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全党姓习“或是十九大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转发此新闻:
中国官方周四831号终于公布中共19大的召开日期是1018号。中共党代会的职权是:听取和审查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听取和审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报告;讨论并决定党的重大问题;修改党的章程;选举中央委员会等。但由于共产党高层特殊权力结构和党代会的不透明性,让目前大部分的关注焦点都集中在党内的权利斗争如何通过党代会解决和体现,习近平将通过何种方式确立其在党内的“核心”地位,和如何为他下一届的五年统治打造班底等问题上,也因此出现种种猜测和分析,众说纷纭,各抒己见。


本次要闻分析节目请来旅美的学者和异见人士王军涛先生,请他做一些分析和点评。

法广:您认为十九大最重要的看点是什么?

王军涛: 宏观看,十九大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看点。作为规范未来中国五年发展的方向性的重要会议来讲,十九大在政治上和组织上本应可看到未来发展的一些东西,但这一两年以来的中国政治使大家觉得十九大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全党姓习”。 那么,全党肯定是要通过这次会议,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确定它姓习。

我认为还有一些小看点是可以讨论的。这些小看点在未来的五年中可以发展出一些政治上的大变局。如果共产党姓习,将如何姓?姓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可以关注的。

在政治上,虽然“习核心”的提法去年就被共产党成立了,但是这个说法毕竟仅仅是在政治局的一个会议上做了一个决定,在一些文件上提到。但实际上,习近平这几年,尤其是最近两年在铲除“山头”,将中纪委反腐反贪作为铲除异己的手段已将政治纪律提到了一个新高度上。目的是确立他在全党的独裁地位,将自己凌驾于全党之上。

因此,如果要解读十九大的话,首先就要关注“习核心”要核心到什么程度,究竟是像“邓核心”或“江核心”那样仅仅是比其他人稍高一些,还是像“毛核心”那样一言九鼎,凌驾于全党之上。

这些可能就会在党的文件中体现出来。比如说,是通过什么方式:是在党的政治报告中说,还是在十九大上专门有关于“习核心”的决议案, 或者将其写入党章。另外,也要观察提“核心”时的用词。另外,他们还要解释为什么习近平是“核心”……他们自然会搞出一系列的提法,这些提法都会影响到习近平作为“核心”,未来在共产党中的地位,包括在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的地位的问题。

法广:习近平执政五年以来,至少从外部看,他已经集所有大权于一身,是什么原因,或遇到什么阻力促使他需要这样一个“核心”的头衔?是不是和“江派”的博弈还在继续?

王军涛:我觉得“江派”只是其中一个。实际上全党和全国都是他成为“核心”的阻力。据我观察,习近平在很多领域还没有“机会”展现出他的思想。比如说,他觉得现在在中国,很多事情都不能继续下去了,但是究竟要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以及这些问题解决后的方案是什么,可能他都不知道。他现在想动金融系统,但是我们到目前都没有看到他关于金融领域建构性或者操作性的表述。

所以,可以说,现在中国绝大多数的领域都是习近平并没有实际管理的领域,他现在只是在官场上震慑住了人心,让这些人表面上要听他的,但是实际上很多人对他都是“口服心不服”,甚至对他的一些做法都充满怨恨,因为习近平的一些做法伤害到了他们的利益。因此,社会上的一些有权,有钱,以及有思想自由追求的人都成了他的“敌人”。

因此,这绝对不是江泽民或者曾庆红和他在进行博弈的问题,而是整个党国机器,甚至党国的机器外的那些“先富起来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他现在有很重的危机感,因为他知道,除了一些老百姓对他有些民意支持以外,其他那些实际掌握各种国家资源的人都对他不满,甚至将他看作是一个死敌。

第二个关于“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从组织上确保核心。现在的局面是,他在人事上并没有掌管多数,这些人虽然表面上服从于他,但是 一旦机会到来,用习近平的话说就会出现“大面积的塌方式反叛”局面,造他的反。所以他要在组织上至少要确保常委或政治局委员的多数。

法广:就是说在这个事先一定经过严密筹备的19大上还是可能出现“意外”?

王军涛:是的,这就是第三个看点。更重要的是,假如他们现在通过让步,达到了某种脆弱的平衡,他会不会在党代会上策动代表,提出一些提案,推翻会前达成的内容,然后在会上做一些临时的变动,进行一些类似“准政变”性质的活动,进而对党章和政治报告决议,甚至对于一些人事进行大的调整?

法广:在这种情况下,王岐山留任常委是否很重要?

王军涛:我认为王岐山是否继续留在常委并不是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是媒体炒作出来的。

媒体之所以炒作的原因可能是,如果王岐山留下了,就意味着“七上八下制”被废了,但是要废掉这个制度并不容易,不符合习近平的利益。但如果王岐山继续留下来继续反腐更符合习的利益,那么习近平完全个人任命他一个职位。比如习已经搞了一系列小组,他可以再搞一个什么中央反腐小组,让王岐山担任常务副组长,主持工作,这样他得向习近平个人负责。现在王岐山反腐还是常委的一个分工,但是相反,如果王岐山以后作为他个人任命官职的话,就要完全听命于他,实际上这可能更符合他的利益。

因此我一直认为,王岐山是否留任常委并不是一个实际的话题。

法广:十九大对习近平固然很重要,那么这个会议对中国政局也具有重要意义吗?

王军涛:我觉得其实对中国并不重要,因为中国很大。我认为习的做法是表面上控制住了局势,包括制造了他个人有多么重要的印象,但实际上他朝这方面走得越远,离国家正常的人心就越远。当然他的一些举动,包括吃包子会让老百姓对他产生一种异乎寻常的热情,但是要让这种民间的民粹主义的热情能够服务于统治者,还需要实际制度化的安排,比如搞运动,但习不敢这样做。

因此,他治理国家和社会还是需要制度化的措施和机构,但他并没有掌控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人并不喜欢他,甚至恨他,但他没有能力将这些人撤下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大以后,习近平仍然有一个和党国机器博弈的问题,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毛也解决不了。

政权的合法性和民意有关,但管理好一个社会,让它不出问题实际上和民意没有太大关系,而更取决于专业运作,但在这个问题上习的盲点非常大,无论是外交,金融还是经济管理等领域,习实际上都还是一个“外行”。

法广:你如何评价习近平的五年执政?

王军涛: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他的确是已经快让人跌破眼镜。因为,五年前,谁也没有想到他能达到这个位置。而且我相信他是想干事的人,不然他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有一种说法是,他头五年集权,后五年干事,那么从集权的角度说,他的确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至于今后五年他要如何干事,自然是有待观察。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