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1

即使能入常 胡春华也没希望成为习近平接班人培养对象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薄熙来早就提醒过习近平:“团中央占领了党中央”》中已经介绍了习近平担任政治局常委为接班胡锦涛进行政治热身,薄熙来担任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大搞唱红打黑的那几年时间里,除了胡锦涛,其他时任政治局常委如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和周永康等均先后前往重庆视察,而上述人等在薄熙来陪同下考察重庆期间没有具体就“唱红打黑”表示明确肯定、大力支持,也没有现场陪同薄熙来登台一齐“唱红”的只有李克强.而上述时任政治局的常委们分头在重庆考察期间,力挺薄熙来唱红打黑运动调门最高的并不是周永康而是习近平。因为当时的周永康是政法委书记,所以在重庆期间着重关注的是所谓的“打黑”,而习近平则是全方位力挺,而且是在重庆市干部会议上代表中央对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的成果和意义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胡春华

如今看来,习近平上位五年,从政治角度完全是在施行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而且比薄熙来的文革复辟更加肆无忌惮。

近日中央日报刊登一篇总结习近平上位五年政治表现的文章,说是中国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及其后继者江泽民,在中国改革开放年代中,耗费30年苦心建立的政治潜规则,在习近平接班5年之内被破坏殆尽。

中央日报的这篇文章回顾说:受到毛泽东时代权力过分集中的教训,邓小平虽然提出"核心"论,将毛视为中共第一代领导核心,他自己是第二代,江泽民则是第三代,但这是为了巩固江泽民领导地位的考量。邓小平真正的另一手,是安排了"集体领导"潜规则。

习近平接班之前,政治局常委每人各管一摊,井水不犯河水,里面除了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外,余人包含国务院总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全国政协)主席、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以及主管意识形态者等。这种政治局常委分工合作的模式,被海外评论者称为"九龙治水"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权力安排,首先是将政法委书记由政治局常委打落到政治局委员,降低政法委的政治位阶。其次是透过人事安排及权力重新分配,让这个主管百万武警、全中国公检法的体系,重新纳归中央领导人麾下。

除此,更重要的,透过党内分设各类小组、委员会,并自兼组长、主任、主席、总指挥的方式,习近平将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权力全数收归自己。例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头衔,侵蚀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大部经济职权;透过"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头衔,极度扩充"国家安全"的概念,侵蚀了所有政治局常委的职权。

在今年1月出任"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之后,根据统计,除中共中央总书记外,习近平一人已经至少拥有12个头衔,管辖范围无所不包。

"集中权力办大事"之外,习近平还打破了邓小平建立的"隔代指定接班"潜规则。本来这项规则的目的,在避免某个政治势力长期把持政权。邓小平一口气指定了江泽民、胡锦涛两个接班人之后,胡之后的接班人(习近平),指定权在江泽民;习近平之后的接班人,指定权在胡锦涛。

这是外界视现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前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两人为下一代接班人的原因。胡春华为胡锦涛所喜,"(共青团)团派"色彩鲜明;孙政才据信和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相善。

在过去的5年中间,胡春华、孙政才两人总是战战兢兢,既要努力工作、三不五时表态向习核心效忠,还要避免任何"震主"事故。

但事故还是发生了。今年7月间,孙政才被以"涉嫌严重违纪"理由拔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职。"隔代指定接班"的总书记、国务院总理"双接班"模式遭到去除一翼。

在中国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共19大)中,胡春华是否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并出任中央要职,是观察习近平是否在2022年交班给胡春华的主要指标。如果习近平不准备交班给胡春华,一个可能是让心腹陈敏尔不但取代孙政才的空位,甚至排名在胡春华之前。另一个可能,海外甚至揣测,习准备"自己继续干下去",这又将打破领导人只做满两届、10年的规则。

如上引文说习近平上台之后“侵蚀了所有政治局常委的职权”也是略有夸张,因为中纪委书记的职权在习近平第一个五年的任期里,只有加强没有削弱。此其一。其二,无论是如今的习近平时代还是过去的胡锦涛和江泽民时代,政治局常委会内的人大委员长和政协主席全部都是操作型人物,都是有职无权。所谓的“九龙治水”的时代,政治局常委里有实权的除了总书记和总理而外,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和分管党务工作的专职常委都是大权在握的。

而习近平主政的这五年里,首先是分管党务的那个政治局常委,也就是刘云山,与胡锦涛时代前五年的曾庆红和胡锦涛时代后五年的习近平,最大的区别就是工作重要只放在意识形态领域,未被授权分管组织工作。习近平本人与胡锦涛在政治局常委内的分工内容的最大区别是,政法系统由总书记亲自分管,中央组织工作由总书记亲自分管。这是其一。其二,也是习近平与胡锦涛更大的区别,就是把本属国务院的职责全部归入自己亲自兼任主席或者主任、组长的几个委员会和领导小组之内,把国务院总理彻底虚化。

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分析说,你们外边在孙政才落马之后有了陈敏尔会成为十年前的习近平,胡春华会是十年前的李克强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习近平已经恢复了“党委一元化领导”的文革模式,党的一把手大权独揽,国务院总理的角色完全不似胡锦涛和江泽民时代那样吃重,是阿猫还是阿狗出任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对习近平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关于胡春华与胡锦涛的关系外界报道早已经是铺天盖地,甚至“披露”出了胡春华“曾经担任胡锦涛秘书”的“内幕消息”。笔者原依据胡春华的官方简历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质疑过这一“内幕消息”。但日后听到一个从西藏出来的朋友说,胡春华在西藏团区委担任副书记的四年时间里,有大概三年左右是“借调”到自治区党委办公厅工作的,实际上就是服务于当时的西藏区委书记胡锦涛。

有心人也许曾经注意过,习近平登基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中共官媒人民网似乎是要暗示一下胡锦涛临退之前已经为马上就要登基的习近平“隔代指定”了接班人,特别转载了内蒙古日报的头版头条,报道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扫书记,已经内定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的胡春华在地方百官陪同下巡视当地一家在建企业的消息,而且还特别配发了照片,照片中的胡春华在一群萎锁遑恐的下级官员的陪衫下,中年发福,志得意满,倒背双手,颐指气使,很有点北韩金小三儿的气派。

用不着什么“内幕消息”,完全可见想见当时的习近平在人民日报上看到如此追捧胡春华的公开报道会做何感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