一句:“在媒体上可以找到更多关于他们的信息。”

常务委员会是中国权力最高层,委员们的首次亮相给为期一周的共产党党代会划上了句号,这个党代会已经变成了一个庆典,庆祝习近平大权独揽式的统治风格,以及他要让中国复兴,站到世界中心舞台上的承诺。

“过去的5年,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有的已经完成了,有的还要接着做下去。”习近平说,他的新同事都是60多岁的男人,面对摄像机前站成一排。“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更要有新作为。”

新一届常务委员会中没有一个将被培养成接班人的年轻成员,这样的情况的出现在近几十年里尚属首次。推迟确立继任者的决定打破了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在饱受分裂和清洗困扰的邓小平时代之后,这个惯例确保了中国领导层交接的相对稳定。

习近平将自己塑造成了邓小平之后最有权势的统治者,把世界上的这个新晋超级大国推向了新的、可能会很危险的政治领域。

本周二是党代会在最后一天,64岁的习近平被提到了与开国领袖毛泽东一样高的地位,“习近平思想”写进党章。

周三,士兵列队走过人民大会堂前。

“如果习近平孤注一掷,打破先例,不打算有序、和平地进行交接,那就等于是在背上贴了一个靶子,可能会遭到其他有野心的政治人士的攻击。”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谢淑丽(Susan L. Shirk)说。

“通过这样的冒险,他表现得比我们原本以为的更像毛泽东──通过推翻建制来展现自己的实力。”她表示。

习近平的集权主义做法本意是在经过前任胡锦涛时期的多年停滞之后,加快政策制定的节奏。不过,批评人士指出,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里本身也会产生瓶颈,因为官员不太确定如何执行政策,或是害怕偏离自上而下的要求。

没有潜在的继任者可以被视作一个迹象,说明习近平打算在2023年下一个五年任期结束后继续掌权,无论是在台前还是幕后。习近平或许也需要更多时间来考验可能的接班人,同时避免在继任者等待接班期间自己大权旁落。

可能是为了化解对习近平掌握太多权力的担心,五位新常委中大多数都并非他的老同事,尽管他们都曾和他有过工作上的交集。李克强总理是除了习近平之外的唯一一个继任委员,曾被视为有可能领导这个国家的对手。

新成员包括副总理汪洋和曾任上海市长的韩正。汪洋在中国南方的广东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把自己宣传成一个乐于尝试的改革派;韩正则因带领上海发展成为中国闪耀夺目的金融和商业中心而备受赞誉。在习近平2012年成为国家主席之前,两人都没有和他长期亲密共事的经历。

北京地铁里的屏幕在直播习近平介绍政治局常委会成员

其他几名新成员与习近平共事过一些年。他们包括他多年的朋友加助手栗战书,和教授出身的党内意识形态负责人王沪宁。王沪宁参与了习近平多个讲话稿和报告的起草。身为研究国际政治的学者,王沪宁还担任过习近平前任们的顾问。他曾根据六个月的访美经历写了一本书,叫《美国反对美国》。

第七名成员赵乐际曾负责党内人事,并将接替王岐山领导共产党的反腐机构。王岐山或许是习近平权力最大的副手,尽管有人猜测习近平也许会努力把王岐山留在常委会,但他还是按计划退休了。

“对这个名单习似乎选择了宽宏大量,”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专家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当然,当你已经实现了自己的两个核心目标──让自己成为党内无任期限制的意识形态权威,并将接班信号按下时,这么做并不难。”

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的胜利意味着下月欢迎特朗普总统访华时,他对权力掌控以及对于党内对其强硬外交政策的支持,都会比以往更有信心。 

一些中国观察人士表示,他们还预测,在用过去五年消除异议和收紧对党和中国另一个政治权力中心──军队的控制后,习近平会更加重视改革经济和整顿金融。

党代会上的军乐团的指挥。

其中一个迹象是提拔了他最亲密的经济顾问、长期倡导控制债务和金融隐患的刘鹤。作为政治局的新成员,刘鹤似乎可能会对政策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政治局是一个规模更大的委员会,由25名成员组成,权力小于其常务委员会。

在周三的发言中,习近平指出明年是邓小平把中国向市场开放40周年,并誓言“坚持全面深化改革”。

“他希望身边有一个执行其构想的团队,”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亚洲事务高级主管麦艾文(Evan S. Medeiros)说。“在经济问题上,我们可以暂且说这一届政治局常委会比当前阵容更具改革思想。”

在毛泽东和后来的邓小平统治时期,共产党面临接班安排的难题,多次以清洗和分裂告终。后来,通过从90年代开始的一系列举措,共产党建立起了一个在党的领导人任期不能超过两届的条件下,提前安排潜在的接班人进入常委会的模式。

2012年掌权之前,习近平本人早在2007年就进入了常委会。在他之前,胡锦涛在常委会待了10年才接替江泽民。

中国的国家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不能超过两届,但习近平可以留任其他职位,比如党的领导人或军队主席,或者为保住权力而设立一个新位置。其他专家则认为,在挑选出确信会坚持其政策的接班人后,习近平将在五年后正式退休。

共产党把一大批忠于习近平的官员提拔进了政治局。进入政治局的15名新成员中大约三分之二曾在习近平手下任职,或是和他有其他长期联系,包括一些被视为潜在接班人的年轻领导人。

其中就有57岁的陈敏尔。本世纪初两人同在东部省份浙江为官时,陈敏尔曾是负责宣传工作的官员。一些专家曾猜测,习近平可能会尝试让陈敏尔一跃进入这一届常委会。

但陈敏尔成了年龄在60岁以下的四名政治局委员之一。他可能会被当作五年后领导中国的候选人,但条件是习近平放弃掌控权。

来源:纽约时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