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

解读19大:习藏机锋 剑指「党内利益集团」

转发此新闻:
「机锋不可触,千偈如翻水」,中共十九大报告是一份政治文件,却机锋深埋,其中一个,是平淡显现的「党内利益集团」之语,首度出现在中共党代会政治报告中,至今无人敢议,却蕴含深意。

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这份报告的第十三部分,主谈「全面从严治党」,这一部分的第六节「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坚决防止党内利益集团」,其实相当震撼。

所谓「利益集团」,有研究者界定为对公共权力和资源享有支配权的部分人或社会阶层,为了维护自己共有的特殊利益而结成的利益共同体,或者利益联盟。围绕「利益集团」一语,在中国有近卅年的争议。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所谓改革进城后就推不动的说法,于是当时有「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之说,极为盛行,即面对更深入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都触及到保有不同利益的群体,万众齐呼改革的年代过去。但围绕「既得利益的争论」一度激烈,在主政者「不争论」的要求下,没有争出名堂。

两千年后,美国学者奥尔森的《国家的兴衰》一书流入中国知识界,因其书中相信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足够长时间的政治稳定,就会出现特殊利益集团。是以中国开始流行「特殊利益集团」之说。

正好十年前,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召开,胡锦涛提出建立「和谐社会」,定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六大特征」,即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人们按这六大特征一对照,认为想建「和谐社会」,已有「特殊利益集团」大敌当前,于是引发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讨伐和争议。

这场讨伐和争议不仅没有结果,「特殊利益集团」反而日渐坐大。有研究认为,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主要分布在三大块,包括资本集团、知识集团和官僚集团;也有研究认为,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不能按照领域而分,而是以官商、官学、军民等不同形式的联手。

有人相信,中国的「特殊利益团」以所谓「精英联盟」的形式存在,即政治精英与经济寡头的勾结现身;还有人认为,中国「特殊利益团」有「中国特色」,即「权力家族化、权力圈子化」,政治特殊利益者有经济的白手套,经济特殊利益者有政治的代言人。

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讨论,在过去五年中没停歇,与之同时,习王以「打虎」、「拍蝇」、「猎狐」的不同动作,「拔起萝卜带出泥」,对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的特殊利集团全面动刀。

习近平的政治报告,首度明确将「利益集团」问题写进中共党的政治报告,但留有分寸。他首先提出动词是「防止」,没有说利益集团现在有没有,那是政治弹性;其次是以「党内」来规限打防的范围,这是因其在谈「从严治党」;这一句话放在「夺取反腐败斗争的压倒性胜利」一节中,则留给人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来源:联合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