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2017/10/26 郭文贵19大后直播 - 全文字版 (上半部)

转发此新闻:
20171026日郭文贵先生直播十九大后爆料计划

推特党筹委会听写组:SHI HONGLEI,一缕清风,Willy,哈利油,Jing,林冲,Jack Wang,长生不老,fatnfluffy,耿炎,Sara, jh 2017 (感恩你们的无私奉献!)


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文贵回来了!

在此衷心的感谢所有的推友们的关心,关持,关注。文贵现在很兴奋。特别是在一次次的被封杀之后。我们,又走到了一起。今天的纽约啊,这天气不是特别好,但是很舒服。我刚刚的到了了凉台上站了一下,中间接了几个电话。非常振奋人心。19大开完了。文贵有太多话要跟大家分享。而且过去文贵过去说了很多话,在两个月以内会发生很大的事情。

其中,一件大事已经发生了。大家还没有知道,还没有看到。就像大家看到文贵过去,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只点到为止。不能说出全貌一样的。我不能全部说出来。因为对当事人,对整个事件,对我们整个的爆料,没有什么好处。我不希望用吹牛,许诺,夸张的方式开展我们的运动,开展我们的革命。我希望让有智慧,有心,和真正的有共同目标的推友们,去自己去了解,去感悟。

这就像大家从现在看到过去,这八个月以来,在美国政府高层,川普总统,司法部长塞申斯,班农等所有国家,FBI等各种执法部门,和行政部门,讨论有关文贵的事情。那个时候的博讯,到处造谣,什么我要被遣返了,我要被抓了。你听听,现在看看他们的无知,愚蠢,他们拿着他们自己那个小的小照蚂蚁的镜子来照郭文贵,坐井观天。太小瞧郭文贵了。

我们的敌人和盗国贼以及海外的这些真真正正的特务,沉默的力量。他们,利的傲慢,和那种所谓的背靠着中国共产党的这个组织的傲慢。认为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理。别人都是无能的,想抓就抓,想杀就杀。一系列的傲慢,权利傲慢和经济傲慢,金钱傲慢导致他们一系列的错误决定和误判。这就是今天往回看这个历史,有多少的荒唐的事情,有多少没办法想象,不可理解的谣言。发生在文贵的身上和我们的这个推特世界。

就在这个19大,这个开会前夕,大家看到了,整个的,在美国最自由,讲法制的世界里面,我们看到了多么荒唐的,这种封杀言论自由,封杀文贵的推特,youtube,。然后对文贵的所有的通信手段进行骇客,所有和文贵有联络的推友,在国内的恐喝,抓捕,殴打,威胁,对海外所有的推友们,有影响力的进行骇客,辱骂,威胁。然后采取一切的以国家名义的手段,进行利益收买,恐喝,然后再完全不顾国际法进行骇客,而且是国家与国家之间有明确的骇客的标准和规定。用这种DOS的这种骇客,是战争行为。就是这样,他们一次又一次采用了国际法不能容忍,任何国家国内法律不能容忍,任何人不能接受的,丧心病狂的骇客...

11-16 一缕清风

这是昨天我刚刚注册的号码,还没有发出任何信息,他们就在昨天晚上凌晨就又给查封了,就又给封锁掉了,而且这个在我通知大家不到45分钟,大家的关注就已经上万了,昨天,到昨天晚上,被封之前已经三万了。这是推特世界前所未有的事件,它和推特公司所宣传的所有追求的理想的目标是一致的。即使这样,推特世界还是将我们最新的推特给封锁了。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背后黑暗的力量能在美国这样自由的世界,能对文贵采取这样的办法?大家是可想而知的。

那么不但如此,在这个19大前的头一天,18号,本来文贵要举行”全球发不会“第五集。本人的所有的家人和我的合伙人都非常的担心,但是我坚持要继续爆料。就在这个时候,在香港,我的员工和我的合伙人,在香港去某个地方,因为香港的路很窄,迎面开来一台车,窗子放下来,拿着手枪指着说:”只要你们老板今天敢直播,你们的家人和你们都会被我们给杀掉!“而且特别强调,不允许谈王岐山和孟建柱。啊!我不相信这个杀手是中央常委会开会决定的,我相信这是和王岐山,孟建柱的下属有关系的。

在伦敦,我的合伙人车上塞了一封中文的信,而且明确告诉:今天只要郭文贵直播,你和你的家人一定会被杀掉,而且威胁我这个朋友说:你有情人,我们已经掌握了,要把你公开。在英国啊!这是在英国伦敦!

当然我的合伙人不在乎,要求我继续播。可是我必须考虑我的合伙人,我的员工。我的家人已经是惨得不能再惨了,我也说过,他既然是我的家人,就应该承受这一切。可是我的合伙人,我的员工,我不能这样想。所以我停止了直播,我也向中间的当事人,和老领导承诺了:我在19大期间,拥护习主席,希望开个成功的19大,不去直播。

我做到了。事实上大家很清楚,我要想直播,谁能挡得住呢?我有太多种的方法了。我可以注册新号,像这样;我也可以使用很多人的推特账号和Youtube账号。就在我当时被封号以后,无论是我们的老推友,还是一些我们根本没有联络的推友发来N个所谓的,N个关于他们个人的推特信息,Youtube信息,希望我使用。有好几个非常大的,从来没有和我联系过的媒体,要求说直接到我家来帮我直播。而且我可以使用他们的账号,啊,这些都是比明镜还大的媒体,自媒体。我现在未经人家允许我不方便说,以后再说。

