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2

曲龙获释,是王岐山玩法的恶果

转发此新闻:
从原郭文贵生意合作伙伴曲龙,被河北高法宣告无罪后的异常表演看,他发表一系列视频揭露郭文贵创业初的原罪,和巧取豪夺华泰股权的经过,以及人格瑕疵,其把蒙冤入狱的原因,全部归罪于郭的阴谋和不义,而回避党管司法的弊端,似乎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和原国安部副部长等人应负全责,而中共的司法体制是公正的,并扬言要亲赴美国控告郭的诬陷,给网民一种替王岐山等中共高官遮掩丑闻的印象,非常明显,假如没有郭文贵的有关王岐山等人贪腐的爆料,已入狱六年半的曲龙,怎么会戏剧般地火箭式进入冤假错案平反的快车道,中国历年存量冤案比比皆是,堆积如山,民怨沸腾,而王岐山无视民意,只对曲龙案感兴趣,反证了郭文贵爆料的价值。
曲龙 

河北省高院裁定一个蒙冤的民企老板曲龙无罪,使他结束多年的铁窗生涯而回归社会,作为曾坐过牢的文人,我从内心为他高兴,我希望所有的被栽赃陷害的人都有这种机遇,因为在中国各地,有无数的怨民还在狱中,有无数的家庭被党管司法恶魔所害,象张越这样恂私枉法的官员,即政法王处都有,旧的倒了,新的又来,曲龙的获释来自一个偶然的原因:北京盘古氏公司的老板,亿万富豪郭文贵,以前与张越,马建等高官勾兑,通过权钱交易方式捞得巨额财富,也操控公权力,对生意伙伴进行无情打击,掠夺,曲龙曾是可怜的牺牲品,他过去是被走强的党内一派所打击,现在却由此派的失势而翻身,所以,警方还以曲龙涉及它案取保候审相威胁,而牢牢地牵制他,安排他在youtube网站上不断露面,诋毁郭文贵,进而成了新一轮内斗的工具。他发表的四个视频就是明证。

实,他的被判刑和获释在程序上都是违法的,原河北的围场法院一审和承德中法二审,都不是简易庭审理,虽然,这是一个服从政法王意志而搞成的冤案,但它审理不是简易庭,而是一般性的,有律师在场的由官员暗中操控的表面正常的审理,曾搞得冠冕堂皇,而他如今出狱,连这一伪装面纱也撕下,却由王岐山一声令下,赶在19大之前,置管辖地之不顾,直接改在郭文贵案的办案地大连,于当地看守所的简易庭,照读河北高法的一纸文书放人,既没有媒体公开跟踪报道,也没有整齐完善的法官团队和律师,更无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好像是一次偷袭战,慌乱之中包装一个炮弹要对郭文贵进行反击。

显然,这不是法律的胜利,正义公平的回归,而是高官玩法的结果,就在曲龙获释的大连看守所,笔者曾被关押一年多,耳闻目睹了数十起冤案故事,与许多类似曲龙的人为伍,刑讯逼供,伪造证据,恂私枉法,指鹿为马,是中共政法王玩法的常态,只不过迫害他们的官员,不是张越和马建,而是薄熙来,因此,滋生司法腐败的土壤是党管司法的体制,王岐山如果真的要依法办事,就不要玩法治,而应当全部受理所有囚徒及家人的申诉,进行透明的公正审判,而不是选择性地找一个便于利用的案子,给自身贴金,让一个可怜的与郭熟悉的人,充当为自身反击郭文贵的炮灰。他更应当致力于改变政法委大权独揽公检法的制度,可惜,王岐山不是这样的清流。

们可以回顾上个世纪大连的多起冤案,不论是天天渔港案还是韩晓光案,刘晓滨案,都是因为受难者得权势者薄熙来的结果,而贪污受贿,恂私枉法的薄熙来2012年倒台,并没有使他们感受正义阳光的温暖,大连一件冤假错案也没有平反,难道设在大连的郭文贵专案组的民警不知道吗?相同的,薄王在重庆包装,虚构的民企黑社会数以千计,被判刑的冤民数以百计,还有被错杀的人,于九泉之下呐喊,哭泣,但至今没有一件平反,只有彭治民案被欺骗性地改判,这说明王岐山之流的贪官,维护党管司法的制度,为自身利益而玩法,为争夺权力而选择性地抓捕民企老板,与张越,马建一样可恶,当郭文贵流亡海外高调引爆他的贪腐丑闻时,感到力不从心,就不顾司法程序,匆忙搞出一个曲龙案,利用他打击政治对手,覆盖郭的爆料,转移网民的视线,逃避法律的治裁。中共19应当把王岐山之流剔除权力核心,因为他的留任,是对依法治国的嘲讽,也是愚民的悲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