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9

泛亚大灾难事件背后利益集团 起码是政治委员级别家族

转发此新闻:
渤海泛亚篇:金融创新之殇,地方政府参与旁氏骗局


近十几年来,中国有两个地方的官职是中国最高危职业。第一名是重庆市公安局。王文强被打黑,死刑;朱明国被打铁,死缓;王立军叛逃,被判15年;何挺刚刚被打铁,前途渺茫。

第二名是昆明市委书记。杨崇勇违纪被查;张田欣违纪被降为付处级;仇和被查,判刑146个月 ;高劲松被查,判刑九年。连续四任昆明市市委书记均被打铁,真是让人不禁要问,这是怎么了?

重庆市由于其特殊的政治地位,其主政长官都是政治局委员,所以容易卷入到权力斗争的深渊当中,导致公安局局长难于独善其身。

那云南有什么呢?云南矿产储量大、矿种全,号称中国的“有色金属王国”。有色金属是云南最大的矿产优势,铝、锌、锡的保有储量居全国第一位,铜,镍金属保有储量居全国第三位。在贵金属、稀有元素矿产中,铟、铊、镉保有金属储量居全国第二位,银、锗、铂族金属储量居全国第二位。

为保护中国有色金属产业也好,为谋夺中国有色金属的话语权也好,云南似乎是非常需要一个现代化的金融交易所。

这里,我们的目光先离开昆明,来到天津。为什么又是天津?上章《私募股权篇》我已经讲述了从09年开始在天津那场轰轰烈烈的“金融现行先试”的运动。这样运动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升为了中国政治局常委,国家副总理,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被打铁,而主管金融的副市长崔津渡奇迹般的调任中央巡视组安全着陆。

还是继续经济金融方面的话题。200912月底,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正式开张运营。时任天津市市长黄兴国、天津市副市长崔津渡参加了剪彩仪式。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下简称“渤商所”)坐落于天津市河北区进步道48号,此处原是民国贿选大总统曹锟的故居。

具体说说渤商所成立的环境和背景。2008年华夏现货商品交易所总裁郭远峰捐款1.7亿逃亡美国,2009年开始山东地区出现各种大蒜电子盘,比较出名的有龙鼎电子盘,一时间全国涌起“蒜你狠”。此时全国的所谓现货电子盘虽然规模不够大,但是已经实质的影响到了全国居民的日常消费生活。

09年,中国政府监管这些电子盘或称之为电子交易市场的主管单位是商务部。实际进行管理的执行单位是各省的商务厅。混乱的局面确实需要得到治理和监管,商务部、证监会等机构在09年就组织了联席会议进行商讨。商务部不想继续管这些电子盘了,因为所谓电子盘,其实大部分都是大宗商品的中远期交易市场,而不是什么现货交易市场。电子盘实质就是标准期货市场的过渡产品。由于期货交易市场上市品种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考察、讨论、审定最后上报国务院批准才能最后上市,大量大宗商品没法达到期货上市品种的标准。

而在朱熔基总理任内,对不达标的期货交易所全都一刀切,全部关闭。然后相关产业的企业纷纷转战相应的中远期市场即电子盘。09年商务部不想管着电子盘了,因为只要是相对合规的电子盘没有很多油水,又容易惹来很多麻烦。证监会更是明白这个道理,证监会自己本来就是一屁股屎,现在就更不愿去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皮球踢来踢去之间,商务部和证监会最后达成了最后的共识:放权。放权给地方政府,谁家的孩子谁家抱,“谁审批,谁监管,谁负责”。

黄兴国

天津市的香馍馍

这个中国商务部和中国证监会严重的“烫手山芋”缺变成了天津市政府手中“香馍馍”,天津市政府一伸手就把权力接了过去。

天津市政府接过去直接立刻联合自己的“金融先行先试”进行了金融创新。以前的电子盘没有造成大规模群体事件的一个原因之一是电子盘的交易主体不同。除了少数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其他工业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是实行的交易商准入制度。就是电子盘的交易主体应该是相关行业企业,电子盘在当时的法规上市禁止个人进入市场进行交易的。

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率先在全国打破了这一惯例,在09年底成立之时,在天津市政府的监管下,允许个人入市。这个待遇在当时都是全国独一份的,因为在当时,只有中国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和上海黄金交易所这五家在法律上享有这个待遇。

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董事长阎东升,原是上海久联的高管。上海久联是上海商品期货交易所的合作交割单位之一,阎东升开始在上海成立了上海石油交易所,但是并未得到实质性的支持,接着天津“金融现行先试”的东风,阎东升意气风发的来到了天津。

阎东升

天津市发改委石化办的主任张东升将阎东升引荐给了天津市主管金融的副市长崔津渡,09年,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终于在天津市政府立项。立项的理由是通过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谋求全球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的定价权。

原油的定价权!追求如此之高!在国际市场上,NYMEXNYMEX)的美原油和ICE(洲际交易所)的布伦特油是最重要的两个原油期货市场。而国际上OPEC组织对原油也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因此如迪拜一样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原油交易所。

不过中国天津发改委的石化办主任也想为中国立一功,谋取国际原油的话语权。毕竟在中国日常用的汽油、柴油价格都是中国发改委定的嘛。

或许阎东升只是用原油定价权来忽悠忽悠张东升,张东升继续忽悠崔津渡,崔津渡继续忽悠黄兴国和张高丽。中国地方官员嘛,这样一路忽悠上去不是很正常么?领导管不了那么多实际操作问题,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世界原油定价权被中国抢夺过来这个中国梦实现了呢?

不过现实是给了阎东升一盆冷水的,别说国外,就是中国的巨头中石化,中石油也一点面子都没有给阎东升。渤商所联系过实际负责中国石化和中石油的国际期货部门中联化和中联油。两大巨头对渤商所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阎东升是体制内非常聪明的商人。原油只是立项,只是招牌,落到实处真正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本文中另外一个最重要的人物单九良就出现了。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