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2

十九大:强迫学习 强忍尿急

转发此新闻:
三万字讲稿强迫学“习”,两千名代表强忍尿急。19大会堂宏阔庄严的建筑室内,照旧是“伟光正”的那一套疲劳轰炸,只更多废话来掩饰“假大空”更严重的精神失语。

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做政治报告

失语。无法确定是无能为力的匮乏缺失抑或有意令人迷失、丧失反抗意志凝聚的焦点;可以确定的是极权操作这台国家机器的只剩无底线操弄贪婪与恐惧的暴力,以及将暴力合理化的语言僵尸;而从网路内化到意识的重重防火墙则阻绝了本来可能带来一点生人气息的诸多“屏蔽词”。

5年前习上台的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总结“核心价值观”──一声令下全国宣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云云。据报导──最近刚落马的原定接班人、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曾批评“核心价值观长达24个字,老百姓不好记,很难普及”,因而犯党之大忌。

孙政才平步青云据称无恶不作,但若从这点看来,倒不失为一个明白人。有新闻谓其被捕不久前党中央巡查小组到了重庆“怵目惊心”地发现,党报文宣少以习讲话开头、地方官员言必称孙而非习──“文风不戴帽”、“文风不戴帽就是思想不戴帽”──对于中共权力核心正乃是可忍孰不可忍?

24个字的标语已经苦于记诵,更难为全国大小官员还要对这篇三万两千字的讲稿逐字拜读、作笔记、缴心得。好话说尽的党,再度乞灵召魂于改革开放前、甚至文革前那个遥远“纯洁”的年代。中共建国以来的前半段坚持“我是对的,所以我会成功”,而从1979特别是从1992发展迄今,则一变而为“我成功了,所以我是对的”。资本主义回到最野蛮的阶段,更挟其先进科技而一统江湖,商品拜物教成为真正的普世价值,全世界都在卖而中国问:还有什么不能买?然而即使买下全世界,永远还有权贵集团分赃不均的问题,“反腐”的本质一言以蔽之,不过盗国贼之间的自相残杀。

“反者道之动”,或者深谙辩证法的共产党何尝未警觉伴随成功而来的腐败(其实正是根源于腐败导致的“成功”)再不稍加扼制将足以动摇政权根基,尽管早已烂到根里,也不时仍要自欺欺人地强调“回到初心”,重温原教旨主义的旧梦──至少借助其方法论而叠床架屋,果然这次冒出这个很拗口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语言把戏早已辞穷;果然昨天就有重庆代表迫不及待地表态,习总的十九大报告“犹如一股暖流,读之振聋发聩”,连溜须拍马也不脱传统黑帮的陈腔滥调,这个政权再也玩不出任何创意。

于是5年来利用“反腐”逐渐定于一尊而不过更借此大会加冕这个“通商宽衣”、不学有术的红二代草“包”从此乾纲独断再无疑义,但总难掩自卑心虚因而愈形膨胀的“文风”伴随阵阵斗争宰制的腥风刮过智能手机时代彻底虚无的语境荒原何止荒谬──一个面具更为多样、内容完全怪诞的“利维坦”巨灵变种正以高科技低人权的“中国梦”新姿阴森森屹立不摇于古老东方大地上眈视着全人类;若谓全球化资本主义确已病入膏肓,难道连中共自己也真的相信:药单在他们手里?自由民主──这面一度号召了无数幻觉的旗帜愈显残破,于是惑于China之“富强”而顶礼膜拜,适足赎补自身精神匮乏、意志溃败的民众有之、国家有之;于是问题庞大得将人逼到价值、文明与乎历史的走向,乃至整体“智人”演化的梦想抉择。

问题有这么严重吗?有没有这么严重,至少尿急者何遑多思?然而失语未必失智,2287位党代表中不可能没有人偶尔灵台乍明,何妨想想──当年有人问你们的老祖宗马克思他最恨什么?答案出人意外的并非资本主义,而是“人的奴性”。

来源:风传媒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