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从七中全会看十九大:中共新极权主义能走多远?

转发此新闻: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是十九大开幕前的一次预备会议,全会公报披露的讯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预示着十九大的走向。公报着重强调“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严格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确保中共“对一切工作的领导”。由此可见,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在中共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标志着近40年邓小平时代的结束,宣告习近平时代新极权主义的到来。习时代新极权主义将呈现那些特点?为什么中共当下做出这种改弦易辙式变化?习近平集权或中共新极权主义能走多远?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十九大是否将标志邓时代的结束,胡平说,从表象看,十八届七中全会的公报使用了很多大词形容习近平,比方说“极不平凡”,“历史性成就”,“开创性历史新阶段”,等等。此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三个“起来”,毛让中国站起来,邓让中国富起来,习让中国强起来。这些都表明有意要把习近平时代提升到毛邓的高度,认为中国进入了有别于邓的新时代----习时代。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看,习时代的确有别于邓时代,但是,从体制上看,我认为习时代仍然是邓时代的延续。一般来说,邓时代分为两个阶段,1978年到1989年六四是第一阶段,期间除了经济改革开放之外还有自由民主运动蓬勃发展;而六四之后则是强化政治一党专制。人们谈到邓时代,主要指政治上一党专制,经济上引入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和全球化等。这点上,习近平时代没有质的差异,仅仅是进一步升级而已。
习思想入党章是否已经呼之欲出?胡平说,其实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种提法之前已经出现在中共文件中:“以马列毛邓江胡为指导,深入贯彻执行习近平系列讲话精神”。这里我们看到,已经把习的名字写进去了,尽管他还仍然在世在位。这点与江胡截然不同,甚至与邓也不同,不过没有列入党的指导思想中。不过,这样的提法毕竟还没有通过党代会。我认为,中共可能通过修改党章把所谓习思想写入,但是,他能否一步登天被直呼“习近平思想”,而且直接被列入党的指导思想,与毛邓并驾齐驱甚至超越邓,还是有疑问的。
有分析说,在中共最高层的人事问题上,习离掌控全局还有一段距离。胡平表示,所有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二届时对人事安排都有更多话语权,毕竟第一任自己都是被安排的;所以,第二任时肯定会把自己喜欢的拉入高层。还有,我认为,“习家军”这种说法有些言过其实。因为习近平手里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占位。毕竟中共体系中仍然强调资历,而习近平信得过同时又具有高资历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栗战书算得上是这样的人,但是,资历明显逊色的陈敏尔则会引发争议,虽然他也可能被越级提拔。毕竟习近平不可能完全排除那些已经有足够资历在排队等候的人。过去,即便以毛的威望,他做人事安排时也不可能完全独断专行。所谓盗亦有道,即便是强盗圈子、黑社会也有一定的规矩,否则会因为造成不公平而引发不满,已至于威胁到首领的位置。假定习近平要提拔陈敏尔进常委,会强调忠诚年轻等,那么别人便会提出胡春华,后者也是60后的年轻人,而且现在已经是政治局委员了。为了把握基本的公平,习近平应该会妥协,可能两人都不让进常委,或者把两人都拉进去。如果进一个的话,恐怕胡春华的机率还会高于陈敏尔。总之,习近平不可能完全为所欲为,而必须要遵循双方都认同的一些规则。毕竟习近平手里掌握的可靠者人数本来就不够。其实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习家军,他必须通过提拔新人来建立自己的派系----习家军。一般来说,他提拔了谁,谁就会被认为是他的亲信。中共官场本来就没有明显的派系标签,关键是被谁提拔。
章立凡称,习近平实现极权主义还是单方面的愿望。我同意胡平刚才的分析,也认为习近平时代仍然没有逃脱毛的建政逻辑,无非是所谓的正反合:毛搞政治集权,邓搞自由经济,习则是又要自由经济的利益,又要政治极权的专制,这两者之间的内在矛盾不太可能统一到他的时代。习近平是一个矛盾的领导人,又要集权又要多元。我们看到,他这五年来至少在经济政策上推行的是自相矛盾的政策;他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但是我们看到的仍然是政府在起决定作用—--把国企做大做强,同时在各级企业甚至民企设立党组织。这些做法其实都是乱政。更有甚者,有体制内人士已经提出,现在是大数据时代,可以理直气壮重新搞计划经济了。可见思想混乱到相当的程度,完全是非理性极权。这里反应的背景是体制已经礼崩乐坏,所有规矩都在败坏中。中共体制内感觉有极权的必要,以为出现强人就能解决问题。他们希望存亡继绝,以为重新继承毛法宝就能管用。这就是所谓的新极权主义思路,对此,我不看好。
至于确立习思想的意义所在,章立凡指出,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七中全会的公报,仍然按照中共话语体系将祖宗系列进行排位,就是马列毛邓,三代表、科学观,接下来是现任圣君。具体说法是“新理论新思想新战略”,20多字,不足30字。我们要观察的是,对于所谓习近平思想的描述是否按照党章的规范来进行提纯,这点很重要。如果提纯为一个词儿,那就是一个里程碑。如果继续使用这串长语句,就是一个现在进行时,名号还没有进入庙里。回顾历史,中国历代王朝都有列祖列宗,祖有功而宗有德;祖开创宗守业。如果把习冠名而且并列毛邓,他就是祖,如果没有冠名,而是与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并列,就是宗。这可以在历代王朝的庙号体系中进行翻版。总之,我们拭目以待,习思想的名头是加长版的还是提纯版的,这点至关重要。
关于十九大的人事安排有什么看点,章立凡认为,关键要看最终出来的名单是派系平衡的名单还是习家军独占的名单。也同意胡平先生刚才的分析,习家军的班底资历和数量都不够用用,所以十九大之后,他仍然不得不继续与团派共治天下。当然他还有时间,可以在接下来五年中耗死一批老人家,同时干掉一些对手,到二十大时也许可以实现清一色习家军治天下。不过,未来五年中的变数仍然很大。这点可以从看常委人数上着手,如果仍然是七人名单,觉得保持派系平衡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习近平集权成功,则可能排除其他派系,只用自己人,但是这个的可能性不大。变通方法是把常委减少到五人,可以排除不喜欢的、不属于自己派系的人,这是平衡方法。我认为,本次标志性人物是陈敏尔,如果他能够被提拔进常委,说明习先生很有力量,可能能够实现极权的目标。如果陈敏尔进不去,或者作为七人名单勉强进入,则需要推敲习的权力到底有多大。最终要看出炉名单,但是不到最后一刻名单是不会公之于众的。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