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

风声鹤唳十九大,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转发此新闻:
举世瞩目的中共十九大星期三开幕。从北京空前严密的安保、党内激烈的权斗、以及突出强调习近平个人权威的种种迹象来看,习近平似乎显得缺乏自信,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为什么中共开一个党代会,维稳措施竟干扰到国计民生?习近平要开创自己的新时代,可是他能打破中共现有体制,摆平党内各种势力吗?如果习近平真是继毛邓之后的新一代政治强人,他还需要如此突出宣扬个人,甚至重搞不得人心的个人崇拜吗?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
郑宇硕说,中共领导层向来希望给国内外一个团结正常的印象,因此一定会要求前朝领导人来参加开幕式并出席会议,以营造正常气氛,否则的话将引发诸多猜测,这是中共一贯以来的担心。所以,我们看到一如预期,江、胡列席主席台,而且也被习近平握手等等。事实上,目前这次大会是江泽民势力的终结。几年来,他当年安排的人马有的被起诉贪污、有的被下台,而刘云山、张高丽则肯定退出政治舞台。然而,打击更大的是胡锦涛。根据隔代继承安排的惯例,胡温本来安排胡春华、孙政才、周强担任年之后的领导人,但是,我们看到孙政才被下马,周强好不到哪里去,胡春华听说连常委都进不了。所以,隔代继承的安排可以说是灰飞烟灭了。
大会期间北京安保措施空前,包括挂壁夜店、酒吧,禁止燃放鞭炮,甚至还频繁调动军队,加上交通管制,中共为什么如临大敌?郑宇硕说,这么做反映几个问题,一是不尊重人权和人的尊严,认为官老爷办事,小民的利益要靠边;二是中共由于向来黑箱作业,所以只能看表面,于是面子工程成为重中之重,是形象的标杆;只有一切跟着剧本走才是成功的表现;三是对于工作人员来说当然担心发生任何事故,毕竟北京出现恐怖行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虽然机率不大。
郑宇硕认为,中国对社会维稳的主要对象,一是重要异议人士。会议期间很多国际媒体在北京,中共负责维稳的系统绝对不会让刘霞这样有影响力的异议人士接触到国际媒体;二是任何值得怀疑的人。这是公安部门和基层党组织要进行甄别和做出决定的、值得注意的人员;三是参会代表。大会有好几轮投票程序,高层必须要严加控制,不能出漏子,不能让任何代表提出领导人不愿意听到的意见。
至于习近平是否完全掌控了大局,郑宇硕表示,我们看到,就是过去几个月,中共军委发生很大变化,还有孙政才突然落马。这些现象都说明,掌权五年来,习近平虽然利用诸多小组来安插自己的人马,但是并没有真正掌控住局势。
习近平长达三小时的工作报告新意何在?陈奎德表示,这种报告不值得仔细阅读。各方信息早已经显示,他的冗长工作报告没有太多新意,不过是重复这些年的老话。陈奎德认为,会议的着重点不在报告,而在于权力分配,政治局和常委的组成将决定中共未来几年的政治走向。报告本身没有什么作用,不过是官样文章。
陈奎德还指出,大会期间实施空前严密的保安措施,说明习近平当然担心会议期间出乱子,甚至担心政变(政变这个词他提了好几遍)。这恰恰反映专制与民主政体在权力转移过程中的根本区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权力交接还不涉及最高领导人,不过是常委和政治局的换届。有西方政治哲学家说过,权力转移是否带有暴力镇压色彩和流血色彩,是判断政权专制和民主的最基本标志。民主政体中,只要选举尘埃落定,选举结果便已经由选票决定了;专制则没有合法和合理的程序,势必伴随阴谋、暴力和流血。中共建政后,首先是刘少奇、林彪,甚至连毛死后其配偶和同盟都被剿灭。再到后来的胡耀邦和赵紫阳的下台。本次孙政才突然莫名下马,以及更早的薄熙来事件等都无不充斥着阴谋,伴随着权斗的你死我活。
陈奎德指出,尽管中共召开会议期间异议人士被旅游已经是常态,本次更有网络翻墙都被封堵的现象。仅仅这点就说明安保的空前性,反应其紧张也是空前的。如果走什么路举什么旗由老百姓自己来决定的话,这样的紧张空气根本不会存在。只有不代表民意,说空话,拒绝百姓意愿的政府才会对百姓如临大敌。总之,中共的三个不自信一目了然,执政合法性的焦虑一直如影随形。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