在这种情况下,文贵还是信奉诺言,没有直播。但是就是这样情况下,守信用,守承诺,为了维护我的合伙人和员工,他们的安全和利益。就这样在昨天,19大已经开完了,我的两个推号将解封的几个小时前,忽然间又给我查封623小时。大家很心知肚明,推特要想找理由查封你,封锁你,那有一亿个理由!那么为什么以前不封?偏偏在19大前,文贵推特世界已经快要达到50万的时候,467万的时候,造成这样影响的时候,所谓他们的规则给我们封号,而且最近,最后几次封号从来不给理由,就是你触犯了规则就给你封号。

16-21 Willy

所谓他们的规则给我们封号。而且,最后,最近封号从来不给理由,就是你触犯了规则,就给你封。那么昨天我申请新的一个推特都没发又给我封,当然会他们会解释他们的理由。可是大家都知道这背后一定有盗国贼的力量,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昨天下午,在我两个推号解封前,实际上我很纠结,因为在这几天,封号期间,十九大期间,我有时间,真的是过去八个月真的从来没有静下来过。我静下心来,马上梳理一下我商务上的事情。我真的发现我太不负责任了,太多,太多商务上的事情没处理,而造成很多的不方便,甚至损失。我的合伙人对我是太好了,但是说实在话,我实在是太过分了,太自私了。虽然我有时间来处理商务上的事情,但是我确实静下来思考,这样下去对太多人不负责任了。

第二是我的家人,从我妻子,女儿到达美国来,我就没有一天陪过,整天陪她们,每天我都是看手机,上推特,处理这个有关爆料的事情,心中挺愧疚的。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国内的家人,几乎没联络过,很少联系。那么公司的事也就从来不管,我可以说一次都没有跟他们开视频会,电话会,关于北京国内没有联系。太多事情我发现由于我爆料没有处理,心里确实很纠结。

另外一个我的合伙人和朋友,以及国内的老领导,都在跟文贵说:“文贵啊,见好就收吧,你的爆料对于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立军已经造成致命的打击,不管任何人,怎么说这就是事实。而且,再往下爆你爆谁呀?你怎么爆呀!?干嘛让自己置入危险啊?激流勇退,见好就收!”,中国人的哲学核心思想,同时说:“现在没危险,再往下,那就更加的危险,无法想象!”,同时,就在这几天里,这个有各种利益集团都在通过中间人跟我说合。我想在此啊,向大家重申个事情。

那个从我拿政庇申请,政庇那一天起,也就是九月六号,九月六号起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官方的正式的渠道跟我在沟通,从来没有。所谓的老领导,所谓的沟通都是私人代表,而且都陈清了:我不代表组织,不代表国家。有些只是说代表某个人。有些是说我自做主张和你沟通。那么在这些沟通当中呢,也是一样的,这些天来都是代表了某些人,他们说文贵你只要不爆料,保证你的国内资产给你拿回来,甚至给你更多。而且有的说,我们可以直接通过海外购买的方式一次性付你现金。打包,把你国内的不动产,还有你的股票,流通股票和非流通股票全部给你,你签字就行了,马上付钱。

所以这种诱惑,大家想一想,经济上的诱惑和现实中的选择,那不是你说拒绝就拒绝的,因为那个钱太大了,太大了,二百亿美元,你不要?!你反而要守着国内这些经济,这些不动产,而这不动产还有很多官司和纠纷。而且我每天从过去的损失12百万到现在为止由于每天的叠加和现在整个物业整个市场的改变,我每天接近损失三百万美元,每天三百万美元啊,推友们,让任何人做一个决定,说你今天,每天从家里搬出三百万美元,而去追求你的理想,大家想一想,这是非常艰难的,说的容易做得很难。这里这个中间沟通的给我最现实的,也是我必须面对的这么其中一个选择。

另外一个就是我父母,年龄太大了。我父亲中风多年,已经六年了,每天80%的时间是糊涂的,是不记事的,每天要缎练。老人家,我每天都想。所以呢,这个,这个,我的母亲年龄也大了,都快九十的人了,老人家是每天哭,这种非常现实,我非常想念我的父母亲,我这哥哥嫂子跟我之间,我们真的是比亲姐妹亲兄弟都亲得很,大家都非常想念,我的公司,几千名员工。。。。(断播)。

22 27 哈利油

除了一个叫陈小龙的是个叛国贼,这个人是辞职了。无一个人主动辞职!无一个人主动辞职!都等着老板回去。公司能这样在三四年还正常的运转,每天面对着警察、威吓,所有账号都被查封。在过去的一个月,又加紧了威胁和查封,把我所有公司的一毛钱的支出都化归给大连专案组。就这样大家还在留着。那么中间沟通人说:“文贵,只要你答应不爆料或者少爆料,马上所有全部解封。对你家人和员工,马上和你自由出入,和你团聚。”这是我和父母要团聚,员工要团聚,关系到多少人的安全和自由、和幸福。文贵怎么会不动心呢?它从任何的一个安全、利益及人性角度,我不可能不考虑!这就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这些天来我海外的合伙人和所有的基金,就在我这八个月来,他们赚了很多钱。我已经在八月份的时候决定要拿政治庇护的时候,我告诉了他们,我说所有这个在基金里面的任何该拿走的,我都不要了,我已经拒绝了。大家都赚了钱!然后说这个我还可以考虑,继续拿基金给我的费用。这个费用呢,管理费还有分红,那是天大的数字,对于老百姓来说。我们整个基金从分红一年可以拿十几亿美元,我都放下了!但是现在大家说,你只要不爆料了!我们不受他们骚扰了,他们现在还没有威胁我们之前,你可以回来,但是,你不能再爆料了!

来源:网络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Unknown 说...

郭文贵 跳梁小丑 魑魅魍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