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布莱尔被郭文贵捏住了啥?专程来美国游说阻止遣返

转发此新闻:
Infowars的独家新闻标题是:逃犯郭文贵与新保守主义战争贩子托尼布莱尔有密切金钱关联,如果郭文贵可以攻陷布莱尔,是否他也成功收买了美国政客?

这则英文新闻透露(中文译文附后),布莱尔得到了郭文贵500万美元的“赞助”,这不包括其获得的其它礼物,以及在中阿基金中给布莱尔的股份。消息人士表示,郭文贵为布莱尔在中国以及欧洲都安排过女生,并做了录像等记录。

以下两段录音事关贿赂布莱尔,第二个录音隐约透出一种性贿赂的安排,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布莱尔明白,郭文贵或许在无法自保时抛出,也许会被获得以下录音的渠道曝光。

郭文贵贿赂托尼布莱尔(1)



郭文贵贿赂托尼布莱尔(2)



来自华盛顿的消息人士告诉博讯,布莱尔近日在华盛顿、纽约两地活动,试图游说美国有关方面不要遣返郭文贵,因为如果遣返了郭文贵,阿联酋投入中阿基金的30亿美元就无法索回了。布莱尔还带来联合酋长国的一名要人一同做美国的工作。消息人士表示,布莱尔的努力收效甚微,美方清楚布莱尔和郭文贵的利益关系。

郭文贵和马建成立中阿基金的内幕,博闻社日前已有报道,郭文贵就中阿基金的计划曾写报告给马建,该报告部分在网上曝光,博讯转发如下:


以下是Infowars的中文翻译:

Infowars独家新闻:逃犯郭文贵与新保守主义战争贩子托尼布莱尔有密切金钱关联

如果郭文贵可以攻陷布莱尔,是否他也成功收买了美国政客?

与布什联手炮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谣言,欺骗英国加入伊拉克战争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曾收受来自逃犯郭文贵的礼物及对其非营利机构的捐款。郭文贵据悉与索罗斯有关联。

全球主义者布莱尔上周刚刚呼吁英国就脱欧公投举行第二次投票,并预测此次投票会有30%的票数逆转。布莱尔模仿克林顿的方式,从公共服务中谋取私利,天下皆知。据报道,自从布莱尔2007年被迫辞去英国首相的职务后,他已经赚了2000万英镑。

消息来源透露,布莱尔和郭文贵是通过他们共同的“熟人”邓文迪认识的。当新闻集团总裁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得知邓文迪和布莱尔的奸情后──该新闻最先由《名利场》报道──两人的婚姻便走到了尽头。与中国军方情报机构关系密切的邓文迪,当时同时与布莱尔和郭文贵约会。

在布莱尔被踢出唐宁街之后,他出任了联合国中东特使。这让布莱尔得以不受限制地接触穆斯林世界的统治者。布莱尔借该职位谋求经济收益,而需要偿还数十亿欠债的郭文贵,则将布莱尔看作跳板。为达目的,他甚至购买了5000本切丽布莱尔(Cherie Blair)的自传。

下图显示,2013年某个时刻,在布莱尔担任联合国中东特使期间, 他与郭文贵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会见了某皇家酋长。


郭文贵随后通过由此促成的交易,获得了30亿美元。

布莱尔的联络和引荐成了郭文贵建立“阿中基金”的催化剂,该基金不仅涉及阿联酋资金,沙特和伊朗也有参与。事实上,据传,伊朗革命卫队的高层成员从该基金中赚取不少利益,布莱尔本人也入股捞金。

郭文贵同时还因此获得了阿联酋护照。


在郭文贵录制于纽约家中并上传到youtube的视频中,他发誓效忠阿拉伯世界,并支持消灭以色列。

2015年,相关邮件表明,郭文贵曾给布莱尔500万美元。其中300 万美元送给位于纽约的托尼布莱尔基金会,另外的200万美元分给了布莱尔的合作伙伴、私人咨询公司“温德拉什风险投资”。

郭文贵正在寻求美国的避难许可。从 2015 年起,他就开始讨好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及其周边,满心希望希拉里克林顿能够当选总统,然后授予其美国公民身份。郭文贵和希拉里都是 T&M 安保公司的客户。

Infowars 目前可以确认,布莱尔亲自代表郭文贵向白宫求情,与阿联酋大使共同游说白宫高级顾问。布莱尔不希望郭文贵被遣返回中国,这是否因为他不愿自己和郭文贵的经济关系曝光于众?还是他单纯地因为生意关系,不想丢掉郭文贵这只下金蛋的鹅?

郭文贵目前由知名的自由左翼律师大卫博伊斯(David Boies)代理。博伊斯是戈尔诉布什案中戈尔团队的首席律师。八月份,Breitbart 网站报道了一个郭文贵与杰伊约翰逊(Jeh Johnson)在五月份进行的录音对话,主要讨论了郭文贵的移民身份。看来,郭文贵喜欢与民主党精英们沆瀣一气。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郭文贵依然能留在美国?他是否是某股隐匿势力的代言人?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来说,究竟是赢得中国支持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从而避免核战争更重要,还是保护布莱尔在阿拉伯世界紧密相关的商业伙伴更重要?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